下载手机APP

章节 1: 他甜甜地喊了声表哥


夜晚的光是不同的,它旖旎缱绻,婉转缠绵,勾出人的无限欲望。街上有三两约聚的好友,他们走进一条长巷中,耳边由安静过渡至嘈杂,然后转身投向喧嚣的怀抱。

 

街上的灯未熄,热闹也一刻都未停。

 

谁也不会愿意在这样的夜里静静睡去,他们挥耗着青春,肆意地活着,白天给不了他们轻松,但夜可以。

酒吧门口站着一个孤寂的少年,从背后望去时只觉得他似乎有些茫然,在这个环境中显得格格不入。但再看时,他已经熟稔地捻灭一支烟,勾着另一个少年的肩膀进去,你又会觉得他或许是哪个温室里逃出来的一缕叛逆的光,乖张又骄傲,毫不犹豫地扑向那可能会吞噬他的黑暗中。

季盐常来这家酒吧,酒吧的老板是他相熟的好友,此时出了差不在,他就拉来了另一位死党杨晟充数。左右没人敢招惹这位小少爷,一排酒点下去,季盐已经微醺,拍着杨晟的肩膀直说废话。

“杨晟!哥请你喝酒!好喝吗!”

“喝!喝他个八百瓶!”杨晟傻乎乎笑了下,手指在空气中滑了半圈,转而又落到了冰冰凉凉的吧台上。

季盐醉酒是很寻常的事情了,调酒师已经见怪不怪,只是在季盐转过身的时候悄悄对经理说:“季少又喝醉了,要不要给季总打个电话?”

经理上次刚被季盐警告过,这回是怎么也不敢再犯,一边拼命摇头,一边对调酒师使眼色。

调酒师眨眨眼,正琢磨着经理这是什么意思,季盐那边就出事了,两人立刻扭头看去,正见小少爷轻飘飘站起身,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你谁,拉我干嘛?”季盐的声音很冷静,但懂的人都知道他这是恼怒的前兆。

抓着季盐的是个生面孔,一看就是喝大丢了脑子,他嘴里念道:“宝贝,我知道错了,我以后绝不骗你了,快跟我回家去!”一边又拽了季盐一下。

看见这场景的调酒师忍不住捂住眼睛,心道季小少爷的手哪是谁都能拽的?他虽然自小生得好看,长得白白净净的,但也是长了一米八的个子,随便一甩就能把人摔骨折了。

对了,上一个骨折的人还在医院没有出来呢。

“哪来的狗敢乱叫人,需要我找保安把你拴起来?”季盐浅色的眼瞳里闪过几分冷意,旁边的杨晟已经喝趴下了,暂时起不来。他往前走了几步,移了点位置,未知喜怒的眼神缓缓扫过全场,低头揉揉手腕道:“是不是我几天没动手,你们这儿的人都忘了什么是规矩?”

那个喝醉的男人脑袋晕晕乎乎的,还是不知道季盐是什么来头,但是他看见周围的人全都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心想这帮人怕那样一个小东西做什么?

确实,季盐很年轻,22岁的年纪,又长得一脸无害,即使栗色的头发在这儿的灯光下变得模糊,也挡不住他生来就带着的乖巧气质。

于是男人在心底嗤笑一声,再次伸出手:“不就两三天没回家吗!老子道歉行了吧。”又低声道:“要不是看你在床上听话,容得下你跟我狂?”

季盐都懒得看他一眼,扯过男人的手反手一扭,嫌太费劲,干脆一脚踢在了他的腰上,直接把人踢出老远。

人群自动散开一条窄道,经理踮起脚一看,那男的后脑勺磕在了软座上,居然就昏了过去。

季盐迈开步子走过去,他每走一步都要用右手的指尖在腿上敲一下,一共六十步,给他走出了一种奇妙又不违和的节奏。

“以前没见过你,不代表我不会给你一个教训。”季盐脚踩着男人的手掌,不轻不重地反复碾着,等觉得出气了,再慢慢矮下身子,半蹲在地上冷笑道:“就算是现在把你下面踹断了,你有胆子管?”

男人后背冷汗如雨下,他看上去强壮,却是个外强中干的,季盐不喜欢他不回答自己的那股怂样,又踢了他一脚,问:“敢吗!”

男人才反应过来,他的酒被吓醒了一半,自然也认出面前的少年并不是自家“宝贝”,忙讨饶道:“没没没!不敢不敢!我认错人了,我都是乱说的!”

他的左手被踩成了乌青,但他不敢叫痛,面前这位爷可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人物,那是财力雄厚的季氏集团季钦山的小儿子,被千疼万宠长大的,谁敢去招惹那就是死路一条。

“哟,知道我是谁了?”季盐玩味地看着那个男人狼狈的样子,觉得有趣得很,但新鲜劲过后又觉得他实在太软弱,脑内几个熟悉的画面无缝衔接似地开始播放,季小少爷的头又开始发疼了。

“小林,你快去把季少扶过来!”见状,调酒师语气焦急地把经理推过去,又在心里不住叹气。季少平时挺好说话的,就是喝了酒之后像变了个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嘶——”刚才还气势十足的季盐现在只能摁着脑袋,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深处蔓延开来,这病不要命,只要少喝酒就行,但季盐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周围的人都散了,开始各玩儿各的,只有少许人还敢把眼睛往吧台上安。

“唔,头疼。”

季盐难受地换了个姿势靠着,几根栗色的软发翘起来,忽而被一双陌生的手轻轻按下去。

那双手的主人似乎并不怕季盐,但调酒师却被吓地下意识大叫一声。

“先生!您做什么?!”

他差点摔了杯子,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虽然长得很出挑,看上去还怪沉稳的,但这人难道没有看到上一位的下场吗?

季盐被调酒师的声音吵得更难受了,抬头半睁着眼睛抱怨:“好吵哦。”

语调慵懒,声音里有种醉后特别的芬芳,拿杨晟的话来说,季盐喝醉的时候是人间杀器,喝醉之后的醒酒时间就是人间甜心。

太软了,软到当年季钦山见到之后愣是怀疑起了儿子是不是有双重人格。

鲜少听到季盐用这样的语气说话,饶是在午夜场巧舌如簧的调酒师也变得结结巴巴的。

“抱歉,季少,但他…碰您了。”

调酒师艰难地抛去一个“别摸了再摸你手就没了!”的眼神,然而那个不知死活的男人依旧自顾自地一下又一下摸着季盐的头发,看样子还有些上头了。

自认为得到这份日薪八千吃穿无忧工作的调酒师这个时候恨不得找个麻袋把那个男人套起来。他知道这个时候的季盐毫无攻击性可言,但如果季少在自己眼前出事,那自己怕不是得当场立遗嘱了。

听见调酒师话的季盐有些迟钝地回头,搓了搓眼睛才看清了眼前人的模样,“你……”

刚解决完闹剧的经理一赶到就看到了令他大脑死机的一幕,他四肢僵硬地走过去,问:“季少这是在……?”

调酒师不语,他觉得自己遭遇了事业危机,只死死盯着眼前那个男人,试图以自己凶狠的眼神逼退他。

整个酒吧的喧嚣在这一刻似乎被按上了停止键,季盐眨着眼睛同上方的男人对视,猝不及防乖巧一笑,声音甜甜地叫了声:“表哥!”

男人被这一句称呼叫得微微出神,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把季盐抱住了。

“????”

调酒师和经理四目相对,两两无言。

经理:哈哈哈,讲个鬼故事,我今晚看到季少撒娇了。

嘴角疯狂打架的两人无处求证,因为季盐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睡着了,而半晌后那位‘表哥’才从这个温暖的怀抱中走出来,对面前已然石化的两人打了个招呼:“你们好,我是宸帆,受季总的委托来带盐盐回去。”

“噢噢噢噢是季总的吩咐啊!”经理说得抑扬顿挫,觉得自己一下子整明白了,又小心谨慎地问:“那您真是季少的……表哥?”

宸帆礼貌一笑,“等盐盐醒过来,你们可以自己问他。今天很晚了,年轻人熬夜对身体不好,我们就先走了。”他抱起季盐,整个酒吧的暧昧灯光丝毫影响不了他的正经气息,经理还没从两人的关系中反应过来,宸帆就已经走了。

“哎呀!杨少还在这儿呢!”调酒师回神,看见睡在吧台上的杨晟咂咂嘴,似乎已经进入了梦乡。他苦笑了一声,给自家老板打了个电话:“老板,那个…杨少喝醉了。对,和季少一起来的。季少刚才被季总叫来的人领走了!对对,这个,您看…杨少睡哪呢?”

电话对面沉默了片刻,而后一个年轻的声音说道:“把他放到我的房间去吧,最近天热,准备一杯冰水,他醒来会渴。”

调酒师应下,然后搀着杨晟进入了酒吧后方的一座别墅中。播放着监控画面的电脑前,少年的眼神隐于薄薄的镜片下,随后拨通了一个电话:“喂,是季叔叔吗?我是步司,嗯……小盐今天晚上喝得有点多,听说是您派人把盐盐接回去的?”

季钦山可谓是极其疼爱自己的小儿子,在季盐的生活上也没有多加干涉,他打了个招呼过后就说:“是啊,今天宸帆回国,我就顺嘴提了一句,没想到他就说要去接盐盐回去。两个孩子也算是认识很久了,我也就没说什么…小司啊,怎么了吗?”

步司抬抬嘴角,回:“没什么,只是有些担心,就来问问。”

挂了电话,步司将视线移到今晚的视频监控中。他的酒吧鱼龙混杂,为了防止出现点什么乱子,尤其是在季盐来酒吧的时候出什么乱子,他都会定期看一看监控。现在屏幕上放大的正是一个人的影像照片,步司诧异地喃喃:“真的是宸帆……他怎么又回来了?”

四月的风带着些温度,把季盐被熏红的脸又吹回了原本的肤色。宸帆没有立即把季盐送回家,而是抱着季盐在后座上坐了一会儿后才起身回到驾驶位。

怕闷着季盐,宸帆就开了一小半的窗。透过后视镜,他能看到躺着的季盐被弄得有些乱的头发。少年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袖,因为刚才在他身上蹭的缘故,衣服已经有些皱了。而那双被牛仔裤裹住的长腿有些凌乱地搭在车门附近,只在脚踝部位露出一个若隐若现的纹身。

季盐的家并不远,宸帆知道他家的密码,轻而易举就进到了家中。他并没有做什么多余的事情,把人抱到床上之后就第一时间就转身离开了,关门的动作毫无留恋,仿佛之前所有的亲昵都是假象。

房间内沉睡着的季盐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他翻了个身,不知在黑暗中碰到什么开关,空气里传出几声滋滋的电流声,而后一道声音凭空出现在了季盐的脑海里:

“滴——环境接通,可以绑定宿主。”

 

“绑定完成,数值检测完成,准备匹配相适系统。”

 

“叮!系统‘恋爱养生大法好’绑定完成,绑定人季盐,本次系统负责员Peace,操作即刻生效。”

 

“别吵了……”季盐被脑内的声音吵得烦乱,抱着被子大力地拍了拍枕头,啪的一下,系统似乎被他吓到了,久久没有再出声。

世界重回安静。

翌日早晨六点,一辆车从季盐所在的别墅区驶出,缓缓开往季氏集团。

作者有话说:

开新文了~盐盐平时超可爱的,就是喝醉酒之后有些不一样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