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20: Cb


余朝心头好奇,走下讲台看向他的笔记本。

只是这一看,就愣住了。

赵朗哪里是在记笔记,他分明是在画画。

画的内容更吓人,竟然是那方面的画。

一个人趴在讲台上,被另一个人从身后………

赵朗抬起头,朝他呲牙,笑着说:“老师,我画的好吧?”

说着,他拿开笔记本,只见运动裤已经有了痕迹。

余朝冷冷地看着他:“你很无聊。”

赵朗牵着他的手按在自己的双腿间,余朝顿时惊了,想要抽开手,却被赵朗死死按住。

“放开!”余朝严肃地看着他。

赵朗笑着说:“老师,后面的人看不见的。”

余朝深吸口气:“现在是上课时间。”

“老师,大吗?”赵朗却答非所问。

隔着运动裤,余朝也知道他里面没穿内裤,随即狠狠一捏。

预想中赵朗的痛呼声并没有发出,反而还加重了喘息。

余朝刚才使了七分的力气,这家伙居然还兴奋了,果然是个M。

“看来最近没有戴CB都忘了自己姓什么了?”余朝冷冷地说。

赵朗咽了口唾沫:“老师………”

确实,赵朗的受虐因子已经许久没有得到释放了,浑身上下燥的很。

余朝:“放学后,跟我回去。”

果然,赵朗眼神都变了,整个人呼吸急促,眼底泛红。

余朝拍开他的手,对上了王昊东的眼睛,没有说话。

一下课,余朝拿着书直接走了。

由于并非假期,教师公寓难免人多,余朝径直回了自己的公寓,不一会儿,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他开了门,赵朗和王昊东都站在外面。

余朝揉了揉额头:“你怎么也跟着来了?”

这句话明显是对王昊东说的。

王昊东:“我想老师了。”

“快滚,都叫你别滚过来!”赵朗凶巴巴地说。

余朝看着王昊东,说:“我现在不想做。”

王昊东:“没,我就看看,你………”

余朝便不说话了,点点头。

毕竟王昊东一直没有吃到肉,余朝心里也蛮期待和他进行一些生理上的交流,不过有赵朗在,想来这件事情也不容易进行。

赵朗:“喂,你别这么没有眼力见好不好,老子现在和老师有事!”

王昊东看着他,没有说话。

余朝:“算了,赵朗,你不介意吧?”

“介意!”赵朗当然介意,毕竟调教这件事情怎么可以让别人看见。

余朝:“哦,那就跪下吧。”

一旁的王昊东一愣,疑惑地看着他们。

赵朗抿着嘴唇,没动。

“不是想戴CB了吗?”余朝有意逗他。

赵朗深深吸了口气,看了眼王昊东。

余朝也不勉强,从房间里拿出CB,走到赵朗的面前,说:“还要我给你脱啊?”

赵朗看了王昊东一眼,随后几下脱掉裤子,只穿着一双白色的袜子站在一旁。

余朝看着他,赵朗便深吸口气,缓缓屈膝,跪在地上。

王昊东愣住了。

窗外透入光亮。

一个穿着T恤,下半身只穿着一双白色长筒袜的青年正跪在地上。

从侧面看过去十分帅气,头发是精神的圆寸,T恤被一身的肌肉撑起,下半身一瓶冰露指着天空,大腿结实有力,小腿上穿着白色长筒袜。

脚掌那一块已经微微泛黄,可见运动强烈。

余朝看着,跪在他面前,伸手弹了弹那个如同冰露一般的大家伙。

“别,老师,你一摸我就石更了。”赵朗说道。

王昊东:“你们这是干嘛?”

赵朗:“没听过SM?”

王昊东眼中闪过一次诧异,余朝揉捏着那瓶冰露,一只手堪堪全握,可见其粗长程度。

赵朗喘着气,明显十分兴奋,忍不住溢出一些矿泉水出来。

余朝并没有施虐的欲望,他只想为赵朗戴上这个CB。

“怎么还不软下来?”余朝盯着那根凶器,咽了口唾沫。

赵朗:“老师,你这样看着我,就算是和尚也软不下去啊。”

余朝淡淡地说:“要不你去歇一会儿?”

赵朗点点头,坐在沙发上开始放松呼吸。

余朝看了眼也跟着勃起的王昊东,说:“果然,年轻人很有活力啊。”

“老师,我,嗯………老师肚子饿吗?”王昊东支支吾吾着蹦出这句话,余朝竟觉得有些可爱。

“行啊,你会做饭吗?”余朝说。

王昊东摇摇头。

余朝:“那你给我说什么?”

王昊东从兜里拿出手机,说:“可以点外卖。”

余朝回头看向赵朗,说:“要吃点什么?”

“随便。”赵朗胸膛起伏,胯下的东西一直没有消停,显然短时间内无法平静了。

王昊东便根据自己的口味点了。

此时正是送餐高峰期,他们可是要等好一会儿时间。

余朝便坐在沙发上抱着平板看书,王昊东也无所事事,坐在余朝的旁边和他一起看书。

很快,送餐的来了。

余朝这才发觉已经过了半小时。

王昊东起身去拿外卖。

“老师………”赵朗声音有些委屈。

余朝看过去,赵朗居然还兴奋着。

“你怎么还这么兴奋?”余朝有些头疼。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师在我旁边我就想做一些坏事,就平静不下来。”赵朗说道。

余朝:“………”

王昊东扯了扯嘴角,说:“老师,来吃饭吧。”

余朝起身朝餐桌走去。

上面放着好几个餐盒,看起来分量不小,至少全部都是肉。

最近猪肉涨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余朝:“破费了。”

“老师不用客气。”王昊东说道。

余朝看着他,觉得这孩子又老实又沉默,倒是一个好脾气。

“老师这么看着我做什么?”王昊东被他看得心头一跳,堪堪忍住了直接扑上去啃的冲动,说。

余朝:“没什么,只是看着你便觉得是个沉稳的孩子。”

王昊东咽了口唾沫,点点头。

“快快快,老师,快过来!!!”赵朗在那边扯着嗓子大吼。

余朝忍不住笑了笑,眉眼间的冷意化开,王昊东看的心头发痒。

“怎么,终于安静了?”余朝走过去。

赵朗甩着冰露,说:“老师,快帮我戴上。”

“嗯,别乱动。”余朝手快地帮他戴上,果然,那大家伙有了束缚,立马就安静了下来。

余朝掐了掐他的胸口,说:“这下满意了?”

“唔,老师被刺激我了,唔!”说着,赵朗发出嘶嘶的声音。

余朝看着那笼子里的大鸟动来动去的,笑着说:“受虐狂。”

赵朗提上裤子,看着他的笑容,说:“老师真好看。”

“吃饭吧。”

此时正是午饭时间,年轻人运动量大,饭量也大,赵朗和王昊东很快便解决了一大碗米饭,看着余朝还在吃,伸筷子的次数都变少了。

“不够吃吗?”余朝看着他们,说。

赵朗:“够了,我饱了。”

“我也是。”王昊东说。

“饿了就说,再点就是了。”余朝说。

“真的够了,老师你慢慢吃吧。”赵朗说道。

余朝也不勉强,慢慢地吃着菜。

王昊东点的分量很足,猪肉吃起来口感很好,十分新鲜。

余朝也有段时间没有吃猪肉了,忍不住多吃了几口,等他感受到两方的视线后停了筷子,有些尴尬。

王昊东:“老师吃饱了吗?”

余朝点点头,说:“饱了。”

赵朗立马起身收拾饭盒,王昊东拿着抹布擦桌子。

余朝看着他们俩的动作,竟然有些诡异。

赵朗回头看着他,说:“老师去沙发上休息吧,我马上就来。”

“你们慢慢收拾。”余朝拨开一根香蕉吃了起来。

王昊东走过来的时候看见他在吃香蕉,脸便红了。

余朝嘴角抽了抽:“你想哪去了?”

“我想到老师为我口的那次。”王昊东诚实地说,模样看起来还回味无穷的那种。

余朝被他噎了一下,顿时咳嗽起来。

王昊东连忙为他拍着背。

余朝缓过来,喝了口水,看了眼手里的香蕉,却怎么也没有下口。

赵朗走过来,看着他俩挨在一起,脸一黑,跟着坐在余朝另一边,没说话。

气氛有些诡异。

余朝想了想,说:“好像该上课了,你们不去上课?”

“我下午没有训练。”王昊东说道。

赵朗冷哼一声。

余朝:“那就快去吧。”

赵朗想了想,看了眼王昊东,一把拉住他的手臂:“你,跟我一块。”

“我下午没有训练。”王昊东说。

赵朗:“不行,你得跟我一块走,不然我去上课了你占老师便宜怎么办。”

余朝:“………”

于是赵朗直接把王昊东给拖走了,临走前还不忘说:“老师,拜。”

余朝摇摇头,心想果然只是个孩子。

中午没有睡觉,余朝打了个哈欠,起身去洗了把冷水脸,拿着书本准备去上课了。

——

赵朗站在休息室里脱衣服,王昊东就在一旁看着。

赵朗身材很好,任谁看了都赏心悦目,当然,除了下面的鸟笼。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虽然老师并不介意,不过能拖一天是一天。”赵朗穿上短裤,说。

“你留不住他。”王昊东看着他,说,“赵朗,他并不喜欢你,就算没有我,以后也会有其他的人。”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