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68: 第四个世界:掌中夜莺


刑侦系统里出了名的冷面阎王大概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尴尬无措。

张起灵试图转移话题,不然这话他该如何回答?

说“不是”,就此斩断了暧昧气氛,等同于当场打吴邪的脸,再直男也不能这么直吧。

说“是”,才见人家第二面就吃干醋是否过于轻浮?一见钟情多数都是见色起意。

而张起灵并不希望吴邪觉得他是因为他的容貌才心动。

心动……

脑里浮现这个词张起灵猛然惊觉,原来他对吴邪心动了,哪怕他们刚认识,除了彼此的名字什么也不了解。

是真的爱情自古以来不讲缘由道理,还是因为信息素作祟?但他从初遇吴邪就没特别注意过对方的信息素气味。

张起灵说:“前几天这附近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你出入注意安全。”

吴邪讶异看他:“上次遇到的时候,你就是过来调查案件的吗?”

张起灵点头。

吴邪扬起一抹感激的笑容,“谢谢你。唔,可我前面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

张起灵愣住了,一般人遇到转移话题也就顺坡下驴过去了,鲜少有人会追着问的。

他试图用冷漠吓退胆子小的Omega,板着脸反问吴邪:“重要么?“

吴邪却不像普通的Omega那样看他沉下脸就要哭,反而笑吟吟回道:“重要。”

“因为我想追你,可以吗?张队长。”

张起灵看到吴邪的笑时心脏还在没头没脑的撞鹿,这个人怎么那么爱笑?就像从没经历过任何阴霾。

然后听到的话就令他猛咳几声,明明没在喝水却被自己呛到,比刚才的问题还要让张起灵尴尬。

吴邪立马坐到了他身边,伸手轻轻拍他脊背,拿起水杯递给他,“你还怕我一个Omega吗?”

长年累月的训练和对危险的敏锐使张起灵在吴邪靠近的那一秒就绷紧了身体,他不知为什么看起来单纯无害的吴邪,在触碰到他时给他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是本能对致命危险的警示。

张起灵眼底闪逝一缕深思,接过水杯时已恢复了常态。

奇怪的是,他在吴邪身上察觉到了危机,向来排斥人的身体却不反感吴邪的触碰。

张起灵无法分辨吴邪话语的真实度,理智告诉他对方在开玩笑逗他,感性已头也不回地奔到了婚姻登记处。

他不想显得急切,又担心错过了唯一心仪的Omega,问道:“你在开玩笑?”

吴邪收回了手,认真地回答他:“没有,如果你不让我追你,我会杀了你噢。”

张起灵:……

这他妈还不是开玩笑?!

现在的Omega何止是不含蓄,简直比Alpha还要猖狂。

张起灵:“你真的是Omega?”

吴邪眨眨眼睛,浓密纤长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看得张起灵心口泛痒。

他轻声说:“你不相信的话。”吴邪侧首把脖子凑向他,“可以咬我一口查证看看。”

张起灵再次猛咳,一把握住吴邪双肩将他稍稍推开,“吴邪!”

对方茫然地看着他:“嗯?”

张起灵沉吟半晌,随后放开了手,说道:“别闹了。”

接下来要说的话让他有点不好意思,因此没看向吴邪,于是错漏了对方在听到他这话的一瞬间眼里猛然掠过的杀意。

吴邪没有在开玩笑,他从不开玩笑。

杀一个刑警队长就算对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来说,也需要掂量考虑,不谈武力值上的差异,一个刑警队长被害跟普通百姓被害,引起的官方重视绝对不是一个量级上的。

因为那代表着挑衅权威。

可吴邪自小在硝烟中长大,护送过不少政府要员,也宰过不少高官的脖子。

刑警身份对他没有丝毫震慑力。

何况这台精密的杀人机器,现今已经彻底崩坏失控了。

吴邪脊背绷紧微微弓起,是猛兽即将捕猎的姿态。

然后他听到张起灵说:“你是开玩笑也好,告白本来就该alpha主动。”

“呃、咳咳,吴邪,我想追你。”

张起灵说最后一句话时看向了吴邪,告白要正视对方的双眼才能说明自己的认真。

吴邪眼里盛满亮晶晶的笑意,一口答应:“好啊!我们在一起吧!”

张起灵:?

他还没开始追吧……

张起灵的怔愣极大的取悦了吴邪,他的确没想到这个等级不亚于他的alpha、又是在刑侦系统工作的人,在感情方面单纯得可爱。

真好骗呀,吴邪想。

吴邪给张起灵吃一颗定心丸,“我知道在你看来我很草率,所以会以为我在说笑,但其实上次并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前几天在附近一家早点店,你制止了一个虐打儿童的父亲。”

“张起灵,那时候我也在场,我对你一见钟情。”

曾经Lamb还接任务时,少有的团队任务伙伴都十分害怕跟这位长着天使般清纯面孔的少年沟通,因为他们永远分辨不出Lamb的话是真是假。

Lamb似乎天生就能把谎言说得像蜜糖一样甜,诱惑着人们走进魔鬼的陷阱。

当下亦如是。

毕竟只是几天前的事,张起灵还没老年痴呆,听吴邪一说就想起来了,还想到了那个修长的背影。

“我有印象。”

张起灵感叹命运奇妙,早餐店的插曲也让吴邪的“喜欢”多了些真实性。

Omega都崇拜英雄式的人,张起灵终于愿意把吴邪的话当真。

吴邪用指尖戳了戳张起灵手背,“那我们可以算交往关系了吗?”

张起灵点头,突然又摇头。

吴邪心里的刀提了放下,放下提起,“怎么了?”

张起灵回道:“我工作性质特殊,无法时时照顾你。”

吴邪松了口气,“我不在意,我们就先试试看吧?”

张起灵心想也是,总不能试都不试就放弃,那不符合他的处事标准。况且他真的不想错过吴邪。

*

张起灵离开后吴邪洗了个澡就进入他的刑房。

他鲜少能在床上安然入睡,他需要刑罚减轻自己的罪孽,所以多数长夜,吴邪都会把自己吊起来。

可这远远不够,他心中的黑暗一日比一日浓重,他快喘不过气来。

只有被惩罚时吴邪才觉得自己有资格活着,活着赎罪。

他急切的需要一个执刑者。

他见过不少强大的对手,唯独张起灵令他心生一丝臣服的意动。

镣铐磨破刚结上的痂,鲜血顺着吴邪结实的手臂淌下,很快屋内便充盈着他的信息素味道和血液的腥甜味。吴邪在黑暗里闭目想着张起灵,鼻尖浮动的血腥味使他兴奋。

跟他一样强的alpha,希望下手时也要跟他一样狠啊。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