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9: 第八章 爱情是什么


如果说爱情代表了麻烦,那么我也就不要那样的东西了

****************

“陌小姐,请您一定要劝劝家主大人!”

看着眼前年迈的管家,陌水水开始胃疼。“若是白哉自己决定……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吧。毕竟,喜欢谁,不是很简单就能够决定的。”陌水水前辈子没有谈过恋爱。但有一点,不知道为什么,抛开理智的爱情是不存在自己的字典里的。也许是因为太现实,所以和她谈恋爱的话,一定是很无趣的。她觉得能够有个人不麻烦做个伴就好。绝对不能扯她后腿。她也从来不羡慕那些凤凰,因为凤凰的结局,并不一定是好的。

她知道白哉会娶绯真,终有一天会为她的死而悲伤,却无法理解白哉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选择。

“不,陌小姐。”老管家急急的说,“您应该明白的,朽木家族是仅存的四大家族,不说各方面的压力,就是那位流魂街少女本身,待在静灵庭,不用多久也会死亡。这样的事情。对谁都百害而无一利啊!”

其实,有些长老甚至表示过可以让白哉娶陌水水,虽然陌水水没有冠上四枫院的姓氏,但在四枫院夜一流放后,她就是被默认的四枫院家的唯一主人。只是被朽木白哉拒绝了,照朽木白哉的话说,对于陌水水的感情,和对于绯真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当然这些话老管家是不会说的。他现在只是急切的想要打消他从小看到大的白哉的荒谬念头而已。

“确实,可是这样的事情,白哉不可能没有想过吧。”陌水水摊手,表示自己也无可奈何。“我不知道白哉怎么打算,但是他既然做了选择,就该有承受一切可能结果的觉悟。”陌水水依旧笑着,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有些许残酷的意味。

送走老管家,陌水水开始整理六番队的文件。在白哉当上六番队队长后,自己就自然而然的接收了六番队副队长这个职务。近期白哉因为绯真的事情忙的一塌糊涂,只有她才能打理一切。

挑出一份调查文档,陌水水来到十三番队,将他们交给了浮竹。

“浮竹队长,这是上次流魂街虚的情报,有可疑的地方,想要交给你们侦查一下。”

“多谢。”浮竹依旧是老样子,咳了两声,接过资料。

然后看着陌水水,欲言又止。“你……”

“?”陌水水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不,没什么。”浮竹笑笑,“只是看你似乎有些憔悴的样子,要注意休息。”

“啊……谢谢。”陌水水点点头。正想告辞离去,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志波海燕一把勾住脖子,“哟哟,水水,你看上去又瘦了不少,本身就没有多少肉,再瘦下去风都可以吹走了!”

“志波海燕。”陌水水咬牙,“你是不是想念雷吼炮的滋味了。”

“怎么会怎么会~”志波海燕笑着打哈哈,却料定了水水绝对不会在番队里动手,那一口亮牙刺眼的让水水只想上去一拳头。“看朋友心情烦闷,我这不是来给你开导了么。”说着也不等水水回答,就拎着她的领子从窗口跳了出去,留下一句,“队长我先翘下岗啊!”对此,浮竹也只能无奈苦笑。

两个人来到静灵庭后面的草地,陌水水摸了摸被志波海燕拎的有点不舒服的脖子,“当着队长的面说翘班,你这个副队长没救了。”

“切。难得的……”志波海燕自知理亏的摸了摸鼻子,然后正色,“你在为白哉的事情烦恼吧,那帮子烦人的老家伙一定也找过你了是不是?”

“……”水水沉吟了一下,才缓缓的回答,“嘛,怎么说呢。话分两部分说。白哉爱谁的确是他自己的事情。但是年长的人毕竟是过来人,有经验,他们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志波海燕颇为惊讶的咦了一声,“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想。我是觉得那帮子老家伙管的未免太宽。”

水水一脸感概的望着他,“原来你还是叛逆期。”

“………………”某只燕子抽住。

“其实,我不明白。”水水忽然脸上没有了笑容,她抬头固执的看着天,一字一句的说,像是对海燕,又好像是自言自语,“绯真是整,她承受不了静灵庭的灵压。同样她的温柔承受不了朽木家族的压力。白哉一定明白的,为什么还是要这么做?”

“因为他很爱绯真吧。两个彼此相爱的人,即使相守的日子再短,也能得到莫大的幸福。”

“海燕。”

“恩?”

“爱情,是什么呢?”志波海燕看着一直都温柔的孩子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望着他,不由失笑。

“很复杂呢。水水若是想不通,也可以不要想的。”海燕像曾经无数次那样,揉乱了水水的一头黑发。

朽木绯真陪伴在白哉身边仅仅只有短暂的10年。而朽木绯真去世后,白哉的生活彻底的单调起来。除了工作,偶尔和海燕等熟人聚次会,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事情了。

而之后又是15年,志波海燕娶了同是十三番队的都为妻子。

都是个温柔而又强大的女子,她有着不输给志波海燕的实力。相对于绯真,陌水水其实更加的喜欢都。看着志波海燕露出了傻气但是幸福的笑容,她想,也许这就是爱情了。

她注定,得不到的东西。

可是,可不可以,让她羡慕一下呢?

平静的日子总是短暂,朽木白哉又一次在水水预料之内却在其他人预料之外的将一个流魂街出生的死神学生冠上了贵族的姓氏。

朽木露琪亚。

据朽木白哉说是和绯真长的近乎一样,在性格上却大相径庭的一个女孩子。

当时白哉第一个告诉的人就是陌水水。陌水水看着他,半晌,才说,“照你所期望的去做就好了。”

绯真抛弃了她的妹妹,为了活下去。在临死前,怀着愧疚之情将她托付给了白哉。

朽木白哉爱着绯真。也许到死他都不会再爱另一个人了。从某个方面出发,不得不说,朽木白哉这个家主并不合格。但是对还是错,在大部分时候界限还是相当模糊地。从不同的观点角度,就会有不同的结果。

只是这一切对于陌水水来说都无关紧要,朽木绯真对于她来说也是可有可无的人,除了夜一,白哉和海燕,其他人怎样都无所谓。陌水水的精力能力有限,她不是什么救世主,也不会狂妄到认为自己能左右他人思想的地步。所以,她所在意的人做的事,她会支持。仅此而已。

唯独有一次,在她和京乐春水交代完工作上的事情,她跨出八番队的那一瞬间,京乐似乎有些喟叹的声音响起,“人与人的距离,究竟能有多远呢?”

他看着那个孩子的背影,他连脚步都没有一顿。

所以我说,我讨厌你,京乐春水。

看不见的地方,陌水水将自己的冰冷隐藏了温柔笑容的最深处。

我不知道人与人的距离有多远,我只知道,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

被赋予了不同的命运。

就算咫尺,总有一天还是会分离于天涯。

“水水!”专属于志波海燕的大吼,就算过了百年,陌水水还是有种用胶片封住他嘴巴的念头。

转过身去,陌水水挑了挑眉,看到了有些不安的对她而言绝不算眼生的死神主角:朽木露琪亚。

“哦哦,我给你介绍!”志波海燕拉过有些不安的朽木露琪亚,“她是朽木露琪亚,我们十三番的新人!露琪亚,这位是陌水水,我的好友!”

“您好,我叫做朽木露琪亚。”朽木露琪亚认得眼前清秀的‘男孩子’,她在朽木白哉的番队看到过他,也听到过他不少的传闻,六番队的副队长,实力不凡,和五番队队长一起并列为尸魂界最温和良善的人。

陌水水可以感觉的到露琪亚的不安。朽木这个姓氏,到底也给她带来了压力和闲言碎语。

带有亲和力的微笑展开,看到露琪亚的脸微微一红,“不用敬语也没有关系的,我叫做陌水水,你叫我水水也就可以了。”

“水水,水水。”露琪亚叫了两声,露出了很开心的笑容。

“哈哈,看到没,我早就说过,这家伙是个很温柔的家伙啊!”志波海燕得意的笑容惹来了要不是考虑到形象问题,陌水水早就不客气的白眼一个了:请问你得意个啥!

陌水水深深地看了一眼在阳光下笑的一脸灿烂的海燕,时间,快到了。

志波海燕,我并不想看到你的脸,变成仇恨狰狞的样子呢。如果,你能一直这样笑的真性情就好了。

那是我,永远学不来的笑容。

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改变命运,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她一直明白。可是,如果,如果不是志波海燕的话,那她就可以躲得远远的看。

没有能力妄图扭转命运,胡乱发挥同情心的,那是小白圣母。

那么,有能力却冷冷的旁观着的,是什么。

朽木宅邸,有一大片美丽的樱花林。

白哉很喜欢樱花,连斩魄刀的名字,都和这樱花沾上了边。

水水也很喜欢樱花,她的官方回答是:很美。

没有说谎,她确实觉得樱花很美。

那不是如枫红般能刺痛人眼的血红。

美的残酷,连凋零,都能勾起心底最深处的悲哀。

“在想什么。”如碎冰般的声音拉回了水水的思绪,捧着已经没有了温度的茶水,水水沉默。

“你最近有些心不在焉。”白哉淡淡的陈述。即便声音平淡,水水也能够听出他不易察觉的关心。

“啊,有些事情,有点在意呢。”不想喝冷掉的茶水,水水干脆放下了杯子。

“有事情就说出来。”我和海燕会帮忙。

“谢谢,白哉。如果真的不行,我会找你们帮忙的。”水水淡笑。

白哉轻轻颔首,不再说话。

还是,不要考虑那么多了吧。看情况吧。也许,一切都会好的。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