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8: 第七章 打破戒备


第七章 打破京乐春水的戒备

蓝染,你的伪装拼不过我,因为你没有把自己搭进去

*************************************************

死神里面,陌水水当年映像最深的无非是几个伪装技术可怕到一定程度的家伙们,将他们打上了SS级的标签。而八番队队长-京乐春水也光荣的列进了前三位。这位无视死神统一工作服穿着花外套留着胡子到处乱晃得怪蜀黍大叔,拥有的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视野的心思。他好像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想的到——前提是,他不怕麻烦。

更多的时候,他似乎更愿意做一个旁观者。除非他的好友浮竹拜托,或者确实,尸魂界内部发生混乱威胁到他觉得他要保护的人,不然,就不要指望他动起来。

就连坐上这个队长的位子,也是他的老师山本元柳斎重国在一番威逼利诱后,才不情不愿的挑下这个担子,让山本很有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从一开始起,京乐春水就是不信任蓝染的。照他的原话,‘这个世界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温柔,更没有人可以永远温柔。如同天真一样,超过一定年龄还是非常纯白天真,一定是个危险的家伙。’其实对于后半句话,水水想说的是,这样的人在动画里也是有的,比如吸血鬼骑士里面的优姬。但那类人被统称为小白圣母。

没有能力乱挥发同情心,却因为有主角罩着可以继续活蹦乱跳。

水水雷这个。

总之,之前出现一个蓝染,现在又出现一个陌水水。两个人的温柔都是有的一拼。

京乐春水明白了这点后就尽量的绕道而行,严格贯彻惹不起躲得起不躲就意味着麻烦还不如啥也不知道的方针,防备着他们的同时,还尽量减少和他们的接触。

啊,除了工作上的事情。

说到这点,京乐春水还是不得不承认陌水水比蓝染好的多。因为她的话中不会有蓝染那种即使猜不出真意也非常带有刺探性的话。于是蓝染就光荣的登上了京乐春水不想遇见的人NO.1,而水水屈居第二。

不过也有躲不开的事情。比如这一次,山本总队长指明了让六番队和八番队合作,派出一个小队,去查明近几个月在流魂街出现的有些频繁的虚。许是出于故意,山本明确的表示以八番队队长领队。换句话说,京乐春水逃不掉的。

而六番队队长,派出了他的三席,四席和六席。

三席啊,那个温柔和蓝染可以一拼的陌水水。想到那个温和却和蓝染那产生距离的笑容不一样感觉的孩子,京乐拉了拉头上的斗笠。

真是麻烦。

果然,出发前一天,二番队副队长四枫院夜一就拉着类似于青梅竹马一起于真央毕业的十二番队队长蒲原喜助来踢门,要她照顾好自己的妹妹。

你的妹妹真的需要人照顾么。其实京乐真的很想冒着被踢飞的危险来这么一句的。

他当然不会去照顾陌水水,既然上了战场,那就都该有一个觉悟,重要的一点是,他是不会保护不相关的人,不过因为他们的嘱托,他最多看着点不让那孩子去死好了。不然回来一定更加麻烦。他想。

只是在当天,看到陌水水笑的一脸的柔柔弱弱站在静灵庭前等他们,他的警觉心还是本能的盖过了‘顺便的话就照顾她一下吧’的想法。

其实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因为陌水水没有刻意去陷害谁的心思和意向。真要说什么能够左右她的思想做出她不愿意做的事情,只有初始神而已。至于那个形象……那是刚到尸魂界保命用的,后来发现用来坑人奇佳,就让水水放弃了改变形象的想法。

啊,能够讨大多数人喜欢总比讨大多数人讨厌要好。

其实和他想法差不多的还有陌水水,如果不是任务栏里增加了一项【保护京乐春水】,她是能离这个怪大叔多远就多远,最好是搬到火星上去。

虚的灵压。

“队长!”

京乐习惯性的扯了扯斗笠,眼神换上了认真和严肃。虽然语气还是欠扁的漫不经心,“呀咧呀咧,这个灵压,可不是寻常的虚所有的灵压呐。”

如果寻常就不需要出动你这个懒的成精的家伙了。陌水水暗中鄙视了下。

老天真是公平,给了这人超敏锐的洞察力还附赠了懒的天怒人怨的性格。

特意放出了些灵压,将虚引过来,京乐嘿嘿的拔出了斩魄刀,“战斗开始。”

京乐春水在暗中观察。

那只虚还有陌水水。

陌水水察觉到了,虽然很不经意,但是还是明了。一个放弃了的吟唱的雷吼炮扫荡过去,水水继续自己的战斗。她是无所谓的,因为她的灵压已经控制到副队长不到的级别,使出来的招式撑死就是那个威力。没有破绽可言。倒是她颇为想要提醒京乐春水,这个虚才是应该重点关注的对象。

不寻常的灵压,不符合常理的生命力和攻击力。

丫丫的,该不会是蓝染这厮放出来的吧。

恭喜你陌水水。猜对了。

京乐春水斩断一个就要夺自己手下性命的触手,终于结束了审视,“展花风絮乱,花神鸣啼!天风絮乱,天魔嗤笑,花天狂骨!”

队长级的灵压爆发出来,压得部下们有些难受。不过也是有任务完成可以松口气了的想法。

只有陌水水和京乐春水本身没有放松。因为他们敏感的觉到了那个虚在解放斩魄刀时的一个诡异的笑容。

拥有吞噬斩魄刀消除灵压的虚。

陌水水突然想起了这样一句话。神色霍变。

“京乐队长,危险!”狗血的喊出了这句话,陌水水一个瞬步将站在原地的京乐春水推开。与此同时,虚的触手将她的肩膀贯穿。

“…………!!!!!”强烈的刺痛感淹没了陌水水的意识。在昏过去以前,她就一个想法:靠!某神,你这次不给点好东西我和你没完!

四番队啊,又见四番队。

看着笑的一脸阴气的四番队队长,陌水水很没有骨气的缩了缩脖子,“烈姐姐,我又来看你了。”

“我倒是更希望水水用更加正常一点的方式进四番队呢。”卯之花烈的声音无比的轻柔,配合着她话的是一碗散发着诡异味道黑糊糊的药。

“……”那个,这算是哪门子的刑罚?陌水水脑袋一阵发晕,我晕回去可以吗?我晕回去可以嘛!!?

“哦呀,小水水醒了啊~”四番队病房的门被打开,进入眼帘的是一个鼻青眼肿的大叔。

沉默了一小会儿,陌水水眨巴了下眼睛问的无比诚恳,“你是谁?”

“啊啊……被你姐姐教训了一顿。真是丢脸啊。”也不知道是说的被打还是被救。

然后身旁一只手伸过来狠狠掐着他的耳朵,“你还有脸说!?居然让水水救你受伤,水水要是出事了我和你没完!!”

啊,夜一姐姐,你最后一句话让我想歪了,但是我挺的是你和喜助的CP呀!陌水水捂着嘴巴掩饰了下自己猥琐的脑内剧场,然后看到夜一,志波海燕连同十四番队队长也来了。

“嘛,看来你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唧唧喳喳的喧哗了一阵,被扁成了猪头的京乐很中肯的下了定论,再次引来夜一杀人的目光。

“恩,已经没有事了。”而且心情奇佳。要知道,【地狱业火】这个技能可是值回价票了。陌水水用一种闪闪发亮的眼神盯着京乐春水:大叔,真没有想到你的身家性命那么值钱。

被陌水水莫名KIRAKIRA(亮闪闪)的眼神瞅的多少有些发毛,京乐很不习惯的拉了拉斗笠,然后想了想,上前摸了摸陌水水的头,“真是抱歉呢。”

“……没有的事情。”陌水水摇摇头。她有些明白这句话包含的另一层意思,其实他是真的不用向他道谢。因为,若不是因为任务,陌水水真的不能肯定自己会怎么做。

也许是验证了伤啊伤啊的就习惯了的穿越定理,几天后陌水水再次活蹦乱跳。好吧,其实她有偷偷的用圣光治愈术配合治疗,但是又不敢做的太夸张。有能力没法用着实让她郁闷了一把。好在对于陌水水而言,没有什么比悠闲地日子更加重要,她也就乐的晃悠。

可是,灵王好像就是看她不顺眼一般,几年后,流魂街遭到了大量大虚的围攻,二番队队长伤重不治,六番队队长当场殉职。

陌水水有些麻木的接受了这个消息。她以为自己会为四枫院清严的死亡而悲痛万分,可是她没有,连眼泪都没有留。只是忽然觉得心里空出了一大块,冷生生的寂寞。

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变了。是因为时间还是因为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四枫院清严的死亡成了她心中的痛。

可是事情远还没有完结。四枫院夜一刚接任家主不到5年,有一天,四枫院家宅忽然被邢军包围,二番队副队长碎蜂告诉她,夜一随被流放的喜助一起离开,这样的行为被视作背叛。

按照常规,这是要被永久追杀的。

这一次陌水水是真的慌了,即便知道夜一还是活的好好的,却仍然忍不住害怕,不是什么任务,只为了她初到仿惶之时她对她伸出的手,为她没能够报答四枫院清严的恩。

她近乎绝望的去找山本总队长求情。最终在京乐春水,浮竹十四郎,蓝染等人的帮助下,山本才上书中央四十六室,念在四枫院家以前的贡献,将四枫院夜一流放,永远不得回到尸魂界一步。

仅仅不到半个月,水水就憔悴了很多。而又是一个三年,朽木家族新任家主朽木白哉不顾长老们的一致反对,娶了流魂街的女子作为了妻子。

命运一步一步的向着正轨走着。而陌水水只能看着。

改变命运,远没有像想的一般的容易。就像她阻止不了浦原研究出崩玉,就是注定夜一会因此而离去;同样她也不可能阻止白哉爱上流魂街的女子,而这,才会有之后的朽木露琪亚。

作者有话说:

好像有10个字的标题上限em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