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7: 第六章 危险人物


比比谁笑的温柔呀~

********************

视线有一瞬间的模糊,然后才渐渐清晰起来。

陌水水愣了十几秒,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四番队。

她记得那一片血红,然后任务完成了,然后……就在这里了。

慢慢坐起身,陌水水动了动胳膊,有些疑惑自己究竟睡了多久。

“看来已经醒来了呢。”卯之花烈打开门,看着依旧有些愣神的孩子,着实松了口气。那一天,听说这孩子也要参与剿灭行动就已经有些挂心了。

而这样的担心,在见到朽木白哉怀中满身是血的水水时,提升到了最高点。

关心则乱,一番兵荒马乱的检查后,才发现陌水水并没有受伤。没有受伤却昏迷不醒,就只有一种可能而已。问过白哉,果然不出所料。据朽木白哉说,他赶过去的时候,看到水水拿着刀对准了自己。

心理障碍。

这比肉体伤害更加的让人心惊胆战。谁也说不好什么时候能够治愈。也许一觉醒来就好,也有可能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这样提心吊胆了三天。这孩子终于醒来了。

卯之花烈不易察觉的观察着陌水水,脸上依旧是一副医者温和的笑容。“你已经睡了三天了,这几天,可把四枫院副队长和志波三席担心惨了。有空就过来看。”

“……对不起。”

“你是不用道歉的。”卯之花烈揉了揉陌水水的头。感到她的身体豁然一僵。

真是……糟糕。

卯之花烈眼神沉了一沉。她可以肯定,陌水水的心理必定是阴影犹在了。

听白哉说,死了至少几十个人。也许当时有什么迫使了她拿起了刀,那么以后,她还能再拿起斩魄刀吗?

以前的尸魂界,也有过杀人的先例,里面不乏有人因此而再也举不起刀的。

“你先好好休息吧。”卯之花烈轻叹。其实,至少醒来的时候没有过激的反应,已经不错了。剩下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的开导她看看。还是先和四枫院夜一,志波海燕谈一下吧。至于朽木白哉,自那天送水水来到医院后,就被他的父亲带走了,之后也没有再出现过。不是不可以理解,毕竟……朽木白哉是未来的家主。如果……

而实际上,如卯之花烈所料,朽木白哉实际上是被关了禁闭。第三天,朽木白哉终于按耐不住,来到朽木凛仁的面前,一脸冰霜的请示:“父亲,请让我去医院探望三席。”尽管依旧维持着一贯的礼仪,凛仁还是察觉到了微妙的变化。

以前,即使是被关一个月禁闭的朽木白哉,都会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事,这次,他却没有。他的声音里,有着不耐。

“呵。”听不出喜怒的一声轻笑。朽木凛仁放下了手中的公文,眼神很冰冷,“朽木白哉。”他故意连名带姓的叫自己的儿子。这是一个警示,也是另一种施压。“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自然不会阻碍你探望你的朋友。”

“不过,你先回答我,你和那位四枫院家的陌水水,只是朋友么。”

“只是朋友。”这一点白哉回答的毫不犹豫。朽木凛仁看出自己儿子的坦然,微微一怔,是自己判断错误?

“……我以为,你喜欢那个女孩子。”这一次,朽木凛仁紧紧盯着白哉,不打算放过一丝一毫的表情,“你仔细想一想,再回答我,你真的只把她当朋友么。”

朽木白哉有些困惑,但既然父亲叫他想,他也就认真的去想了,然后抬起头来,望向自己从小就崇拜着的父亲,一字一句的说,“我确定,她只是我的朋友。”他又沉吟了一下,有些不确定,“但又有点……弟弟妹妹的感觉?”

朽木白哉说的是实话。

陌水水是那种非常容易赢得好感的孩子。却是相当难以产生好感以上的感情。至于为什么,他说不清。他照顾水水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多了一个妹妹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错。除此以外,就没有别的了。

“……那你就去吧。”朽木凛仁知道自己的儿子没有说谎。挥了挥手,让他自便。

那个孩子,确实有一种天成的魅力,让人想要照顾她。而相对的,确实很难产生爱情。许是自己太过于紧张了,才判断失误。又或者,自己只是想要排除一切不安定的可能罢了。

朽木凛仁不讨厌那个孩子,不然也不会没有去阻止白哉掉头去找她。只是,白哉可以把她当朋友,当妹妹,却绝对不可以爱上她。他要确定的,仅此而已。

陌水水的精神恢复,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快。只是几天,她就已经恢复了原本的笑容。

就这点,无论是四番队与她相识的医疗人员,还是夜一他们,都是欣慰不已的。他们只是希望陌水水平安就好了。

可是他们不知道,开始的几天夜里,陌水水无论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着眼睛,都觉得黑暗中布满了鲜血。她将自己缩成成一团,瑟瑟发抖。她觉得心脏很痛,她咬着被子无声的流泪。眼前好像还能晃过那些人绝望和恐惧的脸孔和眼神。但是她谁也不能诉说。穿越的事情,任务的事情,初始神的事情。

根本不是像小说里说的,能找到理解的人倾诉。

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是哪怕逼到人疯狂,也必须烂在自己的肚子里,决口不能提出半句。

好像孩子在摔倒时的哭泣是等着有人来安慰和搀扶他。当他发现没有人会这么做的时候,他就只能自己站起来。

陌水水也是如此。

所以她调整着自己的心态,比自己想象的更快的平静了下来。

以后类似的任务,恐怕还有很多很多,她是不能够在这里倒下的。有的事情,也是跨出了一步,就会一步步走远,回不到过去。

现在放在她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生,或者死。

要死很简单。可是,她的家人,要怎么办。她真的真的不忍心他们悲痛欲绝的样子,这样的事情,仅仅是想着,她就痛的想要流泪。

所以,她要活下去呐。

“陌三席。”出院的第一天,已经接受了无数的问候的陌水水保持着麻木的微笑转过身,愣住,“蓝染队长,市丸银副队长?”

口胡,为毛一出院就要遇到这两个大boss,流年不利啊不利。

此时的市丸银依旧是和蓝染一个番队的,担任他的副队长,水水还真好奇到时候他们准备怎么‘闹翻’给别人看。

“听说陌三席住院的事情,大家都很担心呢,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蓝染不愧是演戏高手,看着他一副男圣母的笑容,陌水水都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早已知道剧情,她都能被骗过去的。

对付未来的准大Boss,当然要打起12万分的精神来应付,将平时维持在1成左右的精神影响力加大到3成,陌水水笑的是那个春暖花开。“现在已经不要紧了。谢谢蓝染队长。”

蓝染的眼角不易察觉的一抽,开始庆幸自己的镜片能反光……这种笑容。。。。真是太……温柔到形容无能啊……

余光看到笑的一脸奸邪的市丸银也是难得的收起了笑容正着表情。

这孩子的笑容,杀伤力太大。

见到这个反应,陌水水的心里那个得意啊,小样儿,偶有外挂啊!就好像玩游戏有了攻略和修改器一样的外挂呀呀呀呀!!!!

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得意,水水将雷boss行动贯彻到底,只见她双颊有些不好意思的飘上了红晕,右手挠了挠脑袋,笑容温和带着羞涩,“那个,蓝染队长,我听说我昏迷的时候您一直有过来看过我,真是太麻烦您了。”

只见蓝染也是亲和力大增的笑,两个人笑的方圆500里通杀。“哪里的话,陌三席。之前你不是也帮过我的忙么。不用太客气的。”汗,也就是顺路帮忙把夜一姐姐的资料送到你这里而已吧。陌水水心里狂汗。

市丸银一脸诡异的看着这两个笑的圣母一般的人。终于忍无可忍,“蓝染队长,我们该去开会了吧,迟到的话可不好呢。”

好样的市丸银,我现在终于可以确定你和蓝染的JQ了!其实你不用太嫉妒,我对于大叔不敢兴趣我只对伪大叔很有兴趣吁。

“啊,对啊,今天是队长和副队长的例行会议啊。”陌水水有些意犹未尽的收起了笑容,露出了担心的神情,“实在是对不起,耽误了你们的行程吧!”其实她更想说的是,‘耽误了你们幽会的时间是在对不起。’

“那我们就先走了,请多多保重。”蓝染点点头,有些迫不及待的和市丸银一起离开,自然也就没有看到身后的那孩子捂着脸笑得一脸YD。

哦哦,CP啊CP!

而此时的陌水水更加的不知道以后的许久直到蓝染叛变以前,她都被和蓝染一起并列为尸魂界最温柔的两人。有很多人相当乐忠于讨论她和蓝染,究竟哪个更加温柔这个问题。

其实,这就是所谓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呀呀呀!

“……”

“……”另一厢,走在会议室路上的蓝染和银难得的一阵子沉默,不知道要怎么开头。最后还是蓝染先说了,“死神虚化的研究如何了。”

“制造出的虚似乎能够吞噬斩魄刀并消除灵压呢。”银保持着可以称得上诡异的腔调,说,“可惜缺乏实验品呀。”

“那就找个机会试验好了。”说这些话的时候,蓝染依旧维持着公认少女杀手的笑意。

“呵呵,看来蓝染队长还是对此不满意啊。”

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到刚才的那个身高还不到蓝染胸膛的孩子。

那样的笑容,太刺眼。

据说是一来到尸魂界就被四枫院家捡了回去咧。没有吃过苦的孩子。市丸银想着,笑意更深。她和蓝染的笑容,相似,却又完全的不一样。

只是那样的孩子,真想看她恐惧的发抖的样子啊!

“银,你的杀气太明显了。”蓝染侧过头,淡淡的提醒。

“啊,抱歉,想到了很有趣的事情呐。”

蓝染的眼镜一阵反光,眼镜背后那双眼睛已经变得冰冷而傲慢,“下个月挑个时间。目标,就八番队好了。”

作者有话说:

下一章 开始为了剧情跳~~~~~~~

打破京乐春水的戒备 蓝染,你的伪装拼不过我,因为你没有把自己搭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