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44: 第九章 昌浩的努力


第九章 昌浩的努力

红莲,你是爷爷的式神,让你平安的回去,是我唯一所能做的。

*******************************************************

根据爷爷的说法,式神召唤至少要三天,水水摸着下巴想着将黑龙神大摇大摆带回去的后果,觉得麻烦又在向着自己招手。那么,再随便召唤一个式神充数?

水水其实是个相当喜欢单独行动且Team Work 烂到一定境界的孩子,本来那个契约之力她甚至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去用,收黑龙作为式神,也可以说是自己的难的冲动吧。因为被黑龙所震撼。她并不希望在这个世界的牵绊更多。就这样吧。

于是最终清闲战胜了懒惰。到时候谁有意见就让碎夜自己去沟通。她打定了主意。

实际上说起来,暗龙神是那种向往自由不要被管束的个性,而水水则是那种懒得管别人的性子。这对主仆……也算是绝配。

总而言之,水水打定了主意后,就将龙神的宝玉扔给了初始神。不想半天没得到回应。就在她不耐烦了准备催促的时候,初始神开了尊口。

【使用了契约之力,带离这个世界的神明之一。此次任务奖励抵消。】

“……”水水别过头去,不让碎夜看到自己扭曲了的脸孔。她觉得自己的心跳一定是探戈的频率了。

混蛋你个王八蛋!你就是揪住一切的机会让我白干!!!!水水那个悲愤啊,太抠门了,初始神!

陌水水是谁?是一个适应能力很强的孩子。换句话说,转嫁郁闷的水平是一流的。维持着‘一定要暴打初始神一顿’这样的宏伟梦想,她带着黑龙神回家了。

此时已经华灯初上,水水看见等在门口的太阴咋咋呼呼的跑回去大叫“止水回来了!”,眼底闪过一丝暖意的微笑。

她加快了脚步,来到晴明的房间,此时晴明已经等待着她,连同一干神将也出现了。

……真是大排场。水水小小的汗了一下。

“哥哥呢?”水水没有看见昌浩,倒是有些好奇。

“出门去了。”晴明示意了一下用来追踪的水晶球,“倒是止水,找到了属于你的式神了吗?”

“那是自然的。”水水的笑容有着自信,环顾了一下,就连勾阵也露出了跃跃欲试的好奇神色。

“出来吧,碎夜~”水水,对着隐身的碎夜说,声音温润。

碎夜?神将和晴明的脑中开始思索能够对的上号的神将和妖怪。然后他们就看到了那个黑发红眸有着傲气与风华的男子身着一身黑底金边,围绕着织锦神服的男子出现。

可以肯定是神将级别了。这是晴明的反应。只是他忽然注意到了他的神将脸色有些古怪和不确定。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名男子的身上,虽然隐藏了却依旧无法忽略的澄澈神气。在神将之上!

晴明有些不确定的看着碎夜。如果是神将,那即是隐藏了也溢出来的神圣气息,似乎有些太过。然神将已经可以算得上是神明的身份……

“您是……?”

碎夜淡然的昂起头来,“吾乃暗龙神。”

晴明带头,一屋子的神将和主人都成了活体壁画。

他们所有人都知道,暗龙神这个称谓在八百万神明中代表了什么,那可是和高龙神一样名列前位的神明啊!

偏偏那个罪魁祸首还一脸CJ的歪了歪头,不解的模样一览无遗,“有什么问题吗?”她看了看碎夜。碎夜酷酷的不说话,不过见水水看他,他勉强回答了句,“别问我。”与我无关。

晴明无愧于十二神将的主人,即使他觉得自己这个孙女经常让他心率不齐,还是磕磕碰碰的开口了,“止水,你知道,这位……是什么身份吗?”

水水笑的那个叫圣光四射。“龙嘛~宵蓝……青龙不也是龙吗~”

结果所有的神将的脸都狰狞掉了。

TMD这是一个级别的吗!!?至少有半数的神将在心里爆了粗。

红眸扫过了青龙,后者立刻恭敬的低下头。他还不至于自负到自己和这位龙神能够相提并论的地步。

晴明扶额,总觉得自己忽然老了很多。很早就知道止水是强人,没想到她强到这个地步。

他觉得他应该让止水弄清楚她究竟弄了个什么来当式神,最好止水不要将劣行弄到这位龙神大人的身上才好。

“止水,这位暗龙神,是与贵船神社的高龙神一样的高位神明。”他斟酌着词句,同时也在看暗龙神的反应。

水水很受教的点头,谦虚的问,“哦,然后呢?”

不……你根本没有明白……

神将们无力了,晴明刚想再说什么,那位拽的紧的龙神开了口,“这些事情,已经无关紧要。现在我是她的式神。”话是这么说的,从这位龙神嘴里说出来也没有感到任何低了一级的感觉。然后他抬眼扫了水晶球一下,“止水,你的哥哥有麻烦了。”

以他的性子,成服了本是要称止水大人的,结果水水总觉得让他唤大人扭。两人最后达成一致,决定直接唤她止水——反正一个称呼,真的代表不了什么。

黑龙的高傲毋庸置疑,至少他是完全不把晴明等人放在了眼里。不过没有谁会对他这样有意见就是。

何况现在昌浩的事情才是大危机。水晶球中,出现了巨大羽翼的老虎身形——穷奇。

啧。不妙了。水水眉头轻触。立刻请缨,“我和碎夜过去帮忙!”

“我和你一起去。”晴明制止了止水。“昌浩需要成长,不到最后的关头,谁也不要出手。”昌浩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水水清楚,晴明清楚,十二神将也清楚。可是谁也不曾想到止水成为了昌浩难以超越的存在。

昌浩,超越不了止水。

所有人都明白。可是,他还是需要成长。而昌浩也从来不曾气馁的努力着。

无论何时,无论是谁,没有人能去指责一个奋斗的人。

当昌浩拼劲全力,只想让红莲逃脱的时候,止水冲了出去。她的眼神深处有着怒气。为了从小善良无争的昌浩,为了浑身浴血的,从来对他们兄妹温柔的红莲。

水水是不会向后看的孩子,但是她眷恋着怀念和回忆的感觉。那些温暖的回忆,能够温暖她逐渐随着时间而冰冷的心。所以,她珍惜着现在。守护着现在。在一定的前提下。

“听吧!听吧!引来的不祥之歌!一切祈祷!许下的愿!神啊!若不听闻则绞死!立即执行! ”一挥手就是一个强大的阴阳术,逼退了穷奇为首的一干妖怪。

晴明伸手慢了一拍,没抓住水水却抓住了碎夜的衣服,结果被冷冷的瞥了一记,讪讪放了手。

“止水!”昌浩看到了自己的妹妹,眼神亮了起来,他一直知道,止水很强。无论是阴阳术的学习方面,还是其他。他为止水高兴着,同时又会自卑。可是,每次止水都会笑着告诉他,他会做的很好。止水是不可代替的亲人,他相信止水的同时,又是有些依赖着她——止水,温柔而又强大。一直都很容易会成为被依赖的存在啊!

穷奇饶有兴趣的看着又一个灵力强劲的小鬼蹦了出来,狰狞的笑了。

“要来一个嘛?那么你也作为奉献给我的祭品好了,自豪吧,人类。成为吾治愈伤口的奉品。”妖气铺天盖地,可惜在水水眼里,也不过是阵凉风。

暗处,打定主意看戏的晴明感叹了句,“见过不怕死的,没见过这么找死的。”

结果……一群神将都回头瞪了晴明。

不过,没有人能反驳这句话。因为随之而来的那种能够凝结血液的寒霜般的清冽神气,只说明一件事情——暗龙神发怒了。

对于碎夜来说,既然他成为了止水式神,那么侮辱了止水,无疑就是侮辱了他。

穷奇被震慑了,而他身边的低等妖怪已经有的承受不了那股气而直接被净化。暗觉不妙的它煽动者翅膀,卷起妖气,就想逊逃。

水水伸手做了个阻拦的姿势。她明白的,她在这个世界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即便立刻可以完成一个任务,她还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关系,让昌浩少了锻炼的机会。

穷奇,你不过是昌浩成长道路上的垫脚石罢了。要你的命,随时都可以。

“真是……”晴明发出了赞叹,慢慢踱了出来,此时的他是灵魂出体的青年状态,有着最全盛时期的灵力。他用符咒治好了红莲的伤,而此时的昌浩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平和的青年。一时没反应过来对方是谁。

“该走了。”晴明对上红莲和止水不赞同的眼神,也不恼,笑了两下,放心的离去。

“哥。”止水微笑着拉起了坐在地上的昌浩,感觉到他的手冰冷。注视到红莲盯着碎夜看,水水随意的介绍说,“红莲,这是我的式神,碎夜。”

刚刚那么强大的神气,红莲没知觉才是有了鬼。不知道对方是谁,决定回去问晴明——结果后来差点风化了,这个世界……真是危险

总之这次的攻击也就告一段落了。昌浩却陷入了低迷期。

“总觉得,止水好强。”没有妒忌的意思,倒是有着对于自己能力的不甘。

水水扯开带有精神力安抚的笑容,诚恳的说,“哥哥,你可以的。我一直都觉得啊,哥哥在很多方面都强过我。力量不是绝对的。哥哥,这次穷奇就交给你了哦,我相信哥哥,一定会战胜它的!”

没有什么话比亲人的鼓励更加的有效,何况昌浩是真的很好安慰的孩子。几句简单的话,就足以让他重新振作,“恩,看着吧,我一定会努力的!”

我不要总是看着止水的背影。我是哥哥,总有一天,我要强到能够保护她。

他的眼神明明白白的显示着这样的信息。

止水笑笑。“我一直都相信着哥哥。”

即使不需要,即使不可能达成,但水水从来都为这样纯粹的心意感动着。

之后水水都遵从着晴明的吩咐,雷打不动的不干涉这件事情。放任昌浩的成长之伤。

直到,决战之日的来临。

“去帮哥哥的忙吧,宵蓝,六合~”水水笑着对那几个神将说。

“你乖乖留在这里。”这句话是勾阵说的。

“好呀。”水水点头,她是一个乖孩子……

很乖的留下了影□。= =

借用了高龙神之力的白色雷光将穷奇几乎灰飞烟灭。一干神将保护着昌浩离开了那个异空间,在彻底崩塌前,两个身影闪现出来,下坠崩溃的石块却没有半块落在他们的身上。

停在一片废墟边上,水水很高兴的拾起了那黑色的结晶物体。“这就是穷奇的妖石呀。”

碎夜抿了抿嘴,什么也没有问,倒是说,“我去向高淤打个招呼。有什么事情就召唤我。”

水水很乐意的点头,“去吧去吧。虽说订了订了契约,也不代表要一直跟在我身边。反正有事情我自然会召唤你。其他时候,你继续当你的龙神好了。”

碎夜微微一顿,似乎浮现了一瞬间头疼的情绪。他算是看清楚了,也许当初定契约也是因为那是救自己的唯一的方法。而事实是,这个‘主人’,压根就是个独行主义。

水水自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第一个式神。她听到初始神说,【任务完成。奖励天使羽翼。】

与恶魔羽翼相对,不过使用就是增幅光明系的技能。不怎么用的上啊。不过,好过无,不是么。水水笑了笑,瞬移离去。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