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4: 第三章 所谓懒人


上次的任务所得到的是光系技能【圣光治愈术】,依旧是根据本人的能力决定力量大小的疗伤术。就陌水水现有的灵力而言,也只能治疗一些不深的刀伤。由于是随机,所以她也没有办法。只是。。。。。。。。她想要更加有杀伤力的技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在来日方长,所以水水决定暂时就和志波海燕,朽木白哉等人混在一起,看看有什么任务没有,不管多无聊多圣母或者多邪恶,只要能做到她就不会放着不管。

三个人在学校作伴,即使一个人是面瘫,一个人是脾气好到不可思议还有一个则是耀眼大大咧咧的如阳光一般,这个团体也没有任何的不和谐。或者也只有当事人三只觉得和谐也说不定。= =

但是差距还是有的,比如说,这个团体里面综合成绩最为优异的是志波海燕,紧接着就是朽木白哉,其实这两个人各有各的优势。白哉的鬼道和瞬步胜过志波海燕,却在白打和斩击上输给了他。至于陌水水,勉强可以称得上优良生,比起这两个超优生却差了一大截。这倒不是她隐藏实力,而是真的她的能力不足。至少就目前而言是这样的。没有足够的任务发给她,她无法得到能够提升实力的任何东西。但是死神就是一个可以慢慢耗日子的世界,所以水水也不急。她信奉的是尽人事,听天命。她会在范围内努力,剩下的,就看天意。

好在她的身边都有着不错的老师,从四枫院清严和夜一,到朽木白哉和志波海燕。她相信如果不是白哉和海燕这两个人经常给她开小灶,她能不能混到及格也会是问题的。

先天好的人就是好。陌水水阴郁了。她一直在想是不是因为自己心态好,所以那个初始神才逮住她随便塞点东西让她做牛做马。好吧,这样说是不对的,毕竟穿越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可问题是自己没有这种愿望为啥就不挑他们皆大欢喜呢?

无解。陌水水叹口气,收拾了一下书包,上床睡觉。临睡前,她再次怨念了一下没有电脑游戏和PS2 的日子。殊不知,此时的志波海燕,在夜访朽木白哉。从而错失了她内心BL血液的沸腾。

深夜,万籁俱寂,偶尔的一阵清风带来树叶的沙沙声,在无月的氛围下,有种阴森的气氛。

朽木白哉立于宿舍门前,俊秀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双目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眉头紧蹙的友人,志波海燕,缓缓的开口。

“为什么你自己不去和她说。”

“拜托了,白哉。”平时一直大大咧咧颇为阳光的少年,此刻却难得的有了沉重的气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知道的。水水他……”他挠了挠已经乱糟糟的脑袋,尴尬不已。即使已经将近两年,他和白哉都没有磨去那少年一点点的柔和感,反而愈见严重。成绩虽然不突出,人缘却出奇的好。当然不排除有嫉妒的小人,只是碍于朽木的面子才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即使是白哉,都无法面对那少年忧郁的眼神扫过来,至于他忧伤的时候,那简直就是连让人直视都觉得有罪恶感。

记得几个月前,有个隔壁班级的趁着他和白哉都不在来找这孩子的茬,说来也巧,当时白哉和海燕正巧记起来忘记拿东西,折回去就看见有个三年级生指着水水的鼻子说他不过是四枫院家养的流魂街的野狗,连四枫院的姓都没有冠上的她什么也不是。海燕自认自己的脾气已经是够好的了。就连他当场也阴沉下了脸,准备将这个出言不逊的混蛋扔出窗外,而白哉就更不用说了,脸色铁青。却阻止了海燕的行动。海燕一愣,明白了他的打算——他们不可能就这样护着这个温柔的孩子一辈子,有的事情,他必须自己学会,比如说,面对恶意的人强硬的回击。但是即使如此,那个一直温和笑着的孩子也没有怎样,只是敛去了笑容,一脸忧伤的看着骂他的人。即使仅仅看着那孩子受伤的表情,海燕都觉得心脏刺痛。伤害那样一个温柔的孩子,怎么忍心?当他决定立刻就把那王八蛋揍一顿的时候,班级的其他同学已然愤慨起来,将那个人围殴了一顿,最后是白哉不动声色的加了一脚,将他踢了出去。

那之后,无论是海燕还是白哉都彻底放弃了让他改变性格的打算。

根本就没有可能。不过,也不错。有这样的人在身边,感觉好像连呼吸的空气都是温暖的一样。他不是烈阳,却像冬天温和洒下来的阳光。有着安定人心的气息。

白哉沉默了一下,“你以为我就愿意面对?”

只要一想到水水听到这个消息会出现的表情,白哉就有种逃跑的冲动。“而且,你好好的做什么提前毕业?学校的知识对你而言已经到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地步了么。”

志波海燕尴尬的咧咧嘴,然后正起表情。“我想要变强。”

这是早就决定好的事情,也是他对死去的父母所给与的承诺。只有变强,才能保护重要的人。

朽木白哉沉吟了一下,才说,“随便你。既然能过得了毕业考你就去吧。”

海燕这才如获大赦,拍拍白哉的肩膀,“谢啦,就算毕业了我也会回来看你们的,水水以后就拜托你了。”

“水水你大可放心,有一大群人护着他。”白哉不动声色的翻了白眼,“而且,我可能也要提前毕业。”

“吓!?”

“不要忘了,我可是朽木家族的少爷。”朽木白哉冷声提醒着友人这个现实。

他是朽木白哉,即使和别人眼中的【没落贵族】以及【四枫院家领养的孩子】走的很近,他还是脱离不了这个事实,以及家族的期待和压力。

“……水水啊,他这个性格要怎么办。”志波海燕叹了口气。

白哉看了他一眼,同样沉默。他们都觉得水水脾性太好,却忘了,不生气,也就是意味着不在乎。陌水水的温柔只不过是表象,她的内在相当的薄情。只要是不触及她的底线和利益,对谁,她都可以温柔的笑的出来。而一旦违背了那两个逆鳞,那么,无论是谁,她都不会客气。在她的心中,除了亲人,其他人都是随时会为了利益而背叛的存在。即使会感激,她也从来都不相信或者会依赖。

第二天,志波海燕到底还是没有忍心不去见陌水水。而早就知道志波海燕会提前毕业的水水,自然不会有什么反应,而是相当真诚的道喜。同年,朽木白哉跳级,也在次年毕业。只有陌水水,一边寻找着做任务的机会,一边混吃等毕业。

也许机遇真的只属于能够耐心等待和隐忍的人。在水水毕业前半年的几次实习中,按照任务要求所砍掉虚以及救助同伴的她所获得的任务奖品包括了能力:灵力自由控制(即控制自身放出的灵力大小,如果愿意,全部消去也行);物品:两个千年灵力球(吃掉一个就拥有1000年的灵力。消耗品。)以及一个相当特殊瞳术:【直死の魔眼】。拿到这个技能的时候,水水简直欣喜若狂。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得到空之境界中两仪才有的直死的魔眼。开启那双眼睛,能看到任何【存在】的死亡。并予以破坏。

整理了一下几年来得到的东西,技能以及物品,陌水水低着轻轻一笑。终于可以结束掉依靠着精神力的温柔还要小心翼翼的日子,真的很不错。有了实力的温柔,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呢?

陌水水不是傻瓜,她知道就目前而言的任务恐怕只是小试牛刀,她所得到的物品真的是随机给的?骗鬼去吧。也许在得到那可怕的灵力和灵力隐藏技能的同时,就宣告了未来有怎样艰难的任务等着她去完成。

只是,她不会输的。如果这只不过是神的一场游戏,那么她就会赢得漂漂亮亮的给他看!

微笑着听着特意赶过来的海燕和夜一喋喋不休的注意事项和白哉的一声‘小心’,水水走到刀魂殿的大门前,深吸一口气,推开了刀魂殿的大门。

只要开启直死魔眼,那么任何东西都能够作为武器。但这不代表直死魔眼就是无敌的,不然两仪也不会次次受伤甚至还断送了自己的左手。直死魔眼,最多只能算是增大了胜算的概率。而对于自己将会有什么样的武器,说不期待和好奇,那绝对是骗人的。只是现在的水水将灵压压抑在了很小的范围,不知道,哪个斩魄刀会挑上她呢?

好在对方显然也没有打算让水水等太久,大约转了20来分钟,四周忽然一片漆黑,没有一丝一毫的光线,连自己都看不到。陌水水皱眉,有些不能适应突如其来的黑暗。

不是普通的黑暗。

然后,她看见了。

回家的路。

熟悉的亲人,熟悉的朋友,在前方含笑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归来。

受到蛊惑般的抬起了脚,耳边初始神冷酷的声音仿佛还在环绕:你回不去了。

终于还是停在了原地。

打开直死的魔眼,果然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死线,眼到之处,都是红与黑所组成的世界。陌水水冷冷的笑了,伸出手,顺着那死亡之线划过去,电光石火间,将这【境界】打的支离破碎。

“在梦中沉醉吧,梦遥。”

霎那间,一大片白色蔷薇的花瓣飞洒开来。美丽的让人心都发冷。

遥梦,让人在遥远的梦中迷失而死,温柔的索命者,一如她的主人,温柔而残酷。

作者有话说:

其实,这把斩魄刀是为了让水水更好的扮猪吃老虎。

cj的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