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38: 第三章 遇险


自己开头,自己收尾,这也是最起码的自尊吧。

**********************************************

青龙很郁闷,非常郁闷,相当郁闷。他头一次觉得也许和他八字最不和的也许不是腾蛇而是眼前这个小鬼。自他接收到晴明的命令在他去天皇那里主导祈福的时候教这两个孩子阴阳术后,他就没有一天省心过。

时间还是要回溯到第二天——

既然是让他们分别教两个孩子,自然是一人分一个。青龙是一个相当负责任的神将,而且作为一个合格的神将,他将私事和公事分的很开。他选择了止水作为他的学生,因为不承认他们的实力是一回事,在他看来,止水比昌浩优秀这点也是毋庸置疑。

事实也是如此,当青龙轻松地教会了手头的基础阴阳术入门并向实习方向进发后,红莲和昌浩还在理论阶段徘徊。然而……

“归命!束缚~束缚~三乘因行!”

一个束缚咒,对准的是青龙。青龙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彻彻底底动不了了。不过在他看来,一个才6岁差点的孩子的束缚咒是没有用处的,所以虽然恼火止水不打招呼扔过来一个束缚咒,但还是不当回事的。可惜很快,他就惊愕的发现解不开!

说到这点,其实连水水本人都没有想到,她只不过是因为背咒语背的郁闷,才抱着独郁闷不如众郁闷的想法故意整整青龙,谁叫这家伙一天到晚一副欠抽样。灵力的使用她也控制的不错,绝对是只有比昌浩稍微厉害点罢了。但是水水不知道的是,她本人所拥有的灵力是死神的灵力,并非这个世界的灵力。换句话说,从基础点就是高了一个等级的。更何况她还有初始神给与的血统。那些血统在平时是没有什么特色的,但在某些时候还是有相当的……差别。神将列位世界的神的末位,这个差距也就可想而知了。

“……松开。”青龙恼羞成怒。即不解为何挣不开,也觉得神将的自尊心受损。

水水看着青龙那个样子,气也飚上来了,她是不知道其中的微妙,只是觉得青龙弱成这样居然还敢这么傲慢。不过有人是越生气脸色越难看,如同青龙这般的,还有人正相反。水水的笑容是那个圣洁啊~“我不会解除的咒语呀~”这是事实,还没有教过她来着。

“……集中灵力,说‘解’就可以了。快点!”青龙不耐烦的催促。

水水灿然一笑,“……青龙哥哥真奇怪,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听你的?”还不等青龙发难,水水蹦蹦跳跳跑去了另一边,“红莲哥哥~哥哥,我把青龙哥哥捆了~~~~~~~~”

我要杀了你……………………= =++++++青龙脸色青青白白紫紫。

昌浩什么也不懂,只知道跟着后面赞叹,“止水好厉害!”

而腾蛇的心情就比较复杂了。作为青龙的死对头,别说他想,就算他真的去帮忙,青龙也是不会领情的,心高气傲如他,自然不会自讨没趣。

于是就这样,青龙从中午开始一直被定在原地直到晚上晴明归来。在这期间,他只能用目光和杀气凌迟止水,不是说什么,就连晴明也没有这么对过他。而这么对她的人完完全全的无视了他,躺在树荫下舒舒服服的数着浮云,偶尔回答一下自家哥哥的问题。

可是,事情远还没有结束。因为晴明也无法解开水水下的束缚!

这下子水水有些不知所措了,她的本意并非如此。

其他神将多多少少有些讶然,他们能够感觉到这个束缚咒的灵力并不高,不,应该说在他们看来是很低的,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何,谁都没有办法。

“止水,解开宵蓝的束缚咒。”

止水小声的哼道,“是青龙哥哥先看不起人。”

“止水。”在水水的记忆中,晴明第一次板下了脸。眼神严厉。原本在水水印象中一直和蔼的神色也消失殆尽。

水水忽然觉得很委屈。是真正意义上的委屈。她甚至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感觉。明明,明明已经经过了那么久远的岁月,居然,还会有难过的心里。

可是,眼睛酸涩,泪,掉不下来。

她忘了,她并非晴明真正的孙女,并非这个家的一份子。

所以,她有什么资格对青龙不满?

本来,一切都只属于昌浩。是她借着任务之名,硬生生的抢夺了一半。

是她太过自以为是。

水水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和钻牛角了,但她还是忍不住那样想。

“……解!”照青龙之前所说的,水水轻易地解开了咒术。然后,也没有什么开精神力的兴致,忽然很消沉的水水低着头迅速的跑掉了,方向是自己的卧室。至于昌浩,看见爷爷发火,大气也不敢出的躲在一边。不安的握着红莲的手,眼神茫然。他知道妹妹惹爷爷生气了,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办。红莲有些担心水水,可惜□乏术。而其他神将大部分是因为一向淡薄的晴明久未生气,都有些紧张。

只有温柔的天一掩饰不了自己的担忧,“晴明,那孩子……”

“别管她。”晴明淡淡的说。他确实疼爱止水,但绝不会去溺爱。此次的事情,他也绝不想看到第二次。十二神将是他的战友,意义非同一般,这一次,是止水太过。“你们谁都不要去看她。红莲,你带昌浩今天去西房那边的卧室休息。”

这一句话,就断了所有神将想要安慰那孩子的心思。毕竟,他们的主人是晴明。即便担心,也只有放在心里。

如果是普通的六岁小孩,哭过一场,或许也就罢了。但水水不是。

她有太多的心事。沉沉的压在心中。即便一时不去想,终有一天也会铺天盖地的回压过去。

她有些发愣的看着外面漆黑的天空。晴明,昌浩,红莲,天一……没有人过来。

不,我究竟在想什么,我这样,是期待他们安慰吗?水水摇头。但又苦涩的知道,她真的是这么期望的。在恨出现这样软弱情绪的自己的同时,水水又开始了惶然。

忽然变得,看不见前方的路。

水水猛然摇头,不可以!不可以再想下去!!

她是知道的,有些事情,一旦放任,就没有了再次站起来,找到归途的勇气。

她是陌水水!不是宇智波止水,不是安倍止水。

是独一无二的陌水水。

不是宇智波家族的分家,不是安倍家的末孙。

她的身份永远只有一个。她是初始神的部下。

她只需要完成初始神的任务就可以了。

仅此,而已。

有过多的期待,奢望了太多,是她的错。

她明明已经得到了很多了,不是么。

强大的力量,长久的生命。

无论什么世界,都是有无形的平衡。在一些地方得到多少,在另一些地方必定就会失去同等的东西。

所以人才要学会知足。

冷静下来也好,水水双手捂脸,冰凉的触感让她的思维渐渐清晰。自来到这个世界,她都太过沉溺于久违的家族感了。

翻开忽略许久的任务,水水的目光在龙神的宝玉那一栏里一顿。

今天晚上应该谁都不会理她死活了,那么正好,她可以去贵船那里瞅眼,看看有什么线索。

主意打定,不来也颇为果断的水水就当机立断,给自身加了一层障眼法的灵力,小心翼翼的在不因触动结界而被晴明发现的前提下离开了晴明宅邸,然后向着贵船的方向奔去。只是她只顾着赶路,却没有发现在万籁俱寂的深夜,喜爱站立在高处的青龙,将她离开的行为尽收眼底。他的神色如往日般的冷漠而又肃穆,不知道在想什么。

贵船神社,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但以一个才6岁孩子的教程,她最多只来得及跑到山林里的一半路程吧。以水水谨慎的性格,为了防止无处不在的晴明的鸟之式神,她是不会使用瞬步的。好在在半山处,还有一个祭拜高龙神的神社,那并不似森林最深处是高龙神的栖息地,但同样为她所眷顾。比较偏向于普通民众祈福的地点。水水打算今晚就去那里看看。

树木属阴,晚上的山林更显得阴惨惨的一片。即便是水水,也是有点心里发毛。这是心理作用。就像是前世的时候,不信鬼是一回事,害怕是另外一回事,真要归类,还是挺困难的。

神社的路程比她想象的要长,就在水水开始思考要不要用瞬步的时候,忽然感到一股杀气。警觉的抬头,看见的是一个绝非善意的黑影自空中向自己袭来。

真是找死。今天我心情不好,刚好拿你来出气!水水的嘴角在黑暗中勾起了冷然的弧度。然而注定了是她诸事不顺了。就在她打算陪那个在她看来不咋高等的恶灵玩一番的时候,另一道身影在黑暗中速度更快的冲了过来,在那个黑影到面前前,一把抱起了水水,再借力跃向了上空!

黑影扑了个空,发出了愤怒的低声咆哮,血红的菱形眼睛凶恶的抬头像上看。

“啧,真是会惹麻烦的小鬼!”月亮从云层探了出来,那光亮也照清了跃于半空中的身影。

青龙。

水水惊愕过后听到青龙的嗤哼,立刻就是一个鲜红的十字路口。

你才是惹麻烦的小鬼,你丫的全家都是惹麻烦的小鬼!

可不是么,如果这家伙不在,她早就秒了那个妖怪了好不好啊!这个妖怪在她看来不堪一击,但实际上在这个世界,这种程度的恶灵,已经足够一个神将很吃力了!!

‘着陆’放下水水,青龙一脸杀气腾腾的转过身面对着那团凶灵妖怪,将武器横在身前,冷冷的说,“我今天心情不怎么好,你就去地狱后悔你的坏运吧!”

囧!沦为和青龙一个想法的水水郁闷的不是一点点。然后她看见青龙微微侧过头来,金色的眸子同样冰冷。“小鬼,给我立刻下山,没事少给我乱跑招惹麻烦!”青龙只知道水水偷偷离开晴明宅邸,他以为晴明知道,应该已经派了神将最起码在来的路上了,可惜他错了。即便是他,也万万想不到,水水能够避开晴明的耳目。

青龙说完这些就攻了上去,保护晴明的孙女是他的职责所在。如果止水或者昌浩出什么事,晴明必会难过。

水水瞪了眼战斗的青龙,有些认命的往回走。然后,又停住。

啧,有点不放心啊。水水心思回转,终是回了头,结果果然,看见的是青龙被那黑影分出来的触角死死捆住的样子。

真逊。。。。。。。。。水水只有这一个想法。这个世界的十二神将果然废柴。

【现有十二神将若是任何一个死亡,则视作得到‘愿望结晶’这个长期任务失败。】初始神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水水冷哼了一声。

“不用你说我也会救。自己惹出来的麻烦自己收拾,这点骄傲我还是有的。”

与此同时,想着办法脱身的青龙在疑惑其他神将怎么还没有出现的同时也看到了折回来的水水。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走啊!!”

尖牙露出来……

水水很想翻个白眼给他。实际上她还真这么做了,“啰嗦!你少看不起人了!”她做了个阴阳术的手势。

青龙,“!!”

水水动着脑筋,想着两全其美的方法。 

“归命!束缚~束缚~三乘因行!”试试看吧,这个咒文既然能束缚住十二神将,那么提升点灵力,看看能不能对这个妖怪起作用。

水水结印,用了早上使用过的阴阳术。结果还真是凑效了,突如其来的束缚之力让那团黑影松开了青龙,青龙回过身,瞅准机会将武器刺进了对手的要害。

妖怪发出了锐利的悲鸣,青龙回过头对水水吼道,“集中灵力,念‘谨此奉请!降临诸神诸真人!缚鬼伏邪!百鬼消除!急急如律令!’将这家伙净化!”

“谨此奉请!降临诸神诸真人!缚鬼伏邪!百鬼消除!急急如律令!”

白蓝的净化之光扩散出来,终是将怨灵净化。

光芒散去,止水看上去有些喘,她抬头正对上青龙的金眸,哼了一声,别扭的扭过头去。满脸不忿。然后,她感觉到一双大手按上了她的头顶。“回去了。”

青龙率先向森林出口离去,几步后,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宵蓝。”

“哎?”本来持续不爽的止水正趋步跟在他后面,心里肺腑也不知道把孩子抱回去还是红莲好红莲温柔云云。就看见说了两个字的青龙停住,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般,回头向她走来,一把抱起她,“这是晴明给我起的名字,本来只有晴明一个人能叫。现在,我允许你叫这个名字。”

“……宵蓝!”止水眉开眼笑,顺手开了精神力。

叫宵蓝哥哥呀,混蛋!一个鲜红的十字蹦上了闷骚青龙头上,脸上却是多了一份无奈。

看在你回头救了我的份上……姑且……承认你了。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