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37: 第二章 晴明的继承人


第二章 晴明的继承人

看不透的命运,希望能打破。因为,你是我亲选的继承人。

************************************************

“爷爷,那一团是什么?”某天,三岁的昌浩缠着爷爷漫步于花园的时候,忽然发问。被牵着走在晴明右边的止水扫了一眼昌浩指着的方向,那是一个妖气相当微弱的小妖。

“恩?”

“就是那个黑色,小小的。”昌浩努力的组织着词汇。

这下子轮到晴明惊讶了。“……昌浩,你看的到?”那个妖怪的妖气非常之微弱,若没有出色的见鬼能力和灵力潜能,那是不可能看到的。至少在晴明的儿子里面,没有人能够做到。他有些不确定的看向了止水。“止水也能看到吗?”

止水歪了歪头,不以为意的点点头——见鬼能力什么的她是不太确定啦,但是她的灵力可是数一数二的,不过是隐蔽了,不代表不存在。不要说那团小的影子了,就连隐身的神将,若她有意,也是能看的一清二楚。

……啊,这下子,真是要头疼了。看着完全不清楚的孙辈。晴明露出了困扰的表情。

妖怪惧怕拥有优秀的见鬼能力和灵力强大的阴阳师,在他们未成气候前,必会惹来妖怪的暗杀。

“你们两个,把眼睛闭上。”晴明轻声诱导。昌浩乖乖的闭上眼——他对于晴明,一直是言听计从的。晴明见此,立刻暗自结了个印试,遮住了昌浩的眼睛。待结束后,晴明一转头,看到的是止水忽然后退了两步,一脸的警惕,像是炸了毛的猫般。

倒不是担心晴明封印她的‘见鬼’能力和灵力,而是因为灵力比自己低的晴明绝对不可能成功!会暴露的……

想到这个可能,饶是水水也不禁脸色变了几变。魔力的话,她可以用封魔咒自行封印,然而灵力却是只能隐藏,无法让它‘暂时不存在’。

只是这个无意识的表现,和一个警惕的小孩子倒也差的不远。

晴明深思了一下。其实是不用那么谨慎,毕竟自己的家中有结界的保护。看不见不代表不会受袭击,某种意义上反而更加的危险。只是减少被盯上的几率。有神将跟着,似乎大碍是没有的。

然而,昌浩确实是放心不下,止水却不一样。她的灵力感觉虽和昌浩不相上下,但莫名的让人有种安心感。是因为她一直以来比较安静,才略显沉稳吗?晴明不解,也不高兴去探究,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无论是阴阳师的天分,还是思考的才能,止水都是具备的。

至少从目前看来。

那么,空缺了几十年的继承人,也终于有了人选了吧。晴明不自觉的轻笑,然而,又成了忧虑。

他给止水占过卜,15岁那年,是止水的大凶。即,她可能过不了的,反抗不了的大凶。

露出了让止水安心的笑容,晴明的表现让水水知道他放弃了封印她灵力的打算。

晚上的家宴中,安顿好两个孩子后,晴明宣布了继承人的人选,在所有的家族人的面前,以及所有神将也到了场。正式宣布——安倍昌浩作为继承人。

不是因为重男轻女,只是他想着,若不作为自己的继承人存在,那么是不是,止水遇到危险的几率就会小很多?

即使已经太过明白天命是多么的不可违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可能算计其中,晴明依旧忍不住,想要一搏。

仅仅为了守护。

而昌浩,确实也是有足以担当的潜力。因为他有改变命运的卦象。

那么,晴明希望如果可能,昌浩能够打破止水的命运。

两年后——

晴明宅院的后花园中,两个神将杀气大盛,一副想要拼命地样子。这也是晴明的问题,不知道是疏忽还是故意,竟让青龙和腾蛇两个人看孩子,自己出去办事。这两个可是水火不容的死对头,这样的结果可以说是必然。

就在两个相看两相厌的神将眼神厮杀后怒气MAX,准备大打出手的时候,池塘的水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忽然升起,然后……淋了两个蓄势待发的神将一头一脸一身。

“……”两双眼睛同时瞪向了肇事者,后者正一脸无辜的维持着结阴阳印的姿势,见他们望过来,顺势一指,“哥哥哭了。”

这句话说的两名神将内疚感突然涌出来,红莲手忙脚乱的去哄被他们的杀气吓到的昌浩了,给青龙留了个背影。见红莲如此笨拙的样子,青龙是什么战意都没有了,只剩下憋屈,偏又无法发作。终于恨恨地离开,只是临走前忍不住看了水水一眼——在两个战斗形神将那样对峙的情况下,还能面不改色,很不容易。

就是那个笑容让青龙都不禁有些发毛。

而止水则在感叹自昌浩被封印了灵力后,晴明灌鸭式的阴阳术咒语终于派上了用场,让她充分的缓解了明明没有必要没有大用却不得不学的苦楚,好像是回到了学校似的,郁闷的要死。

难得今天爷爷出门,自己能轻松地数天上的浮云悠闲一天,这两个神将居然过来结外伸枝,真是找抽。

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晴明回来了。一进家门就立刻乐呵呵的问道,“昌浩,止水,今天乖不乖呀?”

昌浩吧嗒吧嗒的跑上前开心的扯住爷爷的裤脚,很显然没有在意这句问话,不过慢吞吞过来的止水可是心下清明——啊啊,把青龙和腾蛇凑一起,你果然是故意的吧!

于是止水仰起头来,CJ指数MAX,“青龙哥哥和红莲哥哥吵架,把哥哥弄哭了。”红莲是腾蛇早就允许他们叫了。说起来,十二神将中最凶恶的腾蛇竟然是出奇的好搞定,虽是隐隐有些明白这位火将内心柔软,但水水还是吃了一惊的。至于青龙,自然是不可能允许水水他们叫他的名字的,也没有告诉他们。鉴定完毕,还是腾蛇讨喜。

刚现身的青龙听到这句话身子不由的一个不稳,但又很快的掩饰了,就是扭曲了一张脸。

而六合和天一等这些跟着晴明回来的神将都谴责的看着青龙和隐身的腾蛇。

知道你们八字不合,可是在孩子面前,好歹节制一下吧!

神将们明明白白的用眼神控诉。

青龙是个闷骚,所以诸如‘不要把拿阴阳术攻击我们的段落擅自删掉混账小鬼’这样的黄连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吞了。

“啊啊,宵蓝啊,我本来是想让你照顾一下我未来的继承人的,你怎么能这样呢,真叫我伤心~”带着微妙的尾音,晴明拿着扇子半遮着脸孔,开始幽怨。就是青龙也一阵恶寒,不过还是坚持己见,“我认定的主人只有晴明!”

“所以就能把我哥哥弄哭了吗?”止水殷殷欲泣。这孩子最爱干的事情就是看见有人落下了别人的陷阱后再扔块石头下去。

青龙僵住。感觉到同伴的眼神锋芒在背,就差没贴个‘冤枉’。

可是他能反驳吗?不能。因为他确实把昌浩弄哭了,但那是因为他和腾蛇的争斗殃及了昌浩。经止水那么一说。意思就被扭曲了。

晴明把头大摇特摇,“唉唉,我那么疼爱昌浩和止水,你居然把他们弄哭了,你不愿意承认他们我也理解,可是居然这样做,真叫我失望啊。”

青龙吐血,哭的只有昌浩!止水那孩子浇了他们一身水好不好!不要歪曲事实!

看着青龙僵硬的样子,隐在暗处的腾蛇在暗爽的同时也忍不住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又被晴明玩弄了……

“总之。”晴明正色了一下,转瞬又是眉眼笑开,“为了惩罚你,明天继续帮红莲看孩子吧。”

“……”在朱雀天一天后勾阵六合的注视以及无声的潜在威胁下,青龙屈服了。

“爷爷明天还要出门?”昌浩不干了,没听懂其他的,听懂了最后一句。不依了。

“呵呵,昌浩,爷爷最近有工作呀~”晴明安抚了一下昌浩,然后眯起眼看向了似乎心情不错的止水,“不过你们的阴阳术修行可不能落下啊,所以红莲,宵蓝,基本的阴阳术教学就交给你们了。”

红莲点点头。宵蓝继续臭着脸。但算是默认了。

啧,真麻烦。水水本以为可以继续悠闲,不想这次的老师由狐狸换成了神将。而且还是一个‘任务完成’,一个她看得并不顺眼的家伙。水水想到青龙每次一副‘我不承认你们,只有晴明才有资格命令我’的样子就牙痒。骄傲如她,自然是不会白受被看不起的气。所以想让她乖乖听青龙的话,烟囱都没有!

想到这里,水水的微笑更加的明媚了,如果忽略她眼底深处的冰天雪地。不过晴明注意到了。哎呀,宵蓝好像被讨厌了。他摇着扇子,凤眼轻挑,以后的日子会很有趣吧~

今天发生的事情,他的式神可是很~忠实的记载了哦。

不过不愧是止水,才一天,就将清水咒熟练地运用了。这虽不是什么高级的阴阳术,但如果是才能一般的阴阳师,也是要练习和学习一个礼拜左右的。

两只狐狸笑的花儿朵朵开,心里各自打着主意,想让日后的日子色彩缤纷。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