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3: 第二章 志波海燕


第二章 志波海燕

第二天,陌水水的地狱训练就开始了。

一大清早天还没有亮,水水就被夜一掀了被子,用相当大的嗓门吼着快起来我们来做训练。刚开始的水水对于训练变强这种事情是很期待的,毕竟,人助不如自助,无论你是正派还是反派,想要一路顺畅就要强大的实力做后盾。

水水对于死亡的态度有点淡漠,可是现在她却不能死,因为另一个世界有她的责任。即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终点。

“水水果然是穿白色的和服好看呀!”夜一嗤嗤笑着,然后扔给她一把木刀。“握好了,我要进攻了!”

“!?”水水坎坎接住木刀,发现夜一右手持另外一把木刀冲了过来,不由大惊,急急忙忙的将得来的木刀横在身前。只是一个瞬间,水水就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道震得自己虎口发疼,终于握不住剑,连带着自己也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练习场边上的墙上。

咬了咬牙,水水刚挣扎的爬了起来,就觉得口中一片腥甜,想要将其咽回去,却还是不能控制的一丝殷红缓缓顺着嘴角流下。

“哎呀,力气用的太大了?”夜一很显然也没有好好的控制住自己的力道,在她看来算是轻手轻脚的力气,对于水水这个完全没有过什么锻炼的孩子来说已经可以算得上是重创。

“这样可不行啊,水水,站起来,我们继续!!”

夜一显然不是一个好老师,也不想学习怎样成为一个好老师,她那种逼迫式的学习方法让前辈子没有吃过什么苦头的陌水水几次差点撑不下去。

但又不得不承认,当水水渐渐习惯了这样的冲击,勉强能避开几次的时候,她就已经在进步了。

“啪——”再次被打飞在一边,水水边咳血边苦笑:夜一,哪有你这样当老师的!!!

而与此同时,竟然是一声相同的暴喝,“夜一,哪有你这样教学生的!!!”

“父亲!?”夜一惊讶的看着脸色不善的清严。

水水狼狈的费尽力气半跪在地上,想开口打招呼,不想一开口就连连咳血。

“你这样带学生,还没有出师学生就已经被你折腾死了!!”清严没好气的训斥自己没轻没重的女儿。“今天就到这里,从明天开始,陌水水的训练由我负责!”说着清严点头示意女仆,“带二小姐下去休息。”

“哎!?为什么!!?”夜一还没有当够老师的瘾来着,眼见着自己新找的乐趣就这样没了。

“居然问我为什么!?”清严眼睛一瞪,“没看见那孩子站都站不起来了么!?”

“我这不是在实战中让她增长经验么。。。。。。”夜一越说越小声,显然也是想到水水凄惨的状态,心虚起来。

清严摇摇头,叹气“还是我来教她吧。”

夜一郁闷了,算了,以后还是找白哉小弟玩好了,现在的水水经不起玩。

不知道如果陌水水知道夜一的想法,会不会直接再喷口血给她看看。

只是她不知道,所以一回到房间,顾不上休息,她就开始查看任务栏,果然有【挺过训练,奖励力量果实】的字眼。

水水吐了口气,啃了那果子立刻睡死了过去。

之后的一天,还是一大清早就被叫醒,不过不同的是,训练她的人换成四枫院清严。他采用的是行续建进的教学方式,这样的方式为水水所接受很多,却还是逃不了刚开始的几个月,天天被抬回卧室的命运。

这样修炼的日子一晃三年就过去了,在这三年期间,水水也是一心变强,所以除了修炼,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和夜一打打闹闹,就只是偶尔愤恨一下那些一穿越就能一大串能力随便挑的主儿。嫉妒啊!这是红果果的嫉妒!!陌水水往事不堪回首的只想买诅咒娃娃戳。为毛我穿越一下就要这么辛苦。被操练的每天都怀疑自己看不见第二天的月亮,这究竟是为毛!!

可能是清严觉得是时候让水水见见外面的世界了,又过了半年后的某天,在水水练习招式的时候,清严告诉水水,让她三周后准备参加下一年的真央招生。

水水有些疑惑的看着清严,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有您在为啥我要去真央。

清严笑笑,揉了揉水水三年才长了0.1cm的个头,“你还小,需要同龄的朋友。”

于是水水想了想,也对,三年多了,自从那次吃了力量果实后,自己就没有发现一个任务,接触到了主角配角们,说不定就任务就有指望了。只是下一话让她顿遭雷劈,“今年朽木家的少爷也会进入真央,我让夜一和他说一下,好好照顾你。他和夜一关系似乎不错,有他照顾你,我也放心了。”

放心你个大头!您从哪里看出他们两个关系好的?根本就是单方面被打压欺负反抗无能的关系呀呀呀!

水水在心里狂吼,觉得以后的日子只要朽木家的大少爷有心将夜一的帐算到自己的头上,自己就绝对会在成长道路上坎坷掉。只能衷心期望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T_T

“水水啊,记住,到了真央后你先会要求做一个灵力测试,是一个灵力球,你手放上去释放灵压就好了;然后的笔试你挑好的写就没有问题;接下来………………”

“夜一姐姐。”整理着包裹的水水回眸温和的一笑,说,“父亲昨天已经和我说过了,其实也蛮简单的,您也不用太紧张。”

于是夜一纠结了。为啥变成了我紧张,这是为什么呀!

真央是采取寄宿制的,因此夜一再舍不得水水也没有办法,只能临走前一再叮嘱她要早点毕业早点回家。顺便挥舞着拳头威胁了一起入学的朽木小同学一把。弄得水水哭笑不得。更让人郁卒的是,夜一逼着水水穿了男生的校服,说是防着色狼。

然后朽木瘫着一张脸吐槽:“她能引来什么色狼,穿女生校服说不定才被当成变态。”

你丫的嫌我胸平直说!!

水水忧郁的看着白哉,精神影响力开了8成。朽木倒是没有想到和夜一待了那么久的水水还是这样柔柔和和完全不会发脾气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内疚,还没有开口道歉,已经被暴跳起来及其护短的夜一奉送了躲不开的一只熊猫眼。

结果是水水显得更加忧郁了:为毛没有相机在手?为毛为毛!!

*****************************************************

看着窗外飞散的桃花花瓣,陌水水不动声色的叹气。前辈子的水水就觉得老师的很多课既没有用又浪费时间,现在的她依旧如此。听着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的讲着灵力活用技巧,她只想要睡觉。

虽说很不幸和面瘫进化了差不多的超级木头白哉一个班级,但是前世所受的13年寒窗苦让她已经有了睁着眼睛看似认真盯着老师和黑板其实说不定已经睡着了的技能。也许不至于睡着那么夸张,至少也是不动声色的走神了。

然后不动声色的发现了自己的任务栏里面增加了一个任务,【替志波海燕解围。时间:中午12:30;地点:真央南门的樱花道。】水水的眼睛刷的亮了几瓦。有任务=又可以拿到好东西=提高存活率。

哦哦,她觉得自己的血液沸腾了,时间啊,快快过呀呀呀!!!!

12点,下课铃在水水千呼万唤下才始出来。水水尽量没有任何异常的离开。然后,买了午饭就直奔真央南门的樱花道。为埋伏做好完全的准备和理由。

瓦是偶遇,于是瓦绝对是偶遇。

面对被一群新晋贵族围住的志波海燕,陌水水微皱着眉看着那些人,“你们在做什么?”

然后在心里面砸场:世界上的狗血如此之多,还是说果然小说是现实的衍射?人的思维其实差不多?

一个头发五颜六色若是丢进现世绝对是进入调教所不良少年典范的家伙斜过来一眼,“你是什么东西?”

水水忧郁四射,“我是人。”一顿。“原来你是东西呀。”这句话配上那样亲近以及产生影响的忧郁力。让人产生一种她是很认真在说这句话的郁卒感。

“我才不是东西!”此人跳脚。

水水幽幽看了他一眼,摇了摇了头。

其实,动漫世界里面很多人智商都有问题吧?这句话,为毛就是说一千遍就会有一千个人上当呢?

而另外一个人则怪叫起来,“良人,有人说你不是东西耶。”

良人。。。。。。。真是人不如其名。

水水想。然后认真的说,“是他自己说的,您可以去检查一下自己的耳朵。四番队就在静灵庭左拐第四栋楼里。”

那位意图挑起纷争的人嘴角一抽。为什么!为啥这个矮个子能一脸亲切的说出这种让人暴跳如雷的话!!!!?

“你这个臭小鬼!!”那个良人估计觉得被这样一个又瘦弱又小个子的一年生耍了无比没有面子,终于恼羞成怒,提起拳头就准备往这个中途咬出来的程咬金的脸上招呼。

哦哦,这样就怒了。水水暗自撇嘴,看着被海燕抓住胳膊的某只,水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的叹息,“为什么现在的孩子都这么不淡定咧。”

这下子连志波海燕都抽住了。

本来,志波海燕明白自己身为没落的志波家族,被新晋贵族找麻烦也没啥大不了的,真央有不能在学院内私斗的规矩,所以他打算吃点闷亏也就算了。他是个乐观的人,坚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现在吃点小亏又不会死,以后再凭真本事见文章。没有想到那帮子人挑选地方也不怎么样,早就有个孩子在吃便当了。

不过志波海燕没有说,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瘦弱的孩子居然会跑出来‘管闲事’。这才认真打量了一下他。个子连自己的肩膀都差一大截,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一是温和二是偏向柔弱。这对于一个男孩子可不是有利的一件事情。

几句话不到就将对方惹怒了,本着这孩子是因为帮自己,志波海燕就不能坐视不理了。板下脸来,牢牢抓住那个什么良人的手臂。

气氛就这样僵持住了。

直到一个冷的如冰般的声音插进来,“校内不准私斗,你们是不打算待下去了吧。”

陌水水回过头来。一抹温暖的微笑绽放开来,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有一种暖意。

“朽木さん(san)。”

朽木!!?那个朽木家的大公子朽木白哉!!!?

那几个不良贵族公子僵硬了。

朽木大公子扫过离水水脸孔不是很远的拳头,眼神冷的如同六月飞雪:开玩笑,来学校才几天就出事,那只妖猫还不废了我。 

虽然愤恨,朽木白哉还是不得不承认他对夜一是有一种敬畏加上无奈的心情。对她的实力还有那种不知道怎么培养出来的见鬼的性格。

“滚。”

一个字而已,那群之前还趾高气扬的家伙们立刻灰溜溜的‘滚’了。

然后陌水水忧伤掉了,强烈的发现威慑力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啊!而自己这样走扮猪吃老虎亲和路线很难有这样的功效吧?果然得到什么就会失去什么。像自己这样走亲和路线的,也是需要强大的实力支撑。不然在炮灰反派的面前,也是没有什么压力可言的。

当然,她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心里不平衡。

“朽木さん,你来了真是太好了。”这是一场典型的英雄救美啊,朽木白哉,你果然和这只燕子有JQ!

“不要惹事生非。”朽木白哉酷酷的说。然后就意识到自己面对的不是妖猫,而是一个孩子。果然,水水忧伤的目光扫过来,对于朽木这种外表冷酷内心柔软说白了就是闷骚这两个字的人来说杀伤力巨大无比。让他有种立刻扭头就跑的冲动。

不要用这种容易让人产生罪恶感的眼神看着我!功力不足的白哉心中呐喊。该死的妖猫,你究竟是怎么教育这孩子的呀呀呀!为啥她连你三分之一的强势都没有学到?不,这孩子其实根本就不知道强势是什么东西吧!!

“哟,那个,谢谢你们哈!”志波海燕见两个人很诡异的气氛,好心的过来调场。直觉告诉他,那个叫做朽木的少年,其实也不是像外表那么冷酷。“我叫志波海燕,交个朋友吧!”

白哉淡淡的看了大大咧咧的少年一眼,有点漠然的点点头,“朽木白哉。”

陌水水则是差点被他的笑容晃花了眼睛。太、太耀眼了。TAT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以后就会成为炮灰的阳光天才少年志波海燕。

孩子,苦了你了,谁叫久保大神不待见你呢?要你为露女王和一护的相遇埋下值得YY的一笔。

对待自己映像不差的角色,即使水水不打算多管闲事也不会吝啬于多一个朋友,她笑着自我介绍,“我叫陌水水。”

作者有话要说:忧郁的扫一眼。其实。。。我觉得我写的有点诡异了。。。。捂脸。算了,凑活着看吧。不负责任的奔走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