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28: 第十七章 死期


作者有话要说:错误纠正:恩。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拐君麻吕的时候止水12岁,鼬10岁

于是鼬13岁灭族,因此我修改了由于我的疏忽造成错误的前两个章节——和君麻吕的1年之约成为3年,还有就是说到5岁的鸣人的时候,也是还有三年。恩。就这样

于是火影世界终于结束了!字数也达到10万,撒花~~~~~~  能够杀死我的,永远不是你们。

****************************************

如水水所想的一般,鼬是真的下不了手的。她不太清楚斑或者佩恩是不是已经计划和鼬接触了,太久远的剧情,终是被她遗忘了。

三年的时间一晃两年半,有一天夜里,已经进入暗部并‘成绩’良好刚升为暗部队长的鼬忽然出现在水水的面前。

“止水,跟我走。”

水水一愣,“啊?哦。”

此后两个人摸黑来到宇智波的后山。七转八弯绕的水水觉得自己一定迷路了的时候,鼬停下了。然后水水就一脸抽搐的看着鼬放出一个火遁,在一块不起眼的石头上。

水水看了看四周,意外的是一个颇为偏僻的树林,一旁还有瀑布,直流下山底下的木叶村。

嫩半夜三更抽啥疯。水水是真的很想问这句话。

结果没有问出来,因为她看见那块石头边上忽然出来一个地道。

水水的目光游移了,这让她想起轩辕剑3,那里面也有不少类似的东西。啊啊,果然是RPG吧承认吧混蛋!

“我在这里帮你看着。进去后地下室正中央的书桌上有个卷轴。你看一下。”鼬双手环着,瘫着张脸。很明显要止水自己下去。虽说此时是家族宴会,所有人都该聚集在住宅,但是还是要防止意外。

水水点点头,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这是宇智波一族的禁地吧。

水水走下去,用火遁点燃了四周的蜡烛,瞬间,原本阴暗的地方就亮堂了起来,虽然依旧有些许的昏暗。水水眯了眯眼睛,目标不是很明显的摊在桌子上的卷轴,而是一边壁橱上一把钥匙状的物品。

【任务完成,得到轮回盘。(轮回盘,复活之用,使用对象仅限于本人)】再次用初始神给的赝品代替原品。待初始神确认后,得到了一个不错的东西。

不过。。。。。。“为什么不是风神白虎。”

啊啊,果然是随机的吗,随机的!

水水阴笑了下,大蛇丸……

好在她也不过是随口抱怨了一下,然后就打开鼬想要她看得卷轴。

快速的瞅了了眼,大致上是说宇智波家族的形成,里面自然少不了斑这个名字。然后就是关于万花筒写轮眼的秘密。

该说……果然是被诅咒的血继么?还是该说,是继承了这血继的人思想有问题。

考虑到久留并不安全,水水也没有继续细看的打算。不过在离去之前,她有问题对初始神说。

“我的任务,似乎都完成了吧?”她歪了歪头,确定并没有新的任务出现。

【暂时的确是告了一个段落,你将离开这个世界。不过在此之前,你必须执行最后一个任务。】

“是什么?”

【按照命运原本的轨迹,让宇智波鼬开写轮眼。】

……喂喂,你该不会让我死吧。

【完成那个任务后,你就可以离开了。】

“……还会回来么?”

【会,还有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下次回来的时间是这个世界的半年之后。】

水水眨巴了一下眼睛。那就好,正好去接君麻吕。

【什么时候完成最后一个任务,由你决定。】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水水叹了口气,离开了宇智波的禁地,沉默的看着鼬关闭了禁地的门,笑眯眯的对他招了招手。

“止水。。。。”鼬迟疑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他想要告诉止水,他是绝对不会对于如同他哥哥般的他动手的。然而他的话没有说出来,一把手里剑以极快的速度擦过了他的手臂,带出了一道血痕。

“止水?”鼬惊愕的看着一直以来对他温柔笑着的‘哥哥’,此时的止水依旧是笑着,却让鼬感到了寒意。月光透过斑驳树影洒在止水的脸上,显得有些阴森。

“呐,鼬。你知道吗?”他轻声细语,“我一直,一直都很讨厌你。”

止水可以清楚地看见鼬的脸色发白了。

“为什么宗家的人就可以把分家当做工具呢?如果我是宗家的人的话!”止水狠声看着说,“就一定不会永远只是宗家的影子。你的影子!”

鼬踉跄倒退了一步,无法接受止水的恨意。

“……这不是真的。”鼬喃喃的说,猛的抬头,“这不是真的!!你说谎,止水,你不是真心说这些话的!”

“呵呵,原本我只是一直忍着罢了。不过感谢你给我来宇智波家的禁地,你知道吗?我一直以来接近你的目的,都只有这个。”好吧,其实最后一句话是有真实度的,毕竟初始神的任务不好干。

“现在我终于知道万花筒的秘密了。兄弟相残吗?那就让我杀了你吧,鼬!”

随着最后的名字落下,鼬就感觉腹部一阵剧痛,整个人被止水踢飞了出去。

这就是瞬身之止水的速度!

鼬打开了写轮眼,捕捉着止水的速度。然而,他看不清。

就算看清了两次,身体的速度也跟不上反映。

单方面的殴打啊……

止水觉得差不多了,眯了眯眼,“真是弱小啊,鼬。不过是因为开了写轮眼就以为自己是天才了吗?”

“……你不要太过分了,止水!”被欺骗的愤怒以及伤口的疼痛终于让鼬失去了理智,到底不过才13岁而已。而止水则是披着15岁外表的千年精怪了。

意思意思的闪避鼬挥的太刀,再多给鼬增加点伤口。眼见着时机成熟,再鼬下一次的攻击时,他没有闪避。而是迎上前,任鼬的刀刃没入了自己的胸口。

附带一提,当然是有避过心脏的,哪怕是偏离一点,以她的灵力,圣光治愈术都能够治疗到活蹦乱跳。

“……止水!?”鼬愕然了,止水的血喷洒在他的脸上。“……为什么。”他呆呆的看着止水。

是故意的……止水是故意迎着刀上来的!

真TNND的痛!

水水倒抽了口冷气,后悔自己之前应该殴的更狠一点的。那种冰凉的利器贯穿自己的感觉。只觉得每次呼吸都带上了撕心裂肺。靠,如果有沙加的封五感就好了,天知道她有多怕疼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戏还是要继续演下去的,不然就是真正得不偿失了。

“对不起啊,鼬……”鼬看着止水笑,有一丝的凄凉,“只是……这是我自愿的。”

“鼬,小心我的父亲。”

他慢慢的后退,如计划好的那般自己倒下了瀑布,那一瞬间,她看到了鼬眼中的三勾玉。

【任务完成。得到式神,风神白虎。】

啊啊,终于又拿回来了。我圆满了。

迎接她的不是凶极的水流,而是初始神因她完成了任务而接她重归到他的空间。

二话不说立刻就把圣光治愈术没命的往自己的伤口上按,顺带用掉了八百年前任务得来的药剂。额……希望没有过期。

然后,看到下一个世界的标题。

【魔剑美神】(又名:秀逗魔导士~)

后记:

鼬冰冷的手贴上了其中一只灼热的眼睛。

万花筒写轮眼。

多么讽刺!

天知道,他不要什么万花筒的力量,不要什么天才的名号。他的愿望,仅仅是能够保护止水,保护佐助,保护木叶。仅此而已。

有了力量,却失去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那么这个力量,要它何用!

“啪啪啪。”身后忽然响起的鼓掌声,让鼬错愕的回头。

“真是令人感动的兄弟情义啊!”来者阴阳怪气。

宇智波斑。

鼬认得他,因为他,鼬才知道了家族的黑幕,因为他,鼬才发现了自己家族的谋反意向。

此时的斑带着面具,面具后面的眼睛露出的光芒让人觉得十分的危险。

“真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样选择。为了你而牺牲自己?”不可否认的,止水的行为让斑尘封已久的记忆复苏。那绝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

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弟弟。

无论怎样,他都不曾想过止水会为了让鼬得到这力量而死。

你究竟在想什么呢?你应该不是那么大义的人才对,止水!

鼬没有空理会他,只是忽然往山下飞奔而去。

找不到,哪里也找不到。

瀑布底,河底,哪里都没有止水的身影。

被水冲走了吗?还是……

看着河底那一群凶猛的鱼类,鼬没有敢想下去。

几天后,当哪里也见不到那个温柔孩子的身影时,即使是火影也意识到:宇智波止水失踪了。

而后搜查而归的暗部,将宇智波环故意扔在河中的‘止水的遗书’呈递给了火影。

火影当然是不信的。但是这封遗书却说明了一件事情——止水已经凶多吉少。意识到这点的他,拿着那封有着止水笔迹的卷轴不停地颤抖。

他是一个村的影,经历了数次的忍者大战。他看着一个一个的伙伴和亲人因为战争而离去。他以为,他已经可以习惯离别。

然而实际上,世界上有些事,永远都不会习惯。

最悲哀的事情之一,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卡卡西看着止水的‘遗书’,什么话也没有说,却在慰灵地前站了整整三天,回来后,递给了三代一张暗部的辞呈。

也许正应了如果逝去的人是无奈的,那么留下的人就是可悲的这句话。

整件事情中,最大的受害者,就是水无月白。

止水‘逝世’后,他开始了疯狂的修炼,一个一个的接任务,原本纯粹的笑容被忧伤取代。止水的死亡成了他的禁忌。他坚持止水还活着,并等待着他的归来。

半年后,为了不想让家族背上叛徒之名,为了阻止战争的发生,鼬背负了一切的罪名。他以弟弟的生命为条件而选择叛逃出村;但又以“永不进攻木叶”为条件加入了“晓”。

这一切的一切,都看在斑的眼中,那个血腥之夜,斑站立在树上高高在上的看着鼬的杀戮,由他一手创建的宇智波一族的覆灭,嘴角一片冷凝。却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看着满含惧意,痛苦,憎恨倒下的宇智波佐助,鼬恍惚的想起当年用几乎一样的手段激怒并逼迫自己的宇智波止水。

他想,他明白了止水的做法。

站起身,在自己的护额下,划下了深刻的印记,对自己说,已经再没有什么不可以失去的了。也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

小时候的愿望犹在眼前,却终是消散于现实中的气泡。

背道而驰。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