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27: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再见波风皆人

终是不相认

************************************

鼬成功升为了中忍。

得此消息的水水就在回宇智波家的路上弯了弯,买了个大蛋糕,准备当做祝贺的手信。此时的木叶正是清晨,有些微的凉意。这对于忍者来说自然是不算什么的,不过街道上倒是相当的空旷。毕竟木叶普通的居民,在这寒气偏重的早晨,更倾向于窝在被窝里睡大觉。

路过一个小弄堂的时候,水水听见了一阵低低的呜咽声。断断续续,似在压抑,但是那种仿若从心底深处溢出来的欲绝,让听到的人的心都会忍不住的颤抖。

水水迟疑了一下,转过头去,然后,怔住。

那个在水水记忆中有着一头如阳光般色彩短发的男孩,那个无论遇到什么挫折和待遇都能够笑的一脸璀璨的孩子,自己一个人紧紧地抱住了自己,好像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一样。

拒绝,绝望,凄苦。

然而这却不是水水惊呆的根本原因。她分明在那个孩子的身后,看见了久违的以为已经彻底成为了过去与记忆的身影。即使是灵魂的状态。那张成熟睿智的脸上,有着沉痛和内疚。他注视着自己的儿子,身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却没有后悔。

波风皆人。

几乎本能的抬脚动作被水水向来引以为傲的理智硬生生的止住。

这是怎么回事,如果她没有记错,尸鬼封尽这个术应该是以自身生命与灵魂作交换的术。换句话说,无论是按照前世的动画还是理论,四代这个时候都应该在冥王的肚子里。还有另外一个问题。

这个世界和死神的世界有着本质的不同。死去的人会去哪里,连水水也不知道。至少在这个世界,她从来没有看见过死去的人成为徘徊的‘灵魂’。

然而此时此刻,波风皆人的灵体确实跟着那个男孩子。

漩涡鸣人……

与受初始神命令而救下的白或者君麻吕不同,他是水水真正的出于自我意识想要帮助的孩子。

为了她所亏欠的波风皆人。

此时,年仅5岁的鸣人将自己抛在这个阴暗的角落,如同无数次做过的一样,紧紧的抱着自己,无声的流泪。那是一种真正痛彻心扉的绝望。从心底散漫,连哭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仅仅是泪流满面,喉咙口好似堵着的,只剩下喘息。

泣不成声。

为什么啊……为什么都是那种冰冷的眼神。

为什么都是恨不得他死去的恶毒咒骂。

明明如恶鬼般的攻击自己,用石头,用农具。却叫他做‘怪物’。

他明明什么也没有做过。他明明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他是害怕着上街的,尤其是人多的时候,只要他在,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抛来异样的视线。脸上的厌恶一览无遗。然而将自己一个人锁在家里,他又寂寞的可怕。那是无法忍受的孤单。好像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了一样。

为什么还活着。

这个本不该是他这个年龄考虑的问题,却一遍遍敲打着他。

可是……不想死。

仅仅是不想死。

“呐。”

忽然,他听见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带着早春般的凉意,却不让人觉得冷,很好听的感觉。很舒服。

更重要的是,是一个没有恶意的声音。

鸣人有些呆呆的抬起头来,看到一个黑发黑眸的少年,他的眼中没有扭曲的恨意,只是一片平淡,却有着一丝的阴郁。他的神情太复杂,鸣人看不懂。

这个身穿白色和服的少年蹲下身子,平视着他,举起了手中拎着的盒子。“这个给你,所以,不要再哭了。”

鸣人有些怔怔的,下意识的接过了飘散着奶油香味的盒子。

然后他看着从来没有见过的少年站起身,离去。

徒留下自己捧着盒子反应不过来。

擦着波风皆人而过,水水的脚步终是未顿,波风皆人感激的目光刺痛了她的眼睛。

现在,还不是时候。

现在的她,不可以和漩涡鸣人有过近的关系。

还有三年,再过三年……

回到宇智波家宅,水水才恍然想起本要送给鼬的蛋糕被她给了别人,嘴角勾起习惯性的浅笑,对鼬说,“鼬,祝贺你成为中忍,中午请你吃甜品吧,随你点,我请客。”

鼬看了他一眼。现在的他已经彻底的用面无表情隐藏了一切的心思。也许只有面对止水和自己的弟弟佐助的时候,才会露出淡淡的笑容。这样的笑虽然清浅,但却是真真实实的,让看的人也能够感受到的舒心。只是今次水水敏锐的察觉出,鼬并不高兴。

“……止水。”他的眼神有些怪异,刚想说什么,却被忽然冒出来的宇智波富岳打断。

“止水,你来的正好。”富岳的声音有点急促,止水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我打算让鼬直接进入暗部。”

止水一愣,瞬间会议,‘啊’了一声,笑的一脸善解人意,“我知道了,富岳大人。我会好好帮忙训练他的。”也会保护他。他知道富岳的意思。

富岳笑笑,拍拍他的肩膀,一脸欣慰,“鼬就拜托你了。止水。”

囧!别说的要嫁儿子一样成不成!

水水死也不承认是自己的思想不CJ。= =+

他当然没有漏看一边的鼬欲言又止。不过很聪明的没有去问什么。

反正迟早会知道。

不过这个迟早,也太早了点………………………………

止水随手飞出一把手里剑,稳稳射中靶心,转过头来,笑得虚伪,“请问祖爷爷的爷爷到宇智波后山有何贵干?”你丫个老不死的。所有的麻烦都是你带来的。

从称呼上是没错……不过宇智波斑是谁?是已经超越了死亡境界的人,当然不会和后辈计较这小小的称呼问题。于是仅仅是嘴角抽了抽。然后笑的一脸阴险。

“宇智波这个家族,还真是无法让我喜欢呐。”他一边说,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止水。“看在我看好你的份上,告诉你一件事吧。”

止水笑容不变,也没有拒绝。斑喜欢演戏,爱好也扭曲,不过却不会说谎。

“宗家已经决定了你的死期哦~”宇智波斑见止水连眉都不皱一下,笑容更加的深。“你将成为宇智波鼬开眼的工具。”

“原来是这样啊。”止水一脸的恍然大悟,这就是‘止水’死亡的真相啊。不是斑杀的,反倒是宗家的戏码。那么是鼬杀的?不,他不觉得鼬能对他下得了手。

斑设想了很多种止水的反应,却独独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让他颇为郁闷了一下。这种恍然大悟云淡风轻的反应算什么呀!话说,你究竟在恍然大悟什么!

“不过富岳大人不像会同意这么做的人。”止水疑惑的看了看斑,等待他的解答,在他的映像中,宇智波富岳不是很冷酷的族长。应该说,是非常通情达理。

“呵呵。的确富岳那家伙似乎对你不错也说不定。”略显苍白的手摩挲了下下巴,那种白和斑眼底的血红形成了反差,优雅而魅惑。“但是,你到底不是他的儿子。人就是如此自私的动物呐。没有利益冲突,对你自然是不会差的。不过这次提出的可是你的父亲,宇智波环哦,提出让你成为鼬开眼的工具。”斑笑眯了眼,天真而残酷,“虽然觉得对你不公平,可是想到自己的儿子能得到传说中的力量,或许成为和身为宇智波家族始祖的我相媲美的伟大族长,即使是他也会动摇。”

“宇智波环究竟打的什么主意?”止水收起笑容,问了自己真正想要知道的事情。怎么说呢,虽然不觉得能够暗算到她,但是总被别人下暗手利用,感觉是不会好的。

“想知道?”看着忽然兴奋了的宇智波斑,止水黑线。

装嫩拜托先想想自己的年龄啊混蛋!

“如果你愿意说的话。”止水以不变应万变。

“啧,真无趣。”斑咋了咋嘴巴,干脆说了,“你的父亲以此想要动摇宇智波富岳的族长之位。”他的话点到为止,他觉得以止水的聪明,一定能连得起事情的前因后果。鼬如果真的杀了止水,那么以鼬本身的个性,一定会对自己的父亲有所不满。而止水是四代的弟子,又深得人心,到时候木叶上层是不会放弃调查凶手的。到时候只要加一把火,那么鼬和宇智波富岳都会身败名裂。之后族长的位子就是他的囊中物了。

看着止水了然的神情,相当满意的点头,“不过如果身为‘天才’的你,能够开写轮眼的话,也许就不至于那么快被设计死了。”

斑嘿嘿笑了两声,绕着止水转了两圈,托着下巴说,“要不要我帮你开写轮眼呢?”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可以让你在幻术的刺激下,激发血继哦!不过成不成功看你自己。”

“谢谢你的好意。”开玩笑,你在幻术里面玩死我我也开不了写轮眼的,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我压根不是宇智波家的后代。

“真是奇怪的家伙。”斑下了定义。“没见过你对于写轮眼这么没有兴趣的。虽说是诅咒的血统,不过这应该也不会对于想要力量的人造成困扰。”

止水抬眼,正对上那双比鲜血还要鲜红的谋色。“你很强,有了写轮眼的你,一定会更强。”

“我的话无论怎样都无所谓。倒是你,还大摇大摆的晃进宇智波。也不怕被群殴?”

斑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最终,大摇大摆的离去,对着背后的止水摆了摆手,“他们是不可能赢的了我的,无论是谁,无论成长到什么地步。因为啊,我已经不是人类了呢!”包括你,宇智波止水。虽然看好你,但是,你要赢过超越了百年岁月的我,终究是不可能。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斑的眼底闪过了阴晦不明的色泽,阴森寒冷。但他却没有看到同样听到这话的人,在他身后似笑非笑的眼神。

我也已经不是人类了哦,宇智波 斑。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