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26: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被夺去的君麻吕

大蛇丸,你人贩子的能力真不是盖的

**********************************

看着眼前碍事的铁栏杆被控制好的地狱业火烧的连渣子都不剩,水水再次感叹了一下这个技能的实用度。余光看见某小孩一双翠眸闪闪发亮,隐含着无声的崇拜敬仰MAX,水水摸摸自己仅存的良心内疚了下。

走进去,不太习惯肢体接触的水水迟疑了一下抱起君麻吕,使用瞬步闪人。

人也拐了,问题也就来了。水无月白也就算了,在现在这个宇智波一族和木叶高层很微妙的时期,再带回去一个号称最强战斗一族的血继……光是用想的都会觉得要糟糕。不过自己尚有时间,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总之先把那个辉夜一族的神器弄到手再说。

这样想着的她就把君麻吕带到了离辉夜一族不远的密林。那里有她设下的结界,可以保证外人无法进入,亦无法察觉。

首先要做的是给这个孩子补足营养,虽然不太清楚他的饮食,但是想来是不会好的,所以水水让君麻吕待在结界里不要乱跑,自己给他买了不少清淡的食物和水果。当然不会忘记牛奶= =补钙的啊。

不知道出于什么理由,对于君麻吕的失踪,辉夜一族并没有放出什么消息,这对于水水来说倒是个天大的好消息,这代表她要处理的麻烦事情再次少了一个。

由于水水并不知道如何训练别人,或许也是能偷懒就偷懒,所以直到雾忍和辉夜一族起冲突前,君麻吕被要求的仅仅是晒晒太阳和养身体而已。

“大人……”那天中午,君麻吕如往常般乖乖的晒着据说对他增长实力有好处的阳光,由于天赋以及常年生活在黑暗中敏锐的感官让他捕捉到了不远处所发生的骚动。“那里……似乎在交战?”他努力的组织着语句。

水水挑了挑眉,沉静的笑了,“终于来了啊,我都等的不耐烦了……”

她站起身来,看了眼双眼流露出渴望的君麻吕,想了想,蹲下身直视着坐着捧着杯牛奶的君麻吕,“君麻吕在这里乖乖等着我就好了。知道吗?”

君麻吕点点头,虽然才7岁不到,但是很明事理,也知道不论水水要去做什么,无力的自己跟着只会徒增麻烦。然而变强的决心也是坚定了起来。

水水自然不知道这个沉默的孩子心思已经转了几转,见君麻吕没有特别的反应,就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然而许是她最近实在太顺。完成了任务刚得到【契约式神:风神白虎】,还没有来的及实践,就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结界被什么力量打破了!

君麻吕!水水眼瞳微微一收缩,暗咒了一声,大意了,以为这个世界没有人能打破结界,所以在设结界的时候并没有费很多的灵力,问题是,即使如此,也不应该有人能发现并破除才对啊!

只是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以瞬步返回。却发现原来的结界内已经一片狼藉,而君麻吕不见了身影。

冷静……

默念了几遍,水水深吸了口气,她觉得有些地方很可疑。仔细一想,是了,现场虽然有打斗的痕迹,可是没有一滴血,即双方都没有受伤;其次,从结界打破到她赶回来,才不过短短10分钟不到,以君麻吕的能力,再不济,也是绝对能够撑的到的。那么,是被打昏了带走的?不,还有一个可能。

水水眯了眯眼,周围的气流受她的气势影响,形成了小小的乱流,吹散了她的秀发。

是君麻吕自愿走的。

能够做到这个地步的,一个名字呼之欲出。大蛇丸。

啊,的确,也许要带君麻吕回去并想法训练是很麻烦的事情说不定,可是……轮不到你带走我救走的人。

“黑白之网 二十二之桥梁 六十六之冠帯 足迹?远雷?尖峰?回地?夜伏?云海?苍蓝队列 将太阳绘满并直冲天际——缚道之七十七 天挺空罗!”

天挺空罗能够直接对捕捉到了灵压的对方说话,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居然用到了这种东西。这是虎彻勇音最擅长的缚道,而水水在死神世界里闲暇时改造后,干脆还开发出了类似于千里传音,并且只有特定的人才听得到的术。

水水猜的八九不离十。

在她离开不久后,大蛇丸就路过了她的结界。大蛇丸特有的敏锐让他觉到这个丛林的不寻常,可是还不至于发现水水的结界。真正发现的是他带在身边的一个青灰色长发的手下。然后根据他的感觉,大蛇丸用草雉剑劈开了结界。草雉剑到底是神器,对上轻敌没花什么力气设下的结界,这个反差造成了破坏。

然后大蛇丸就看见了君麻吕。那时候的君麻吕早就从结界外看见了这两个人,完全不知道怀璧其罪的君麻吕已经抽出一把骨刀严阵以待了,而这就是直接告诉了对方‘我是辉夜一族的人且觉醒了血继限。’

“这么小就已经觉醒了血继啊……”大蛇丸的金眸露出了贪婪的神色。不仅仅是对眼前的‘可塑之才’,更是为背后拥有设下如此结界能力的人。敏锐的察觉出君麻吕过于死寂的眼神,大蛇丸开口了,声音带了刻意的蛊惑,“孩子,你在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吗?要不要,和我一起寻找?”

回答他的是劈过来的骨刀。

大蛇丸蛇眸一转,有些奇怪,他是很能看透一个人的才能,以及内心,一般来说,有这样眼神的孩子都是有内心的黑暗,而这样的年龄,又是最容易仿惶的,居然对他的话没有丝毫的反应!?

大蛇丸惜才,刚才他见到雾忍与辉夜的战势时,就料到号称战斗最强一族怕是会成为永远的历史了,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地方还存有一位幸存的小鬼,而且眼毒的大蛇丸一眼就看出眼前的这个孩子拥有的是最强身体的忍者一族以及辉夜一族最正统血继界限。

一定要得到。大蛇丸想。

来回打了几回合,大蛇丸不想再拖。虽然结界打破,但不排除施术者察觉并迅速赶回的可能,虽然想要和那个人碰面,但是大蛇丸决定先领走一个再说。毕竟这样的孩子,可遇不可求。将从头到尾的状况连接起来,大蛇丸立刻有了主意。

“被留下了吗。小鬼。”看到君麻吕的眼里闪过一丝落寞,随后是一道凶光,大蛇丸笑了,“你知道的吧,被留下,因为你太弱了。”头一偏,轻松的闪过君麻吕毫无章法的蛮攻。“想不想变强呢?我可以帮你哦~”

君麻吕迟疑了一下。大蛇丸要的就是这个迟疑。

人的思维一旦打开了缺口,要动摇就简单多了。

“跟我走吧,变强,然后再站回你所仰慕的人身边,如何?”只要君麻吕跟他走,大蛇丸有自信让自己成为君麻吕的信仰,“那个时候,你能将不会成为被保护的那一方,而是可以站在他的身边。”

君麻吕停下了。不可否认的,他是动心的。

他到底只有7岁,久久的被囚禁,要骗到他,并不难。尤其还是大蛇丸这样的高等人贩子。

“你不想给你所仰慕的人一个惊喜么。所以,走吧。”

“……”

于是这几个人就错开了。

而君麻吕脑子不傻,被忽悠了没多久就反应过来不对了,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绝对打不过大蛇丸的,所以只能以一双眸子冷冷的警惕着大蛇丸,并等待着‘大人’来救。

那是绝对的信任,没有丝毫的怀疑。

听到了他的祈祷而将他带离地狱的神明。绝不会扔下他不管,他如此坚信。

唯一就是怕让‘大人’恼了,毕竟‘大人’说过要他乖乖地等待。

就在这种不安的等待中,君麻吕听到了声音。

很熟悉的声音,深刻到永远无法忘记的声音。从第一次听的时候。

【君麻吕。听好了,现在我在用特殊的术和你的大脑直接对话,所以你也只要用‘想’来回答就可以了。】

他的声音这次有些沉,听不出喜怒。【你的身边有谁在。是一个金色蛇眸身着品味低下和服的男人么。】

【是的。他说他叫做大蛇丸。】此刻君麻吕的面瘫发挥了很不错的障眼作用,饶是大蛇丸也没有料得到他已经和那个结界制造的家伙联系上了。

【………哼。】水水哼了一声。【到底怎么回事。】

君麻吕简短的叙述了一下。水水沉默了半晌,一个大胆的念头升起。

【君麻吕,你怎么想。】

【我想要变强,然后能站在大人的身边!】这点回答的毫不犹豫。

【这样啊……也好。】水水轻笑一声,声音忽然变得愉悦起来,【君麻吕,老实说,我并不会训练一个人变强,而那位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确实是个不错的老师。这样吧,你就跟在他身边。3年。我给你三年的时间,然后我会将你带回去。那时,我将会告诉你我的名字。】

【是的,大人!】君麻吕翠眸中的火焰一闪,对他来说,这是他的‘神様’的第一个要求与约定。他绝不会让他失望的!

【那么,三年之后见吧。】另一厢,水水满意的断了联系。惬意的眯了眯眼,这样一来,无论是木叶那边还是关于君麻吕训练这方面都解决了。而一年后,是宇智波一族全灭的时候。那个时候带回君麻吕,有火影的帮助,留下他就不难了。至于名字。担心大蛇丸用特殊的催眠类型套出他的名字,水水干脆不说,不然就意味着绝对的麻烦。早就说过了吧,有的时候背叛,未必出自本意,还要加上不可抗拒的因素。

当然,也有可能大蛇丸真的把君麻吕留下了,或者君麻吕改变主意了。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不是完全不会出现。毕竟大蛇丸是处处逆天,按照君麻吕原本的命运,应该也是对于敢于与神做对的大蛇丸有种偏执的崇敬……嘛,算了。到时候再看吧。

看看最后究竟是神的吸引力大,还是逆神者的吸引力大。

只是两边的算盘都打得梆梆想。水水却在初始神的一句话中崩塌。

【君麻吕被夺,视作附加任务失败,收回契约式神——风神白虎。】

“…………………………“

狂风乍起,方圆几十里地的树林化为乌有。

大、蛇、丸!!!!!!!!!!!!!!!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