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25: 第十四章 以神之名


拐骗的最高境界 = =+

************************************

上次事件造成的后果,也就是火影象征性的训话和关几天禁闭。是人都知道止水和鼬所做的事情,是大部分忍者想要做却忍下的。更不用说日向日足了,他对止水简直可以说感激涕零了。关了1周的禁闭,那人居然来看他三次。所以止水倒是没受啥大罪,倒是鼬被自己的父亲一顿好训。不过也是可以理解的,这次事情万一没成,成了国际大问题,那么到时候说不定那帮家伙得寸进尺的就要鼬的尸体了。

禁闭出来后,止水特意去检测了一下白的修行。发现如同记忆中动画里说的一样,白是一个战斗奇才。有些地方依旧不变,比如说白对于医疗忍术更加的有兴趣,以及选择了千本作为他的武器。但是经过特殊的精神心理治疗和卡卡西暗部式的特训,可以肯定的是,白确实没有了惧怕杀人的弱点。这让水水大大惊讶了一把。本来她是完全没有对白能杀人这点抱有期待。但是他却做到了,该说什么呢?是水之国的忍者不注重精神上的治疗还是说再不斩确实智商低到没有想过带白去治疗?(作者吐槽:明明是嫩太懒不去想解决方法。)真是见鬼了。- -+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至少不用担心以后他会死于自己的‘无法下手杀人’。鉴于白的能力确实超出了下忍,水水和卡卡西干脆也不要白上什么忍者学校了,直接徇私拿到一张毕业证书,就让白出任务去,有的时候卡卡西和水水会带他一起去做暗部的任务。白也在任务中积累经验。身手越来越好。

他的优秀让宇智波家族也注意到了他,几次暗示可以收养这个孩子,止水只当做没听见。

还是水无月这个姓氏更好听,恩。

又过了半年,此时的止水已经升为了暗部的分队长,而鼬也准备参加中忍考试。鼬的未来水水看的一清二楚,连同他将要走的道路也是。对于这个不是面部扭曲,就是思想扭曲,要不干脆从头到尾的扭曲掉的宇智波家族水水不作任何评论。

自生自灭去吧。水水在被家族的人第216次的挑衅后,心里竖起了中指。TNND,宗家的人说起来分家的超过了宗家面子上过不去,阴阳怪气的来两句,也就算了,咱理解,咱忍了,分家的跟着凑什么热闹!

不过会有人因为即将死去的人而生气吗?答案是不会。因为清楚他们最终的结局,所以无论如何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倒是有两次被偶遇的同事抱了不平,尤其是月光疾风,平时一副老好人的样子,结果撞见两次后就一状告到卡卡西那里去,害的水水被卡卡西拎过去做‘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别人打你一巴掌你要打别人两巴掌把他的脸抽肿了不敢再来惹你’等等的思想教育。

结束无聊的回想,水水翻看着任务栏,还只有两个任务没有完成。

一个是【长期任务:拉近宇智波鼬的关系。然后设法进入宇智波一族的禁地。得到火焰之匙。】

还有一个就是【得到辉夜一族的神器】。心中默算了一下,似乎辉夜一族的灭亡就是今年,如果再不去做这个任务,估计就没戏了。于是他在之后的一个暗杀任务后,直接用不久前终于研究出来的飞雷神之术瞬移到了辉夜一族的村落了。

虽说是神器,但是辉夜一族也就这么大一点的地方,找起来不会很难。麻烦的是那一族都是好战分子。一看到陌生人二话不说挥着骨头就会看上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水水决定干脆等到雾忍和辉夜交战的时候。反正很多同人文都是挑这个时机。而且这个方法确实省事,那么咱也从善如流一把。

结果离开的脚步在初始神再次毫无征兆的开口下卡住。

【附加任务,带离辉夜君麻吕。任务期限,今天。】

我他@&#(*@&(@)*#(@*)()*()@*#@*#)——@(——@*——@

水水将所有语言中她所知道的骂人语言从第一个默骂到了最后一个,才堪堪平息了自己的砍人欲望。

“……初始神大人,领回一个白还不够嘛!”水水的声音那叫一个悲沧。

上帝做她的见证,她讨厌小孩!!!!!!对于教育小孩也完全没有兴趣!!!!!!对于培养工具更是没有恶趣味!!!!!最最重要的是,她不是人贩子!!!!!!!干嘛老让她往这方面发展!!!!!!

可惜她的boss不是上帝,所以上帝当见证初始神可以当做没这位。

【强烈的呼唤。】

“嘎?”

【对于神的强烈的呼唤。我可以听到。】

“……”的确,君麻吕似乎在牢狱中就成天呼唤神的样子,据说似乎还拿骨头一笔一划的刻。可是靠,干她鸟事!饶是水水修养再好也在心里爆了粗。她深吸了口气,“不久他的神就会领走他的。”所以!放过她吧!

【这是你的任务。】

“初始神大人,您要明白,在完成你的任务情况下还要照顾两个小孩还要掩人耳目是很困难的!”真是谁挑的担子谁知道沉。天知道白当了忍者后粘他有多紧,自己这个神的部下做的窝囊,还要到处谨防曝光,整个搞的跟无间似的。

【将你的灵力翻倍。】

“……”水水屈服了。

人贩子就人贩子吧,水水的目光游移。

她就不明白了,人家穿越神明都是拼命关照不要改变命运啥的,难得她这个穿越者这么乖巧,结果自己的boss圣母掉了,这是为毛啊!

关君麻吕的地方相当的好找,事实上,那所全村子最阴森的建筑就是了。走进那里,一股常年的阴冷以及霉味迎面扑来,让水水不适的眉头紧锁。

那个孩子居然在这种地方生活,还没死没疯也是奇迹了。

水水摇头。人类就是这样,对于未知的强大力量,惧怕却又想着控制。所以说人的心思最复杂难辨,再加上多变——还是一个人安全。

越往深处走,属于利器刻画墙壁的声音就越大。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那位辉夜君麻吕。

终于,到了牢狱最尽头,水水看到了那个印象仅止于‘为大蛇丸付出一切就是存在的意义,一个无谓的信徒’的孩子身上。

也许,就真的只有真实的接触了,才会给人以震撼。尤其是淡漠如水水这样的人。

那个小小的孩子因长期营养不良和光照不足,瘦小苍白的可怕,但是即使如此,他还是不放弃,很认真的取出自己的骨头,一笔一划的在墙上刻着神的名字。神様(kami sama) 的字样不满整个墙壁。水水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瘦弱的孩子能有如此的力量。

“为了某种信仰,一个尊敬的人,一个神,而抛弃自己的所有一切,包括生命。”

前世的记忆犹存,却又有什么不一样了。水水目光深邃。她忽然感到可笑。神啊……

此时此刻此地此景,即使初始神不说,水水也真的会救他。

不为别的,只为了自己尚未泯灭的怜悯与怀念之心。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是打着神的招牌做事,那就干脆彻底一点,总之,坚决不向大蛇丸看齐!= =++++++水水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拿到的恶魔血统的羽翼,每次她打什么主意的时候,都有种邪恶感。然而不失优雅。

“真是可怜呐。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却因被畏惧的力量,而囚禁于此。”

如往常一样,刻画着神的名字的君麻吕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他讶异的看向牢笼门口,却不见任何人。有些呆愣的长大了嘴,然后他看见虚空的黑色中,慢慢呈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及肩的黑发,黑色的眼眸,相比之下略显苍白的面容的少年。

他正对着他微笑,可是眼底却没有丝毫的笑意。整个人明明是散发着嘲讽和危险的意味,却莫名让君麻吕有一种想要亲近的感觉。(精神力,别忘了= =+)

“你……是谁……………………”

君麻吕不是傻瓜,过去也有过一些人冲进地牢,带着不同的目的想要带走自己,但是如同这样好似凭空出现,又完全不在意的发出声响又没有人察觉的状况,还是第一次。

其实那不过是隔音结界罢了。

“你呼喊的声音太强烈了,吵到别人休息了。”水水歪了歪头,若有所指。不过也是实话,既然他的声音连初始神都听到并出手干预,那估计是到了一定境界了。

“呼喊……?”君麻吕一愣,他根本早就连呼喊的力气也没有了,而且怎么可能,叫的话一定会被打的……然后他忽然反应过来,看着对方的视线似笑非笑的停留在他刻着字的墙壁上,又结合了他的举止和话语,瞬间,君麻吕本已经如死寂的水般的翠眸明亮了起来,身体因为激动而颤抖。

“神様(kami sama)……您是神吗……?您来解救我的吗?”

严格的说,这两句还真是一句都没有错。虽然水水是个打零工的劳碌小兵,但是按照初始神的说法,她确实是神的血统了没有错……嘛,不过要本人这么说还是会觉得诡异吧?

“さぁ~(sa有‘谁知道呢’的意思。)”水水笑眯了眼,在黑暗中,那双眼睛有锐光划过,带有寒气,却不刺人。“也许神也会听见你的呼唤吧,但是会来救你的,只有我。”

会来解救你的,只有我。

只有我。

这句话,成为了魔咒。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