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24: 第十三章 秘宝


强盗是怎样炼成的。

*******************************

鼬和止水两个人故作镇定的和守卫打了声招呼,待离开他们的视线后就全速赶路。

日向日差同样是鼬的老师,只是止水没有想到向来循规蹈矩的鼬居然会这样选择。该说他是善良还是嫉恶如仇?不过无论鼬怎么想,止水都没有打算轻易放过云忍。她从来不会否认波风皆人的死和她有关,可是她也不是把所有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的钻牛角尖,严格说起来,云忍也是打着火之祭坛的主意,虽然没有成功,但不能保证之后他们完全没有动作。封印固然被揭开一层,但还有两层守护着,不是人为,九尾是没有可能出来的。中忍那次想要杀了自己造成内部混乱,至于这次诱拐更是明目张胆……

这种行为已经足够惹恼水水,相信如果她有‘龙破斩’这个技能的话,那么雷之国怕是要变成了平地。

两个人的速度都不慢,又是日夜兼程,所以很快就赶上了那些要托运尸体的云忍。

中忍和上忍加起来一共12个人。也够大手笔了,止水冷笑。

连着两个老师的死,都和他们脱不开干系。

你们就是死一万次也不够平息我的怒火。

鼬的动作微微一顿,他感受到了止水无意识散发出来的压力,这次,是真的把止水惹火了。他想。

很好的敛去自己的气息,他们不远的跟着云忍。

只要那些人出了火之国,就可以动手了。对视中,他们互换了这样的信息。止水眯起眼睛,安静的等待。

殊不知,他们这边计划进展,另一边的木叶火影办公室已经炸了锅。

三代目拼命的吸着烟,那个从来没有让他操心过的孩子这次是直接让他吓个半死。

“嘛,擅自离村,如果有心人再加一笔,就可以当做叛忍处理了。”卡卡西吊儿郎当的语气让猿飞不自觉的瞪了他一眼。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和鼬两个想要干什么,难道你不清楚吗!?”

卡卡西不吭气了,他们做的事可是足够牵扯到了国际问题。前提是,如果他们成功。不过不成功才有了鬼,鼬一个人不好说,有了止水在那基本上几个云忍是板上钉钉的没有活路。“最温柔的杀戮者”可不是叫着好听,而且之前卡卡西不是没见过这位怎样“不温柔”杀死敌人。

“卡卡西,现在立刻给你这个B级任务,在事情更糟前,将那两个小家伙给我带回来!”猿飞相信他们绝对不会在火之国境内就动手,所以卡卡西现在赶过去,应该还来得及。

“hai~hai~(是,是。)”卡卡西没什么干劲的点头,然后离开前顺口说,“我再多带一个人,没关系吧?”

“随便你。”只要能把人给我捆回来就可以了。三代明明白白的传递着这样的信息。

卡卡西望天,好吧,不一定能够捆回来,大概能冰冻了回来解冻。

这个时候的卡卡西只想着白的血继限会有用,却没有算到当止水在场的时候,白根本不会鸟和止水相反的命令。更别说对止水动手了。

卡卡西他们到底是迟了一步。因为止水他们提前动了手。

鼬毕竟年轻气盛,正邪在他的眼中过为分明,他无法理解日向一族对云忍低头将日向日差当做牺牲品的原因,所以他决定冒着危险夺回老师的尸体。本来的不满在跟踪时听到云忍洋洋自得,表示木叶没什么了不起的时候达到最高点,而当那些云忍在说到要将日向日差的尸体带回去解剖,然后做活体实验后,鼬失去了自我控制,红着一双眼睛冲了出去。

鼬并不是那么冲动的人,之后回想起来,鼬会这样不顾后果,可能还和止水在身边有关。

从小,鼬对于止水就是仰慕着的,他觉得止水的强大,仿佛没有他不能解决的问题。

那种不知不觉的依赖,有的时候潜意识里发挥了作用。就像这次。

见鼬飙了出去,止水也就不再隐藏,看着狞笑着,死到临头尚无知觉还叫嚣着的云忍,止水的笑容染上了嗜血的冷酷。

这次的她,没有用遥梦的初解,而是单纯的用刀斩杀。

瞬步,然后一刀斩下!

感受着飞溅出来的鲜血,以及云忍因痛和绝望而扭曲的恐惧脸孔,让她有解恨的快感。

她从来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前世的时候,也是坚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以10倍奉还。只是前世有本身能力以及社会法律的约束,有的时候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但是这一切都在死亡之后而改变,现在的她,可不是没有能力的无用之人!

再强大的人,当他们的速度不足以结印或者防御的话都是枉然。要杀掉他们,对于在速度上无人可匹敌的止水来说实在太过容易。她甚至一时忘记了鼬的存在,没有看到他被自己磅礴而出的杀气骇到。

那是鼬第一次看到止水残酷的一面,没有笑容,没有亲切感,一切的一切只有无尽的威压和杀意。他不知道自己当时心境是如何的复杂,是止水变了吗?不,那是对敌的止水。略显柔弱的身躯却丝毫不妨碍他杀戮的动作。这就是家族中所谈论的“瞬身之止水”,以及在外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戮者”。原本以为已经快要赶上他的步伐,如今才知道,他们的实力天差地别。

红色的鲜血在止水的白色和服上染上了点点诡异的红花。当最后一个云忍倒下的时候,他终于停了手。

鼬一阵恍然,看着止水面无表情的样子,竟是一时不敢上前。倒是另一个相当意外的声音打破了凝固的空气,“呀咧呀咧,这次可真的是闹大了。”

“止水大人。”白窜了出去,卡卡西想抓他却抓了个空。

“止水大人,您有没有受伤?”白焦急的看着止水,准备一说有就立刻医疗忍术伺候。

“白?”此时的水水已经收敛了自己的气势和灵压,卡卡西的到来并不意外,倒是白的到来让她相当的吃惊。看到白一脸急到六神无主的样子,水水不觉好笑的开口,“我没有受伤。”这么一笑,之前的压抑感也消散了不少,让另外两位松了口气。

“现在还在火之国境内,止水,你不象那么没有理智的人。”卡卡西淡淡的陈述着事实。然后就捕捉到了鼬一闪而过的惭愧,顿时了悟。

“是他们太过。”水水扮演的止水再圣母,也绝不会轻易认错,何况她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你不会想要知道我们听到了些什么的,卡卡西。”

连卡卡西前辈都不叫了,卡卡西远目,忽然有点可笑的家长心态——雏鸟离巢了呀。

“好吧,那么问题是,怎么处理尸体?人死在火之国,怎么向对方交代?还有……”

卡卡西停住了,他看到止水的嘴角勾起了弧度,却不复往日的和昔,那是残忍的,带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意味。

只见他抬起手来,褐红中带黑的火焰毫无预兆的燃起,随着他挥手的动作烧过那些倒下的云忍的尸体。火焰所过之处,一切消失殆尽。

“卡卡西,火之国没有云忍的尸体哦。”他的声音温和,如果不是配合上此情此景,甚至可以算得上温柔。“云忍离开了火之国,途中连同他们所携带的日向日差的尸体也一并失踪。就是这样。”如果他们还有什么意义,自便。来一个,我杀一个。止水传达着这样的信息,明明白白。

就连卡卡西,也惊出了冷汗。

没有结印的可怕忍术。这是他对于地狱业火的评价。却不知道那根本不是忍术。

“鼬,将日差老师的尸体就地火化吧,我累了。”止水偏过头,吩咐。

鼬点点头,用火遁火化了日差的尸体,装进预先带来的罐子里。这下卡卡西不想苦笑也不行。“……你们是预先计划好的么?也罢。”反正他也是看不惯那些人的所作所为,日向日差同样是他的前辈,本来就打算睁只眼闭只眼的卡卡西干脆两眼全闭了。反正他没赶得上,别来找他。

“你们回去吧。”

“……怎么?”卡卡西皱着眉头望向止水,不解。

“……有一个在开始的时候就用影□逃跑了。”这次是鼬的回答。止水点了点头,表示事情就是如此。没有发现也是她的失误问题是她没有写轮眼那么方便的东西,所以不小心有所失误完全没有办法。啧,没想到云忍里也有有大脑的生物。

“那么我走了。”止水抬脚又收回,面前的是卡卡西。“你要阻拦我?”

“不错。我的任务是要把你绑回去。”卡卡西严肃的说。

“呵呵。这次,不行呢。”止水已经完全打算一不做二不休了,何况逃了一个不是摆明了让她之前的理论站不住脚么。她抬起手,“六杖光牢。”

卡卡西瞬间被钉在原地,他瞪着止水,止水向他摇了摇手,“我离开够远就会解开了。”卡卡西顾不上管止水奇怪的招数,他只知道他确实动不了,急忙扭头给白使眼色,让他用冰遁。结果一回头差点没有吐血。只见自己花心血带出来的第一个学生十分诚恳的对着止水说,“止水大人,请把我也带上吧!!”

“……”卡卡西沧桑掉了。他怎么就忘了呢,白可是以成为止水的‘工具’为奋斗目标的……好吧,其实普通,都会忘记的,不是他的错,是白这孩子太外星。T_T

水水点点头,首肯了白的跟随,实际上确实想要看看卡卡西究竟教给了白些什么,带着点意味深长看了卡卡西一眼,转身隐没入森林的深处。

要找到逃脱掉的云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世界上有一种方法叫做守株待兔。去往雷之国有一条必经的道路,水水发挥自己速度快的优势,很快赶到了路口,剩下的,就是隐藏气息和等待。让水水感到惊讶的是,虽然自己顾虑到了白没有用瞬步,但是那个速度还是比普通忍者要快不少,在这样的情况下,白居然没有落后很久,才10分钟就赶上来,实属不易。

那位云忍并没有让水水等太久,这个临阵脱逃的胆小鬼不得不说脑子是不错的,虽然实力菜了一点。“白,让我看看你的训练成果。”

白点头,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那个云忍的身后,在对方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用针刺进了对方的要害。千本……水水的眉头不易察觉的一皱。但是杀人的时候确实没有犹豫,而且那家伙也不是假死……算了,姑且算是合格了吧。

再次用地狱业火毁尸灭迹,水水摸着下巴琢磨这个技能在这方面真是意外的好用。该说在是杀人灭口毁尸灭迹的必备技能?

解决完了这事,接下去的事情就是私事了。白并不知道水水接下来要干什么,他也无所谓,他只要知道他可以跟在止水的身边就足够了。花了那么久的时间,终是摆脱了那天所带来的死亡阴影。不得不说卡卡西有一手且功不可没。

虽然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考虑到若是时间久了,木叶那边要急,水水当机立断想要速战速决,让白在原地等候,而她本人则干脆用了不久前研究会的飞雷神之术瞬移到了云忍村。

所谓云忍的秘宝,并不是保密的。事实上,在五大忍者国里也有所耳闻。据说是在雷影的办公室。知道地点就好办。水水给自己布了隐身结界,这是她最近才领悟的结界制造的另一个技能。然后大摇大摆的跟着按时视察的忍者进了密室。

随后趁着对方查看其他秘术卷轴的时候,用初始神给她准备好的复制品代替了真品。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准大boss回收到东西后给的【血统品:恶魔羽翼(当展开黑色羽翼,即增幅一切黑暗系技能攻击,最高达到六翼,以目前水水的灵力,只有一对黑色翅膀能展开。)】,忍不住好奇的问,“那个复制品,应该不是单纯的长的像吧?

【面也有力量,反正人类能发挥的也只有那点,所以也不会发现。】对此类疑问,初始神是不会吝于给出答案的。

就这样,完成了任务心情大好的水水回头找到白,踏上了回木叶的归途。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 拐骗的最高境界 

我不用说也知道是谁了吧……远目。于是今天两更。捧着飚出近一倍的评论撒花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