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23: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夺回日向日差的尸体

云忍,不要欺人太甚

*********************

自从白来后,水水的生活就丰富了起来,虽说不打算让他跟在身侧,但毕竟白依旧成为了水水生活的一部分。水水闲暇的时候自然而然会要想到他并照顾他。

啊啊,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知道自己这种提不起放不下的性子,水水才讨厌牵绊。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也是她的美德。反正白这孩子比鼬还省心。好在现在成为了下忍又开了写轮眼的鼬无论任务还是训练都成几何斜面增长,不会像以前吊着水水训练,让水水能够空出时间来帮白适应木叶。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自己的担心全部多余。

白的脸给了他莫大的方便,上街买菜,卖菜的人们,尤其是大娘们,一听说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是孤儿,就是‘特殊’照顾。象征性的收几个钱,菜成把往白的怀里塞。再加上白似乎也蛮懂得持家,会做一手不错的菜,也没有什么乱花钱的兴趣,最多是买几本关于忍术的书来看。这样一来,不仅木叶每个月给的铺贴有余,水水每个月塞给他的一笔钱还能存起来。

看来适应的还不错,水水颇为欣慰的想。唯一让她有些纠结的地方就是白对他的称呼始终如一,弄得好几次不小心碰见的友人们都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他,卡卡西则更是直接,看看白全心全意注视着止水的样子,直接说,“止水啊,你要对人家姑娘负责。”

止水眼眸光芒一闪,微笑着开口,“雷遁——四柱束缚之术。”卡卡西只觉得自己被电的一阵麻木。明明是三十几度的艳阳天,卡卡西却看止水的笑一身冷汗,“卡卡西前辈,白是男孩,你在暗部待太久了,该晒晒太阳了,不然对脑子不好。”

就留下了被忍法固定住的卡卡西扬长而去,要不是最后阿斯玛路过,两人合力解开这个忍术,卡卡西估计就会生平头一次因为中暑而进入木叶医院了。

在感概止水的忍术又进步了真是鬼才的同时,卡卡西暗自发誓再也不得罪止水了。人好不代表没有脾气,相反的是,这类人发起火来根本招架不来。不过话说回来,止水的脾气好像变坏了?好吧,虽然他还是那副笑的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是耐性却不如以前了。想到这里卡卡西不禁感叹,啊啊,波风老师止水真的长大了,懂得闹脾气了……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白不能连续几天见不到止水影子,如果止水的任务超过三天,那么白就是必定等在屋外的。这也是蛮久之后止水才发现的大问题,因为有一次他的任务整整两个星期,回来后累得直接躺在了床上睡觉,第二天睡饱后去白那边一看,那孩子居然就那样睡在门口!

止水无奈了,最后万般开导,最终答应白只要任务超过三天会和他报备一声。总之他不能再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然而治表不治本。

水水只是以为白的天性如此,却没有发现这其实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白本来就缺乏安全感,虽然止水待他温柔挑不出不妥,所做一切似乎又都是为他着想,但人的潜意识往往比人本身的意识要敏锐的多。何况白又是相当聪明和敏感。

他想要待在止水的身边,可是止水在推开他。

他有他的苦衷,白知道。而且白也知道止水是为他好。可是止水不明白,那是他以为的为他好而已。对于白而言,他更希望站在止水的身边,为他而战。不论多么艰辛,能够得到止水的首肯和承认,才是他最大的幸福。

他应该以止水的意志为意志。可是终于,在一次止水过来看他的时候,白鼓足勇气表示不满足于忍者学校所学习的东西。

“为什么呢?”白抬起头,努力的想要看清止水的神情,却不行,午时的阳光照在止水有些苍白的脸上,折射出刺眼的光晕。

“我想要站在止水大人的身边,和您一起战斗!”白的眼神显示着他无比坚定的信念,可惜的是止水有他的想法。世界上的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是有决心就可以成功的例子比比皆是。白那不顾对象的善良与无法杀人的本能不但会葬送自己,也会害了别人。

“白,你能杀人吗?”止水的声音清凉如潺潺溪水,他转过脸,这次,白看清了止水的表情。淡漠,有种凉意环绕着。“我让你上忍者学校仅仅是要你有自保的能力。并不是真的要你上战场,做忍者。不能杀人,站在我的身边只会害了我。”

这话或许残酷,却是真实。水水觉得还是让白一次性认清比较好。

白的脸一下子苍白如纸,一切的假设终于清明,果然是这样的,大人早就知道自己不能杀人,所以才没对自己有任何的额外要求。即使如此,他还是没有丢弃自己,一切为自己安排妥当,可是,这不是他所想要的啊!

就在水水以为白想明白的时候,她看见白抬起头来,眼睛前所未有的明亮,“止水大人,如果我能杀人呢?是不是就可以跟在您的身边了?”

水水头疼起来,有些不耐,现在的孩子怎么一个一个不想安生,不上战场安心当被保护的平民不好么?勾了勾嘴角,水水勉强维持住自己的笑容,“不用勉强自己。我并不想勉强你,你只要过的幸福平淡就……”

水水顿住了,她看见仰视着她的白的眼神黯淡下来,然后大滴大滴的眼泪从黑色的眼睛中落下来,透明晶莹。

“那样……才不幸福。”白的声音颤抖,断断续续,“我想要站在止水大人的身边,成为您的部下,您的工具,为您做些什么。”他要的,不是单一受保护的角色,从来不是。

水水看了白半晌,终是长叹了一声,手摸上了白的脑袋,“白,你太善良了,不明白忍者背负的人命和黑暗。有的时候,本能和意志无关,但是战斗大部分时候靠的就是本能。所以,你不能成为忍者。”

不要怪我,我说的,句句实话。人的一生何其短暂,何况在这世界,能善始善终都实属不易。

“我……”白刚想说什么,树上忽然传来了另一个声音。

“嘛,就善良上来说,你还真没资格说别人哪,止水。”

“卡卡西前辈……”止水皱眉,知道从之前他就在了,真是的,最近他还真是悠闲。

无视止水不满的目光,卡卡西从树上跳了下来,定定的看向白,“你叫做水无月白是吧,以你的才能和血迹,不作忍者可惜了。”

“卡卡西!”止水厉声喝道,不仅仅是白吓了一跳,连卡卡西都是一惊。心中叫苦连连,居然让公认没有脾气的止水吼了,这下是真要的惨。不过他还是将自己的话说完。

“不能杀人是吧,我可以给你做特训。”

“你根本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止水强行忍住自己把卡卡西【哗——】,然后再【哗——】,最后【哗——】掉的欲望,TM的,这时候来搅局!你有什么办法,想当初白跟着鬼人再不斩都无法让他克服掉的本能!

“止水。”卡卡西收回今年变得闲散的眼神,锐利的盯着自己的师弟,“你想要保护他的心情我理解,可是偶尔也考虑一下对方的意愿如何?这个孩子,想要的并不是你的保护。”

止水扭过头去,“他……是不能杀人的。”

“这种后天的心理因素可以克服。当初第一次杀人而蒙上阴影的忍者比比皆是。”卡卡西眯着眼睛,一针见血。“在我看来,你仅仅是不想要这个孩子真正留在你身边罢了。照顾他是因为你救了他,就要救到底?如果真的如此,你当初不如不救。我认识的止水,没有那么自私。”

“………………”止水沉默了。他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倒是白急了,顾不上擦自己的眼泪,拉着卡卡西的衣襟,“不是的,这位大哥哥……是我……我……”

卡卡西却直接打断。“止水,你还看不出来吗?你是这个孩子的信仰。就像我们的信仰是火之意志一样。为此,付出一切也再所不惜。信仰既是一切,这也是人所存活的意义。你明白的吧?”

的确呀,可是,我不是你们。

我根本,已经不是人类了。

“随便你们。”止水忽然说,白愣住了。

止水蹲下身子,认真的对白说,“如果你真的做了觉悟,那么就和卡卡西前辈去吧。我等你追上我的步伐。”

“是的!止水大人!!”

止水大步离开,让我见识吧,卡卡西,你能将白训练到何种程度。其实对我而言,白成为忍者,也是无所谓的。只是让他平淡的过完一生,是我能想的最适合他的生活,既然他不要,我亦无妨。

卡卡西看着止水远去的背影,淡淡的说,“接下来,你可要做好觉悟,希望你能承受我给你的练习。”

“是!”我是不会输的!白在心中暗暗发誓,为了去到止水大人的身边,成为他的助力!

卡卡西被护额遮住的眼睛红光一闪。

卡卡西不否认自己的私心,宇智波一族最近不怎么太平,上层对于宇智波一族的态度也越来越不满,这样下去,无论哪一方掀起了冲突,分家的人都是牺牲品。

所以水无月的小子,克服杀人的心理恐惧,然后为保护止水而战吧!

就这样又过去了一段时间,止水发现白是认真的拼命了起来,每次过去,不是因为他被卡卡西拖走了训练,就是一脸的疲态。见此,止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不懂的如何安慰人,只有买些白喜欢吃的,或者陪陪他说话。而白似乎仅仅如此,也表现出了极大的满足。

白这样的付出,是水水无法理解的。就像是她,绝不会为了某个人而变强,她要变强,单纯的只是为了自己。

但是,不会排斥。

没有人会排斥别人全心全意对她的好,也没有人会不为此动容,水水也不例外。

对于白的付出和努力,她看在眼里,说不感动是假的,可是,只是感动而已。既然白选择了战斗,那么她就会保护白。她会为他做的,到此而已。

不过也就这段时间比较闲了,止水看着眼前的暗部申请苦笑。

暗部是一个历练人的地方,黑暗和残酷。虽然比‘根’部培养的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比起来算可以的。照火影和其他上忍的意思,是压根不打算让止水进这样的地方的,进过暗部的上忍出来后基本上会被评为精英上忍,当然,也不过是个名号罢了,木叶没进过暗部的上忍也是大有人在,好吧,虽然不多。

进入暗部不用说,自然是宇智波家族的意思。平时对宇智波止水本着自生自灭放任不管的宇智波环在这件事上意外的雷厉风行和斩钉截铁,即使是止水也看不透自己这位‘老爹’究竟在算计些什么。

暗部的考试对于止水而言并不难,只是紧接而至的大量任务压得他喘不过起来,偶尔也是愤愤不平,X的,LN做初始神的任务也就认了,居然还有这样无聊的任务扔给她(*#¥&(@&(#@。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混出名堂,至少她把死神以及其他的技能从头到尾练习了好几遍,有的时候干脆连卍解都用上了。不过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夺人性命的蔷薇之美。在本人并不知情的状况下“最温柔的杀戮者”之名,就这么冠在了他的头上。

半年后,止水11岁,终于结束了在外的任务漂泊,回到了木叶。然后一回去,听到的竟然是日向日差的死讯。

“日向日差甘愿代替自家哥哥而死。”猿飞砸吧着烟,似乎又老了几岁,眼睛中全是沉痛。他注视着眼前进过暗部历练的孩子,他的笑容犹存,却比曾经虚渺了很多,身上多了些深不可测的气息。

这是必然的。在死神中,除了灭却师那次,其他的时候都是斩杀虚。而之前这个世界中,水水大部分是用遥梦杀人。这和真的鲜血溅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次的暗部任务,固然可以继续用杀人不见血的方法,但水水却克意没有一直这么做。

初始神警告过她,此后她将有更为严酷的任务,这个任务,势必要鲜血染尽。

这代表了她迟早要学会残酷的夺人性命。既然如此,她情愿自己掌握主动。灼热的鲜血,死前的扭曲,她到底走了这一步。

这是历练,也是新的一次脱胎换骨。

“……老师的遗体?”止水敛去笑,脸上笼着一层寒霜。

“……你也猜到了吧。”猿飞看着他的样子叹气,“被云忍带走了,现在大概在回雷之国的路上。”

云忍,你们欺人太甚!止水周身的空气在凝滞,幽深的黑眸锐光划过,泯灭在了深处。连火影都感受到了他的怒火。“止水,我知道你很难过。”

止水的两任老师都辞世,这对于止水来说是多么难以接受,他很明白。他不希望止水冲动,虽然这两个字一直以来都与他无缘。

“止水,你还是先去看看日向家的那个小子吧。”

止水一顿,点了点头,瞬身离去。

找到宁次并不难,在日向日差生平的家宅后院,她看到了额上绑着绷带的孩子一脸的茫然和绝望。

“宁次。”止水宛如叹息般的叫出了这个老师儿子的名字。

日向宁次木然转向声音所在地,看到止水后眼神渐渐清明起来,“哇——”的一声扑到了他的身上,嚎啕大哭。

止水只是安静的等待着他发泄完毕后,扳过他的肩,一字一句的说,“我去把老师的尸体带回来。”

云忍啊……我们旧愁新恨一起算吧。

你们雷之国的秘宝,我也要定了!

让宁次对其他人保密,乖乖等他的消息后,止水瞬步来到村门口,那里,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等待着。

“走吧,止水。”鼬抬起头来,神色冷峻。

作者有话说:

作者有话要说: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两更。摸下巴,评论多了,我好高兴。于是拍板,两更!

下一章就是和雷国的云忍(我之前都说是雷忍,据说也没有错= =不过更正式点,改过来了。)打斗,顺带完成另一个初始神的任务。

水水终于走上了杀人的道路一去不复返,撒两滴鳄鱼的眼泪(众:喂)

于是明天,考的好的话就两更。考的一般但是如果评论多也两更。

奸笑,于是明白吧,把评论拿来。(瓦还不V呢,就要俩评论,抱着剩余的存稿抹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