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21: 第十章 永生


得到了永生的宇智波斑,所有的一切都只照着自己的兴趣了。但他比水水自由。即使水水并不羡慕。

******************************************

不得不说,比起其他多有自然灾害的国家,火之国的气候确实得天独厚。

这次的任务是在水之国,那是一个四面环海的岛国,虽然夏天确实气候凉爽、多雾。但是一到冬季就会下雪而且很冷。

止水执行任务的时间恰恰是冬季。

水水日夜兼程赶到了水之国,路上却出乎意料的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小小的,紧紧抱着自己,靠着大桥的栏栅边,黑色的眼睛黯淡。

水无月白。

水水记得这个惹人怜惜的孩子。想着之后他谈论要守护的人眼中的神采,不由得感叹命运弄人。

现在的他,似乎只是在等死。

这个温柔的孩子会得到他的救赎,然后为此而死。他死的时候也是幸福的,不是么。

水水摇头,离开的脚步没有停下。

这么着急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那个任务的期限是两年,现在所剩下的时间已经说不上有余。由于最近都没有完成过初始神的任务,能力没有太大的长进的。即使绝大部分任务没有特殊指定惩罚,但水水想要的是任务完成后的东西。她可是就靠那个活命和继续任务的。

残冰花的种子,这是她的boss想要的东西,自然是不指望常人知道的,所以水水决定先完成木叶的任务,再定下心来好好搜索一番。这样想着的她就直接赶到了雾忍村,表明外交身份后敲开了水影办公室的门。

“你就是木叶的使者?”水影的斗笠完全遮住了对方的脸,不短的黑发披散着,声音和水水想象的并不一样,不是该符合他年纪的苍老,是意外的低沉但有磁性。

“是。我的名字是宇智波止水,请多多指教。”出于外交的礼貌,止水介绍了下自己,就准备切入正题,“这次我主要被派来和水影大人谈关于两国的同盟事项。”

“宇智波阿……”显然对方注意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同盟。他的嗓音充满了意味,“宗家的人?”

止水不易察觉的皱眉,但碍于对方身份,于是就忍下这不怎么礼貌的询问,“不,是分家的。”

“……哦,你就是那个宇智波止水。”水影似乎想起了什么,话锋忽然一转,“把同盟书给我吧。”

止水双手递过去,就安安静静的等待着对方的回音。

水影大约的扫了一眼合约,轻笑一声,“果然还是这点东西。嗯,反正对我而言是没有什么坏处。”他说着,就挥笔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卷起来,重新交还给止水。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止水向他行了个礼,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水影似乎和传闻不符,不过,管它的。

随着关上的门,水影藏在阴影处的眸子红光一闪。对忽然出现的暗部冷冷的吩咐,“杀了他。还有,叫逃地再不斩来我这里。”

有人跟踪。

水水脚步未顿,装作无知的继续回了暂时居住的旅馆,果然就说未必顺利么。只是派人跟踪她可是一件蠢事,无论一个人再怎样隐藏气息,要逃过有三千年灵力的死神的感知,那真是痴人说梦。不是水水吹牛,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活着的生物,水水就能感觉得到他的存在。

当初就连四代的飞雷神之术都被她识破了。

再厉害,终究是人。

故意来到独立的后院,止水站在中央的空地,看起来嚣张的刺眼。“诸位朋友,跟了一路,现身吧。”从水影办公室出来就被跟,不知道谁做的那才是智障,“虽然不该说,只是我死在了雾忍村境内,也太不把木叶放在眼里了吧?”

回答她的是四面八方飞奔而来的手里剑。

止水笑了,眼里一片冰天雪地。“沉浸于梦中就罢,遥梦。”要不是还在村子中心,不想殃及无辜,她就会试试有了火神封印后的地狱业火有多强了。

是的,火神封印。当初由于沉浸在四代死亡的阴影中,一直忘记了这个新得到的东西。本来,她是听说九尾体内就有这样一个东西,似乎能产生无限查克拉。后来待自己得到这个火神封印的东西,研究了一下才知道,原来火神的封印是相当单纯的所有火系攻击技能的增幅器。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威力不可小视,这个增幅器的增幅度是1*100来算的。

待蔷薇落尽,水水知道攻击她的那些暗部绝对没有存活了。然而……

“这就是雾忍村的待客之道吗,水影大人。”止水微微侧头,脸上没有笑容。他不觉得水影是这么没有脑子的人,“您想要撕毁与木叶的同盟条约么。”

“呵呵。”阴影处,缓缓踱出一个。赫然是刚才在办公室的水影。他不甚在意的扫了四周一圈,“仅仅一瞬……没有想到分家居然出了这样的人才。”

止水疑惑的看着水影,然后眼眸随着对方缓缓拿下斗笠而收缩。

暗红色的,代表了不详与诅咒的血迹。

“……写轮眼!”水水愕然。等等,虽然印象不深,可是她记得在前世的时候确实有‘宇智波斑冒充水影’的传闻。该死,火影这部片子,她后来也没有怎么追,除了主要情节,大部分都模糊了,或者忘记了。可是到底心里有了点底。对待这样的终极反派,如果没有当场闹翻的想法,最好的办法就是出其不意,让对方对你提起兴趣,承认你的实力。“……宇智波家族近年来并没有叛逃或者流浪在外的族人。唯一记载下来离开的只有一人,据传闻已经死亡,却没有找到尸体……”

看着对方惊讶了一下的脸,水水让自己看上去更像是经过分析然后大胆假设的样子,“宇智波……斑?”

“……”深深的看了可以说是自己后辈的孩子,被拆穿了的宇智波斑除了惊讶竟然也不恼,“惊人的实力,强大的幻术,绝佳的分析能力,以及大胆的假设。”宇智波斑给与了相当高的评价,他笑的深邃,配上赤红色的肃杀之眸,竟产生了一种美感,“真没有想到,那样的家族也会养育出这样出色的孩子。”

“你真的是宇智波斑!”止水震惊的看着对方。然后忽然卸去了防备。

“不逃吗?”

“如果你真的是宇智波斑,逃也是没有用的。”止水镇定的看着斑,无所畏惧的直视着对方的眼睛,“那么,你是有话想说?”

“嗤,真是聪明的孩子。”看着恢复常态的止水,斑不是没有赞叹之情,没有人敢对视自己的眼睛。自从他得到了永恒的万花镜写轮眼后。只是斑并不知道止水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她有直死的魔眼,即使中了幻术,他也可以用那双眼睛打破。“本来确实是想让你死的,但是我改变了主意。我和你做一个约定吧。”斑虽然野心勃勃,心理也有些微的扭曲,但他还是有惜才之情。对于不死的他而言,只要有兴趣的人他都不会杀,至于其他的人,死多少都无所谓。“我有一个相当不错的手下,我很想看看,你们谁比较强。明天午时,我安排你们在水之国边境做一场决斗,如果你赢了,就当我们之间的不愉快没有发生过好了。阿,当然,你也可以告诉木叶我的身份,只是。我水影已经玩腻了,下次你们见的,八成就是真的吧。”

“……我就算说了,也是徒惹麻烦。毕竟这种事情,不太会有人信。”止水才不是白痴,更何况他本来就不是相当有荣誉感的人。也看不出任何将这件事情捅出去的必要。

斑很强。她可以感受的到他那上位者的强大。那种即使掩饰也遮挡不住的

“呵呵,真是很不错。”斑说,却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这样吧,也不能让你尽吃亏,如果是你赢了,我就把我珍藏多年的残冰花的种子送给你好了,那可是能够几倍增长查克拉的好东西。”

残冰花的种子……水水只觉的被雷劈了,风中一阵凌乱。很好很强大,这么RPG形式的东西都出来了。这么一来,自己还真是非赢不可。

第二天如约而至,发现对手竟然是桃地再不斩,那个称得上是炮灰却让人印象不浅的家伙。看了眼对方绷带缠满抗着大刀的形象,水水心想果然形象这种东西是从小看到大的,这孩子怎么看审美都是扭曲掉的。也亏得白那种美的天怒人怨的cj小孩肯跟着他了,说到这个,水水想起那个蜷缩在桥边的身影,这么说来,应该是已经碰上了?不过除了5米开外那个斑的灵压,感觉不到有其他人了。算了,反正不干自己的事情。倒是考虑到未来,还不能弄死这个桃地再不斩,那么就揍晕好了。

草草决定了对手未来几分钟的命运,水水保持着自己嘴角完美的弧度。“你好,我是宇智波止水。”

“哼,就是一个小鬼么。”桃地再不斩冷嗤,眼光跟刀似的扫过止水的脸孔,“像你这种乳臭未干的小鬼,还是回去忍者学校玩家家吧。”对桃地再不斩来说,这种没有经历过血腥风雨的孩子脆弱的一捏就完结。

“抱歉呢,即使回去过家家,也要先把你解决掉。”止水的黑眸中毫无笑意,他现在只想速战速决,离开宇智波斑的视线,并完成初始神的任务。

桃地再不斩同样不想浪费时间,这点上两个人倒是一拍即合,当场就准备动手。

“真是没有章法的挥刀,只有蛮力。”随便一侧身,就躲开了再不斩的大刀,止水向空中一跃,抽出遥梦砍掉了一个水□。不能杀再不斩即表示不能用遥梦的初解,不过正好,老是这一招,她也腻了。

“赤火炮!”也不管斑是不是在看着,止水觉得自己窝囊够了,有能力还束手束脚,LN也是有火的!

结果想到这个忘了那个,即使是节制了威力,但止水忘记了火神封印对于火系的增幅,霎那间,咆哮的火焰如旋风过境般席卷了四周的树林。止水傻眼,和他一样傻掉的还有斑。不结印就能使用的强大忍术?可是看看止水的样子,似乎他也没有料到这种情况?

“水遁——大瀑布术!”斑终于看不下去,使出了水遁术解了围,烟雾散去,是桃地再不斩倒下的身影。

也许是被烧闷了,不然就是击闷了。斑下了结论,就不再管对方,倒是相当好笑的看着止水一副做错事的心虚样子,“依照约定,我给你残冰花的种子。”将手中那个晶莹剔透如水晶般的东西给了止水,“期待你的成长。宇智波,止水。”

然后转身离去,远远还能传来,“啊啊,水影玩腻了,下一站是哪里呢……”的自言自语。

宇智波斑,真是个疯子。

水水失笑。

将残冰花的种子丢进物品栏,几乎立刻就被初始神回收了。

【任务完成。得到能力:契约之力。】

“契约之力?”水水过滤了一遍能力物品说明栏,确定自己没有找到这样的东西。还没有等她开始问,初始神的声音再度响起。

【不用找了,这不是什么其他的能力,而是你身为吾之代言的特殊力量。】

“啥?”水水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以吾之名,隶属神明的契约。】

“……”水水愣了半天,还是没有回过味来,“您老敢再具体点么?”

【……汝似乎是忘了,汝身上有吾所赐予的神之血统。属于世界初始的最高贵的血统。】

……不给我技能,血统顶个鸟用。居然怪我忘记?

虽然牙痒,但不能否认这句话让水水有种莫名的感觉。

神啊……自己是不是太高傲了?水水苦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神这样的事情。总觉得这种事情,连想一想,都是对神明的亵渎。

她水水不信神,但不代表不敬畏。这是两种矛盾的感情,却真真实实存在着。

【换句话说,你可以用这个力量和世间万物订下契约。比如这个世界的血迹限者,如果和你订下契约之后,你的神明之力会将他们的血统能力激发到最大化。且不会有任何的反噬。与你订下契约的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就属于你了。至于让他们成为你的助力,随从,部下,亦或者放任自由,就是你自己的决定。他们的生命将与你同在。并永远的停留在订下契约的那一时刻。】

“也就是说,他们会得到永生?”

【如果你不因任务失败而死亡,那么是的。不过,仍然有制约。当你以命令的形式说话,他们就绝对不能拒绝。到了别的空间后,你可以通过法阵召唤,将他们召唤到你的身边。】

“………………………………………………”水水默了,她晕。

但是有一点倒是清楚了,这个能力对自己而言没有太大的用处。

水水从来都不擅长集体活动,她一直觉得一个人来的自在。

何况背叛无所不在,她不想自己被人背后捅刀子。人的心思有多复杂,她永远不想尝试探索。有的时候背叛并不是心甘情愿,但人到底是矛盾的动物,很多事情是一念之间。

水水叹息了一声,决定继续自己的独行大侠,结果刚跨出了一步就被初始神的下一句话击倒了。

【现在,你必须去完成一个附加的任务。救水无月白。】

“……”水水以为自己听错了。当她意识到自己没有出问题后,跳了起来,“不是应该是再不斩!!?”她可不相信这个以压榨她为乐的初始神改行当了圣母。

【本来是这样的,可是你将再不斩烧成重伤。他就无法遇到那个孩子。而那个孩子并没有到死去的时候。】

“……”水水沉默了一下。她知道许多穿越者都乐忠于‘拐带’。但是那毕竟是小说,实际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如果她是初来乍到,大概真的会无所不用其极也要完成这种‘伟大的改变命运’,但是千年的岁月终究是将她的感情更加的淡薄掉了,何况她要顾虑的事情太多。她也同样不想要太多的羁绊,迟早要离开,何必亲手制造会伤感的根源。

【到了他15岁,那么他的死活也就与你无关了。】初始神淡淡的说。

“真不知道该说您是命运的维护者还是……”水水苦笑一声,她除了妥协,别无他法。

但她是真的觉得有了白在身边,她会十分的束手束脚。

她确实怜惜着白,但是这不能混为一谈。怜悯是人的本性,如果说一怜悯就要救的话,未免也可笑。

其实一直以来,比起白,她更欣赏的是大蛇丸拐骗的君麻吕。

白是善良到令人动容,只是对于再不斩而言,他的举止和背叛无二。

换个角度想,如果白有心,完全可以和再不斩合力,那么卡卡西就算自己能保住性命,也救不了另外两个小的。

真的要拐带,水水也只会选择君麻吕,而不是白。君麻吕才是真正的助力。说的残酷一点,白只会成为阻碍。但是水水对于教导小孩子向来没有耐心,想来也只有大蛇丸乐忠于培养和杀死这样的事情。不过无论如何,她是初始神的部下,她是不能杵逆他的。

叹息一声,也罢,那么就把白领回去好了,反正身为上忍的她,有担保人的权利了。

瞬步来到之前的那所大桥,她发现白歪倒在一边,走近了,才惊觉这个孩子已经失去了意识。估计再来晚个把小时,他就没有命了。水水认命的叹了口气,背起这个小了她接近5年的孩子,向旅馆进发。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