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20: 第九章 良善


鼬和止水,是两个真正如同倒影般的存在。只是,止水是外善内冷,而鼬则正相反

****************************

鼬长大了以后是面瘫+脑瘫。

小的时候是半面瘫而且逗弄起来相当有趣。

得出这两点的水水就决定一定要在鼬变得不可爱前玩得够本。

不得不说,看着一个一向冷静的人炸毛是一件相当有成就感的事情,水水觉得她终于有点明白当年夜一戏弄白哉时的心情了。真是,相当有趣。

“宇、智、波、止、水!!!!”

正和诸位交情不错的上忍和中忍们攀谈的时候,门被极度粗鲁的踢开。

进入眼帘的,是成为下忍不久的鼬,此刻的他整个人僵硬无比,背景的火焰几乎燃着了楼房,一双黑色的眼睛接近赤红——当然绝对不是写轮眼就是了。

大概是没有料到还有其他上忍,鼬一怔,但是脸色明显不善的看着止水,咬着牙迸出了两个字,“止水……”

哦哦,看这个架势,一定是因为自己让鼬未来的导师自己的前任导师日向日差‘好好磨练一下他’的事情穿帮了。想来日向日差也是个隐性腹黑,明明自己也很想试炼一下这个小子,结果居然这么快就把他给卖了。真是不好。

“哟~这不是宇智波家的大少爷么,止水,你怎么他了,让他这么气急败坏。来来,告诉哥哥怎么了?”似乎嘴巴里没有东西就难过的不知火玄间这次是叼着草根一边说话。虽然明白绝对不是那个意思,水水还是没有忍住不纯洁了一把。止水VS鼬,orz多么萌的CP。不过这当然是指原本的止水,现在的止水根本就是个伪劣货贴上了正版的标签。偏偏给他贴标签的还是没人能惹得起的大神。于是我们说,黑幕啊黑幕,走黑幕是不对的!!T_T

啊,这当然不过是水水因为少了一对有爱的CP而发牢骚罢了。

言归正传,止水侧过脸来看着明显没有吸取过教训的玄间,微笑着说,“不知火前辈,请不要诱拐我的弟弟。”

不知火玄间僵硬了,无辜的再次承受了一干上忍鄙视的眼神。偏偏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还是一张和蔼可亲的脸,让他发火都没可能。不,如果他真的动手了,估计下场就是立刻被拷贝忍者卡卡西扔出去,然后赠送一个独家版的千鸟。

“鼬,你不是一直说想要知道自己有多强吗?”解决了个大的再来是一个小的。止水的声音直接治愈了一批人,笑眷如花,“我特意拜托日差老师帮你训练的,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了吗?”

鼬看着周围的上忍露出了‘啊啊,有这样的哥哥真是好福气小子你知足吧’的表情一口气卡在胸口差点没有气背过去。“你所说的特意拜托就是让日差老师把我扔进死亡森林3天勒令我不抓住23条‘花呗鱼’采到15朵‘菱花’就不许出来吗!!!!!!!!!!!!!!!?你知不知道花呗鱼和食人鱼,双头鳄是共栖的;菱花和吞噬草是互相依赖的!!!!!你知不知道我差点成为他们的早餐中餐晚餐外加甜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片寂静。

看来鼬是真的气坏了,不然他才不会这么失态。还是当着一大堆‘长辈’的面。

而周围的人都只有一种感想:这是那位传言中严肃不拘言笑宇智波家的天才少爷?骗人的吧……

“鼬。”止水难得的收起了笑容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我选这两种动植物就是因为他们合作攻击的特性。你要明白,鼬,你马上就要出任务了,在任务中你不能指望一对一的单打独斗,几个人联手对付你一个是常有的事情。而我……不可能一直跟在你身边保护你。”止水幽幽的说,没有保留的展现出了他的担心。

“……”鼬沉默了一下,“对不起,止水。”

止水欣慰的笑了,“你明白就好。”他拍了拍鼬的头。笑容温和而宠溺。

太……治愈了orz。

所有人看着止水鼬的现场兄弟爱,开始羡慕起自己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哥哥或者弟弟呢!

只有阿斯玛不确定的看了一眼怎么看怎么一个标准好哥哥的止水。那啥,之前在死亡森林看到那个在树上笑背过去的人影,似乎很像止水……果然是错觉吧?恩,一定是这样的,止水那么好的一个孩子,怎么会那样做呢?

事实证明,并不是脑子发育健全了就会有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了,当然这是不能怪阿斯玛,要怪只能怪止水已经千年成了精。

几天后,当猿飞笑眯眯的递给他一张上忍考试证的时候,水水明白,他好不容易的悠闲日子又要再次终结。其实她有认真想过,明明才来火影5年,却比在死神待50年还要累很多。这究竟是为什么?是初始神的任务压得她喘不过气?其实未然,这次的火影世界任务固然踏入正轨,不像刚去死神那会儿那么零碎。但是以水水的能力,也不是很有压力。

也许是因为时间紧迫的关系吧,才让习惯了死神那里优哉游哉过日子的水水有种说不出的压力。

何况在那里,有夜一,有白哉,有海燕。他们不自觉的会为水水撑起一片天空。可是这里不行。这里的人大多自身难保,能够有友人,如卡卡西,不知火等,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交情了。即使如此,和夜一他们还是不一样。

到底,是两个世界。

水水叹息一声。不再想过去的事情。人果然是有依赖性的啊,离开了白哉他们,还真是……会怀念的。

当水水花了足足半个月完成了上忍所考核的任务,回到宇智波家宅得到的第一个消息,却是宇智波鼬在任务中受伤,并开了写轮眼。

8岁。开写轮眼。

水水的眼神波光流动,命运还是按照原来的指定在走。一点不差。

来到医院,手拎着鼬最爱吃的甜品,正准备推开鼬的病房,却忽然顿住。里面传来了宇智波富岳的声音。说不出的冷。

很久没有听到宇智波富岳如此冷冽的声音了。止水挑眉。

经过观察,水水一直觉得宇智波富岳的性子是趋于平淡的,究竟是什么,让他大动肝火?

“已经3天了,你也发抖发够了吧。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不过是这种小事罢了。真没有出息。”

“……小事……什么叫这种小事罢了!”鼬的声音很激动。还带着一丝的颤音。“那是人啊!活生生的人!”

“那又如何?”富岳冷哼了一声,“你不杀他们,想要他们杀了你么?你究竟明不明白,你现在可笑的在对敌人表示同情。宇智波鼬,你给我听清楚,当年止水第一次杀人的任务比你要险恶的多了,据说四代大人离开不久,就有几十人的敌袭,而那个时候离止水第一次杀人也不到12个小时,卡卡西也被调开了。”

“止水……杀了他们?”

“是!一个不留。”宇智波富岳周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你很清楚止水的性子吧,让他杀人,他的心情可想而知,可是你有见他回来如你般萎靡不振么!看来我是太宠你了,鼬。”

鼬不再发抖了,他有些发呆的看着眼前白色的病床单,止水……

那么温柔的止水,你杀人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呢?一定很痛苦吧。可是,我再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笑的那么温柔。

“……止水一直是很懂事的孩子,他没有你那么好福气,有人可以倾诉,有人可以撒娇。”富岳见鼬安静下来,口气终是软了下来。撒娇。是的。也许在外人看来,这个词放在鼬身上很不可思议,却是事实。撒娇是有很多种形式的,他对自己以及止水无意识的依赖,也是撒娇的一种形式。“鼬,你已经是忍者了,以后我会更加严格的要求训练你,学着长大吧。”宇智波富岳对于鼬的期望有多高,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而鼬,确实是个天才。可惜心智上,太过幼稚。

回想起曾经波风皆人对他说,‘止水,你的脾性不适合当忍者呢。’其实,这句话放在鼬身上更为合适。止水的温柔是假象,对于敌人,尤其是对自己生命产生威胁的家伙,她是绝不会吝于下手。而鼬的善良才是真真实实的。无论是敌人还是友人,他都不想看到死亡。

水水默默伫立了片刻,转身离去。

回到家,意外的发现行动模式已经接近幽灵的自己名义上的父亲宇智波环居然在等他,“止水,刚才火影大人找你。”

止水一愣,“我现在立刻就去……”

“宇智波鼬已经开了写轮眼。”环忽然开口,然后用一种森然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儿子,“止水,你比鼬还大两岁,不要落后了。”

止水垂下眼帘,“是。我会努力。”

努力……努力你个头!我根本不可能开写轮眼的混蛋!水水在心里掀桌挠墙,先不说我本身就没有宇智波的血统,其次……对于两败俱伤自伤八千的东西我没有兴趣!!所以,有也不会用的啦!

匆匆赶去火影办公室,猿飞习惯性的拉了拉自己的火影斗笠,而后递给了止水一个任务卷轴,“B级任务,止水。”

水水打开来一看,乐了,居然是去水之国的雾忍村找水影谈判的任务。自己的RP难道有所上升了?唔唔,那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呀!

“至于你的拍档……”

“火影大人!”止水第一次打断了火影的话,迎上猿飞微微吃惊的眼神,止水难得的没有了笑容,脸上有种倔强展现,“我想,我可以一个人出这个任务。”

“止水……”猿飞愣怔,然后释然,“啊……的确,你已经是上忍了呢。那么,早日回来。止水。”

也许,自己对这个孩子,也是保护的太好了。猿飞心中暗笑自己。终是放手让雏鸟飞向更加广阔的天空。

【收集‘残冰花的种子’。任务地点:水之国 任务期限:2年 此任务为必须任务。不允许失败。】

再次确定了一下任务,水水踏上了水之国的旅途。只是她这个时候并不知道,在水之国她会遇见怎样的大麻烦,又会怎样无奈的带回那个原本并不需要她去管的那个纯净如雪般的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摸下巴,于是老斑和白拖到下章。

话说,今天写文写到一半的时候word忽然抽风= =然后就这个文件夹打不开了orz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