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19: 第八章 和解


果然还是乖巧的孩子讨人喜欢

**************************************************

凡是看过火影的,都知道眼前这位九成九点九是迪拉达。

水水对于迪拉达的记忆仅仅停留在虽说是叛忍但似乎是个很单纯可爱的家伙。最后貌似是自爆而死。

不知火玄间看着眼前这个大约才4岁的小鬼,不由好笑,“小家伙,怎么搞的这样的狼狈?”同时注意他那双不同寻常的双手,是岩忍的血迹界限?想到这里,不由心生警惕。虽然还不过是个孩子,可是他是绝对不会小瞧的,毕竟木叶厉害的小鬼,想当初也是一抓一大把。

“我才不是什么小家伙,我的名字叫迪拉达!”迪拉达大声宣告,发现玄间的视线扫过了他的双手,才惊觉什么,慌慌张张的将手藏好。这个动作让止水噗的一声笑出来。

一如映像中的一般可爱呢,迪拉达。止水想着,然后缓缓绽放出一个带有亲和力的笑容,蹲下身,柔声说,“我的名字叫宇智波止水,迪拉达。”

好温柔的声音……迪拉达一呆,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轻声细语对待过的单纯孩子立刻认定这个眼前从上到下都散发着温和气息的大哥哥是好人。他那美丽的青蓝色眼眸笑眯成了一条缝,相当乖巧的问,“那我叫你止水哥哥行吗?”

无视掉玄间不赞同的眼神,止水我行我素的说,“可以啊。那么迪拉达怎么会来这里呢?”

迪拉达立刻回答,“本来在村子里面被打,后来看到他们出来,就跟过来了!”

真……诚实啊。。。。玄间黑线。岩忍都是这么单纯的吗?

“止水哥哥好厉害啊!刚刚的花瓣很漂亮!!”迪拉达继续滔滔不绝,止水只是微笑。倒是一边的玄间若有所思。被打吗。也不是没有听说过,对于血迹限,似乎只有木叶比较宽容。

无论是水之国还是土之国,他们对待血迹限的孩子是无情的。这和人本身的恐惧和嫉妒心理有很大的关系。这么一想,木叶其实是拥有相当的胸襟。

玄间转了转眼珠,用在止水看来一副‘叔叔给你糖你跟叔叔走吧’的样子对小迪拉达说,“迪拉达,这个止水哥哥温柔吧?”

迪拉达点头。

“迪拉达喜欢他吧?”

迪拉达继续点头。

“那要不要跟大哥哥们走呀?那里没有人会打你哦~”玄间昂奋了,将血迹限拐回木叶,这可是利人利己的事情。何况他也没有骗人,相信迪拉达在木叶生活绝对比在对血迹限怀有敌意的地方生活的快乐。

如果说这个迪拉达已经成为了岩忍,并有了护额,当然不行,不过照目前的状况看,似乎没有这个问题。

止水的笑容在黑暗中染上了阴气,不错嘛,不知火玄间,知道打着我的牌子去拐人。

迪拉达整张脸皱了起来,看起来经历了一番挣扎。最后,他下定了决心般,抬起头来。“虽然我很喜欢止水哥哥,可是,我还是不能走。我的爸爸妈妈希望我成为一名忍者保卫自己的村子,虽然他们已经去世了,可是,我一定要完成他们的遗愿!”

玄间愣住了。

止水侧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迪拉达,他的神情坚定,眼睛很清澈。

那是,即使一身泥土,也掩饰不住的光彩。

“迪拉达,你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忍者的。”止水打破了寂静,摸了摸迪拉达的头。

“恩!谢谢止水哥哥~”

是的,你会成为忍者,然后,被冠上叛徒之名。

有的时候,之所以成为叛忍,或许并不是那个人本身存有背叛之心,也许只是被逼的不得不反。这种例子,无论什么世界,在历史中都不会少见。

看着迪拉达越行越远,止水站起身来,对着不知火玄间露出一个带点诡异的笑容,“不知火前辈,您刚才真像人贩子。”

砰——

一块巨石落在了不知火的头顶,将他砸的晕晕乎乎。

而之后在回木叶的报告中,不知有意无意,对于这段过程,止水记载的颇为详细,以至于很长的一段时间,同事们都对不知火玄间作‘拐人未遂’者处理,更夸张的是,有些家里有孩子的忍者,更是下定了决心,教育孩子们要坚定的远离人贩子……………………

那次任务后,水水的生活再次趋于平静。而不久,就传出了宇智波鼬以高分从忍者学校毕业的消息。

水水一算,果然这个时候的鼬已有了7岁。

要不要去庆祝一下呢?水水很认真的想了这个问题。最后决定还是去比较好。

鼬的性格他清楚的很,也许那个时候不过是发泄,后来碍于面子不知道怎么道歉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水水叹了口气,按了按太阳穴。如果不是因为任务,她何必这样放下身段。说到傲,鼬傲,水水骨子里比他更傲。现在却要为了初始神的任务而向他低头。她其实真的是有点心有不甘的。果然古人说的好,无欲则刚。

算了,看在鼬很多时候也是非常讨人喜欢的份上。水水暗自琢磨,不过仅此一次,如果鼬不买她的这次帐,就没有下一次。

这样下定了决心,水水就向着宇智波宗家的住宅走去。一到门口,就碰到了正往外面走的鼬。一年不见,鼬已经变得沉稳了很多。不是曾经那种刻意的模仿,而是真正的自内向外的那种镇定。从各个方面看,他的能力都不是一年前可以比拟的。

该说,不愧是天才吗?水水抿了抿嘴,抹去嘴角的冷意,对着看到她怔住的鼬露出了一如既往的微笑,“听说你毕业了呢,恭喜。”

鼬怔怔的看着他本以为再也不会看见的温柔笑容,忽然冲上前去,紧紧抱住错愕的止水,“对不起。”

对不起,说了那样任性的话。对不起,一直一直都不肯来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止水,哥哥。

“我以为,你再不会再原谅我了。”鼬闷闷的说。

止水摸摸鼬毛茸茸的脑袋,“傻瓜。”他不能否认那一瞬间的动容。即使那血缘关系并不存在,但止水确实曾经将鼬当做弟弟般宠爱。

“可是你一年不去树林那边了。”鼬哼了一声,只是低着头,没有什么威慑力。

树林……

水水一愣。宇智波家后山的一小片固定的树林,那是止水一直以来教导鼬修炼的地方。自那次翻脸后,水水再也没有去过。

她就是那样的人,从来不肯回头看。

最终,化作了一声叹息。“抱歉,鼬。我以为,你是不愿意见到我的。”

鼬死命的摇头,他早就明白了,那些人算什么,止水才是真正的对他好。为了那些人和止水吵架,他是真正的笨蛋。

止水看着死赖在他怀里的鼬忽然抬起头来,一双和他相似的黑眸死死盯着他,“你以后不能那么不来看我!”

“好。”

“不能那么久不来指导我训练!”

“好。”

“不能……”鼬卡了半天,才低声说,“生气了,骂我也好打我也好,不要不理我。”

7岁,到底只是个孩子而已。

“……恩。”止水轻声应着,安慰着变得强大,却没有安全感的鼬。

对不起,鼬。这是我欠你的。因为终有一天,我会利用你,来达成我的目的。

“好啦,鼬,怎么还赖在我身上,从忍者学校毕业了就是大人了,不是你常常说的么。”

“我才没有赖在你身上。”鼬哼了声,再度恢复了面瘫加拽的二五八万。却是耍赖般的再次蹭了蹭止水,才离开。“止水,我要挑战你。”

“是,是。不过挑战之前,我请你吃甜品赔罪?”

“……我要三色丸子和昆布饭团。双份。”

“呵呵……”

“不要笑了,止水!”

“要叫止水哥哥啊……”

“不要,止水也才大我两岁,而且我已经是忍者了。”

“……”

宇智波富岳在门后看着终于重归于好的两个孩子,欣慰的笑了笑。然后,又是一种担忧的矛盾情绪浮现在脸上。

鼬,太过依赖于止水了。

不是实力上的,而是感情上的。却是最糟糕的状态。

尤其是,如果止水对宗家心存恶意的话……

宇智波富岳摇摇头。不会的,那个孩子那么善良。可是他的逆来受顺,会不会成为宇智波环的机会?宇智波环……那个男人的眼中野心尚在。希望是自己多虑了。毕竟,宇智波家族不像日向家族般采用极端的控制方法。宗家和分家的唯一区别是分家的人开写轮眼的才能不高。而这不是宗家的过错。没有恨的理由,就自然会团结一致。宇智波富岳吐了口气,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宇智波家族,要永远团结下去啊。止水,我把鼬拜托给你了。好好照顾他吧。

宇智波后山——

鼬死命的瞪着眼前笑的一脸春风的止水,恨不得一拳揍上那张讨厌的笑脸。

前提是,他动的了。

宇智波止水眯着眼睛笑看被他用土遁——心中斩首术拖到地下只留了一个头的鼬小朋友,用一种极度欠扁的语气感叹,“鼬,你还まだまだだね!(madamdadane龙马大人的名句。不知道给我去切腹!XD)”

可恶,如果不是之前吃太多甜食妨碍了行动力……想到这里,鼬再一次恶狠狠的对着止水一阵好瞪,点了五份丸子,这家伙是故意的!!“卑鄙!”

“鼬,忍者是不能以常理来思考的啊!”水水很无耻的盗取了师兄未来N年后的一句名言。

“借口!”

“呵呵。来,叫声止水哥哥就把你拉出来。”

“= =+++++++++++……”

才一年不见止水居然学会欺负他了!!是哪个王八蛋带坏了他的止水哥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