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18: 第七章 温柔的杀戮者


第七章 温柔的杀戮者

即使杀人,他依旧是用那么温柔的方式。

*****************************************

自间谍事件后,日向日差小组里面的就只剩下止水一人。其实这样说也不尽然,因为升为中忍的止水,已经有了单独一个人出任务的资格,不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每次他被分派的任务都有日差或者卡卡西或者其他的上忍的陪同。即便不需要,不过止水还是承了三代的情。

“这次你们的任务调查土之国中硕余大名的儿子。虽然任务本身难度要求并不高,不过由于对方出价颇高,还是被归为了B级任务。”三代火影叼着烟杆对不知火玄间说,“这次你的搭档是宇智波止水。”

“哦?那个传闻中的宇智波止水?”某个永久拿千本当牙签的不良上忍很有兴趣的挑了挑眉毛。关于那位宇智波分家的天才,四代的末徒,虽然之前没什么机会见到,但也算是如雷贯耳了。什么木叶最温和的忍者啦,宇智波一族身手最好的天才啦等等。

“啊,就是传闻中的宇智波止水。”三代说,“关于这次任务,我已经叫人去通知他了,你也准备一下,明天就出发吧。”早日完成然后回来继续接任务,最近任务太多了。

“明白了。”不知火玄间点点头,从火影办公室退出来,瞬身离开。

最温和的忍者啊……可是这对于忍者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的形容词咧。嘛,希望不要扯后腿才好。不知火很不负责的耸肩想。

而第二天,当他在村门口看见那个一身白衣柔和笑着的8,9岁的孩子时,那种想法更坚定了。

这哪里像一个忍者……普通农家出来的孩子都看上去比较强壮啊orz。难怪听说每次三代大人给他的任务必定会有一个上忍陪同。这次那个倒霉的上忍就是我。。。。。。。

止水看着玄间变了几变的脸色,脚趾想都知道他在纠结些什么。话说,事实上,所有第一次和他搭档的家伙都是这个想法,想当初连卡卡西都一副你死了我不奇怪的样子。嘛,不过任务过后都感叹人不可貌相,忍者更不可以用外貌来推断的结论。

不过说到长相,LN才郁闷好不好,明明是女孩子却是正太脸!水水外面笑的春风荡漾内直接掀桌,啊啊啊啊啊啊啊再这样下去我就精神分裂了玛丽隔壁!!!

“嘛,事情就是这样。我们这次的任务是调查那个硕余大名的儿子,并监视他一段时间。这个任务的委托人就是那个家伙的父亲。”无聊,又是父子间的权利斗争。玄间懒洋洋的介绍这个任务,根本没有什么干劲。这种任务也是常常会有,基本上就是看在钱的份上才接手的。毕竟,忍者也要吃饭的。

看了一眼止水,玄间说,“调查的任务就交给我,你就负责监视吧,只要不被对方发现就好。”

不自觉的,就照顾起了这个孩子。

这就是止水特有的魅力,亲和,温暖。让人就算无意也会去兼顾到他。

其实,根本就是角色颠倒,他根本不需要保护。

“是。”从善如流是种美德,既然大家都想着给她减少负担,不领情就是她自己的不对了。

监视对她而言早就是小菜一碟,早在尸魂界的时候,她就已经在四枫院夜一的教导下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气息,那是连死神能够感知的灵压都彻底消除的隐蔽。无聊的看完一天那个富家子弟的听歌舞,逛妓院,在要不要看免费的AV片间犹豫了一把,见和玄间约定碰面的时间快到了,只能遗憾的离去。

“不知火前辈。”止水来到他们临时定下的旅馆,和不知火打了声招呼。和往常一样,那位前辈继续叼着千本眼睛像上漫不经心。

“看来我们会遇到麻烦。这次任务。”他的口气倒是一点没有会很麻烦的感觉。反倒是有种:啊啊,没有想到这种无聊的任务还会有有趣的事情一样的感觉。

“怎么了?”

“我今天调查的时候发现了一些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不过先说说你的吧。你监视了一天,发现了什么可疑之处没有?”

“不……那个人就像是一般的纨绔子弟,去赌场,听歌舞,逛……逛妓院。”

玄间看到止水在说最后一段话的时候脸不可察觉的红了一下,眯了眯眼,真是可爱的后辈啊,好纯情的说。他嘿嘿的笑。

“……前辈,请不要笑得这么猥琐。”止水黑线的看着被说的玄间尴尬的转移了视线。

丫丫的,看来卡卡西就是被你带坏的你个不良前辈啊啊啊啊啊!!!

不知火玄间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止水在心里记上了重重的一笔。

“呵呵,看来这个大名的儿子还真不能小看啊,脑筋不坏。这次,似乎连忍者都牵扯进来了。”

“忍者?”止水反应极快,“难不成是岩忍?”

“就是这样。”玄间点点头。

“可是,如果让大名知道,岩忍村……”

“呵呵,普通这种事情是找其他忍者村做的,不过呢,可能他们志在必胜吧,何况就算真的失败……硕余大名虽说是大名,却只不过是个暴发户,没有什么实权,自然也就对岩忍村造不成什么伤害。”

止水点点头,“那我们要怎么做?”

“我们目前的任务不过是确定硕余的儿子有没有谋反之心,再收集一下资料,这个任务就结束了。”

止水不赞同的看了一眼严重怠工的某上忍,“可是如果真有,那么那个大名就会直接发布另外的任务吧?”

“啊,而且上忍有权利直接接受任务,如果他认为有那个能力完成,不过回头要报备一下罢了。”玄间随口说出忍者守则中的条例,不在意的摆摆手,“反正这群人有的是钱折腾,我们是忍者,完成任务就可以了。”顺带收钱,既然他们嫌钱多,我不介意撒点给我们忍者的。只要不违反自己的准则。

“……”止水默然,其实,她的想法也差不多,所以没资格说玄间,只不过玄间表现的比较明显罢了。(作者吐槽:女儿,你也就一张脸骗人=。=)

实际上和玄间预料的无二,得知自己的儿子竟然对自己存有杀心,硕余大名也愤怒了,好在顾念到底是自己的儿子,给的新任务是要玄间和止水在自己的身边做1个月的保镖。算算自己的儿子大概也准备在这一个月内动手了,大名要求止水和玄间解决所有派来杀他的敌人,也算间接瓦解掉儿子的势力了。

玄间看向止水,止水表示一切由玄间决定。玄间就感叹了一下这个后辈真乖然后接受了任务。

其实玄间也想过要不要向木叶要求支援,不过由于考虑到最近木叶任务繁多,恐怕上忍都已经有了各自的任务,而那个大名的儿子聚集的只是泛泛之辈,实力最多不过中忍。而自己这边,除了自己是上忍,还有评价不菲的四代弟子,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嘛,虽然外表看上去不可靠,不过听说他瞬间秒掉过两个中忍,四代的弟子,可是不能小看的啊。

可惜玄间忽略了一件事情,好狗不抵赖狗多。

正确的说,他不是没有想过,但他认为大名的儿子不至于那么明目张胆的反他的老子。

只是狗急了都会跳墙,玄间太高估了那个大名的儿子,那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沉住气,见每次派过去的杀手有去无返,终于破罐子破摔了。

让止水留守在大名身边,玄间穿梭在40几个中忍下忍中,展开了厮杀。

躲过3个土遁土龙弹,却躲不过其他的暗器和忍术,玄间渐渐有些捉襟见肘。

X的!那个有钱没地方用的XX崽子。挠是玄间这样脾气的也忍不住在心里爆粗,用老子的钱去杀老子,真是个白眼狼。还请了那么多忍者!!(这才是重点!)

“去死吧!木叶的忍者!!!”

再次闪过一波攻击,顺手解决掉一个下忍,觉到不对的玄间回过头,却已经太迟了,眼见了一把太刀就要砍过来。

可恶,不死也要重伤。玄间到底是上忍,即使避不及,也以最快的速度调整成造成自己伤害最小的角度姿势。

但是那把刀没有降下来,玄间看到那个忍者以诡异的姿势停住了,眼神中露出了迷茫的神态。

……幻术?

与此同时,他听到一个少年清亮的声音,“在梦中沉醉吧,遥梦。”

白色的蔷薇漫天,玄间怔在原地,一时竟没有办法移开目光。从来不知道,世间会有那么美的惊心动魄的花瓣。

“不知火前辈!”止水略带焦急的模样映入玄间的眼眸,玄间回过神,看向自己四周倒下的敌人忍者。他们的脸上,竟然是出奇的宁静祥和。“他们……死了?”

是的,确实是死了。玄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那样一瞬间而已,竟然!

“止水,你……”

“遥梦。这是波风老师为我而造的幻术。”止水有些伤感的笑笑,“但是这个术还没有完成。如果碰到精神力强的上忍,这个术就会反弹。”

“……”四代大人吗……玄间已经不复之前的震惊,而是重新研究了一下尸体,“他们看上去很平静。”

“啊,虽说是敌人,但是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够没有痛苦的死去。这个术,是让人死前能够看到他们最深的愿望达成的幻境。”止水说这句话的时候内在狠狠的抽了一下,圣母呀,世界上还找的出比我更圣母的么。不过话说,我也没有办法,谁让我的斩魄刀不像其他穿越者那么牛X呢。简直比白哉的千本樱还要柔和的不可理喻啊!你说明明都是化作花瓣杀人,千本樱那把刀就血腥多了。

看着玄间明显变了质一副【止水你真是温柔】云云的感叹面容,即使他不是第一个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止水还是忍不住扭过脸去,差点崩塌。我要杀人我要见血我受够了圣母(@&**#(@&#*(

止水不知道的是,不久的将来,在他进入暗部后,因为这招,而被称为温柔的杀戮者,不过这是后话了。

“好美……”忽然,角落暗处传来了一声赞叹,玄间和止水惊愕的望过去,却是一个金色的小小身影。没有任何的护额,可是看服饰就不难猜出是岩忍村的孩子。让他们两人惊讶的是,那个金发的孩子浑身泥泞的狼狈,以及,双手上诡异的嘴巴。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