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16: 第五章 日向日差


新的老师,新的队友。可是我却无法释怀。

*****************************************

波风皆人入葬那天,是陌水水不怎么喜欢的艳阳高照。所以她就找到了不去的理由,干脆失踪了个无影无踪。本来水水以为自己早就过了任性的年纪,可是她还是这么做了。反正葬礼也不过是个形式上的安慰,三代目,长老团还有任何知道尸鬼封尽为何物的家伙们都清楚,波风皆人连灵魂都回不来了。

其实水水告诉过自己很多遍没有必要那么难过的,连理由都有好几十条。只是波风皆人实在是太温暖人心的一个存在。就算相处时间不能比拟尸魂界的那些人,但他的关心,他的教导,却比尸魂界的所有人都来的急切。也许是因为人的生命太过短暂,所以才容不得一点点的浪费和虚度。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水水就算不是什么圣母玛丽苏,可是还是会难过的。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句曾经水水无比憎恶的话现在却活生生的可以套在她的身上。

所以,让我难过一下下。一下下就好了。

卡卡西找到失踪一天的止水的时候,那个孩子正抱着自己靠着树睡得昏昏沉沉。他摇摇头,过去抱起止水就往宇智波家族赶。现在的卡卡西年仅14,但已经足够他抱起7岁的偏瘦小的止水。对上因为他的动作而朦朦胧胧醒过来的止水,卡卡西掩饰住自己的悲痛,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漫不经心,“老师已经走了,你也不要把自己弄得不省心。你可是老师最宠爱但最放心不下的弟子。”他觉到自己怀里的那个孩子颤抖了一下。他不知道对于止水来说,任何一个关于波风皆人对他怎样好的话题都听不得。

止水当然不可能说,这个秘密,就算烂了,他也是永远也不可以说出来的。

一到宇智波家的大门口,鼬那小小身影就迎了上来,他的眼睛有些红肿,一看就知道是哭过的,此刻的他不敢惊扰看上去没有什么动静的止水,只能有眼睛无声的问卡卡西。

“啊,不用担心,只是睡着了,明天醒来大概就好了。”卡卡西对着鼬点点头安慰,然后问,“止水的家在哪里?”

鼬立刻就往前走几步,示意卡卡西跟上来。没过几个弯,就到了止水的家。

卡卡西跨进门前,就知道里面有人,果然在客厅的阴影边看到了有些阴沉的宇智波环。环看了眼卡卡西和鼬,却没有看自己的儿子,就和他们擦肩而过了。

卡卡西皱了皱眉头,他没有听止水提起过自己的父亲,现在看来,这个人果然有些诡异,好似完全不管儿子的情况。不过这是别人的家务事,他确实无权过问。但他打定了主意,如果止水有麻烦的话,他一定不会放任不管。

波风皆人的离去,让他把照顾小师弟的责任也一同揽下,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逝去的人已经离去,被留下的人依旧要好好活着。陌水水是这句话的信奉者,所以第二天,她就又恢复了最初的心态。

如果时光倒流,她也一定会做同样的决定,既然如此,伤心一天,已经足够。她还有她必须走下去的道路,所以不可以回头看。

此时已经退役的三代目又重新回到了火影的位子上,满街的气氛依旧略显沉重,可到底还是慢慢回归正轨。

水水走到火影办公室门前,敲门。——对于他,是没有人会拦住的,事实上,守门的两个看到他的时候还逮住他安慰了好一会儿。

“进来吧。”三代目火影叼着烟杆,脸色绷得紧紧的,看是止水,才略略放柔了表情。“止水呀,你来的正好。”他慈祥的招了招手,让止水到他的面前。“我给你安排了一个新的老师,他们那个小组折损了一个队员,正好把你安排过去。你看一下他的资料以及你未来队友的资料吧。”他把资料给止水的同时,小心的观察着他的表情。他也知道这样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未免太快和太残酷,但是他们是忍者,忍者,就是要做好随时失去生命与队友的准备。好在止水的反应并不大,仅仅是有些忧伤的接过了资料看了起来。

猿飞看着止水那么隐忍的悲伤,竟有些于心不忍去目睹。那种伤感,即使是在他身边,就能感受的到很清晰,偏偏那孩子什么也不说。

不去找人发泄,不去找人哭诉,仅仅是逆来受顺的接受所有的一切。

水水安静的看着新的老师,新的队友的资料。维持着自己1成的精神力,扩大自己心情的影响度。她并不觉得自己卑劣。因为她的悲哀是真真实实的。她所做的,不过是让别人感受到她的心情罢了。这也可以算是一种发泄。

日向日差。以及她未来的两名队友——铃木 越纱;山藏 忍。

水水有些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笑一下下,似乎自己的老师,寿命都不会很长的样子。那么之后呢,之后又会是谁做她的老师?

“我已经通知过日差,明天你就可以和他们会和一下。”猿飞说,然后稍稍一顿,“你也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对于这个自己徒孙的徒弟,他还是很怜惜的。

“没有关系,我已经不要紧。”止水轻声说。

是啊,这种事情,这次不是第一次,也绝不可能是最后一次。她必须学会适应,不然根本就活不下去了。

不得不说,某种意义上,精神力在为人交际方面,几乎是所向无敌的了。

第二天,靠着精神力影响和水水的性情,她就赢得了日向日差很大的好感。至于另外两名队友,水水没什么兴趣。她从来都是讨厌团队活动,对于那种将后背交给同伴的说法,也是嗤之以鼻。因为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很多时候,在背后捅上一刀的,往往就是人们最亲近信任之人,唯一的区别是,有的是非自我意识。不过总体来说,没有保障。

日向日差的主要指导是在体术方面,这对于水水来说无疑比波风皆人的忍术指导更为痛苦。因为明明是超越对方N倍的情况下,还要压抑着自己被打压,这种事情,换谁来做心情都不会好。

至于她的两个队友,对于水水来说多少有些阴阳怪气,不过正好,如果他们热情,水水才郁闷。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的时间,有一天,水水结束任务照例弯了次学校准备接鼬回家。鼬看到他的时候却没有往常的欣喜。

“鼬?”止水露出微微不解的神情,将手放在鼬的头上。

“啪——”鼬将止水的手毫不留情的打掉。他的嘴抿的紧紧的。一看就知道在生气。

“………怎么了?”止水耐着性子,保持着自己的笑容柔声问。只是天知道,他的耐心其实并没有那么好,尤其是对待小孩子。

“止水,你以后不用来接我放学了,也不用送我上学。”鼬绷着脸。

哦呀?当初这孩子可是总盼望着自己接送他来着。而且……

“鼬,要叫止水哥哥。”止水现在的表情,和对待无理取闹的弟弟的无奈哥哥没什么两样。

不想这次鼬好像猫被踩到尾巴一样炸毛了,他大声冲着止水吼道,“你才不是我哥哥!总有一天我要超越你的!!!!”无视四周传递过来惊异的目光,他就那样怒气冲冲的跑掉了。

“……”止水站在原地,刘海挡住了阴影,看不清他的表情。

“呀咧呀咧,真是任性的小鬼。”

“……卡卡西前辈?”止水有些吃惊的看向忽然出现的卡卡西。

卡卡西弯了弯一只眼睛,似乎在笑的样子。他揉了揉止水的头发,说,“那孩子估计是在学校听说你的天才事迹了,在闹别扭而已。”

事实上,卡卡西今天是任务没了心血来潮想看看现在的学校怎么教育忍者的,特意弯过来,结果看到的是止水一直很在意的弟弟宇智波鼬将几个找他麻烦的家伙痛揍一顿的剧场。看身后的团扇,居然还是同一个家族的样子。

下手不错,手里剑运用的很灵活,不过可以看出有止水的影子。这是卡卡西的评价。

然后那几个小孩子逃跑前还趾高气昂的来了句,‘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告诉你,所有人都说宇智波分家的宇智波止水才是天才,你这个宗家的算什么!’

看那个小鬼的表情,也知道估计这种话不是第一次听到了。看来这次是一次性爆发了。

事情基本上就是这样,当然卡卡西是不会告诉止水的,不然他的性格估计就会难过上好一阵了。“嘛,总之小孩子就是这样的,过两天就好了,你不用在意。”

很好,才2年多就已经将这张脸做成了圣母的活招牌了ORZ。水水在心里默默流泪。

见止水乖乖点头,卡卡西满意的闪人了。

留下止水在原地,侧过脸来,露出了薄凉的笑意。

原来如此,在佐助被自己哥哥的光环压到前,先是鼬被自己的光环压到啊。

不过显然鼬更加倒霉些。毕竟是【分家】超过了【宗家】。而宇智波富岳对鼬的期望相当之大。

不来好,最近他的心情,也不适合附和着小鬼的兴趣。最好,永远不用来找她了。

水水冷酷的想。举步离开。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