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10: 第九章 扭转命运


第九章 扭转命运的代价

两条人命20年的不相见,很公平

*******************************

终于有一天,她在和志波海燕和浮竹十四郎谈论新出来的虚奇怪的能力的时候,有人汇报:“十三番队由都带领的侦察队,受到不明虚的攻击,都重伤正在治疗,其他人则无一生还。”

当场十三番队的两位神色就变了,志波海燕几乎是立刻瞬步消失了,非常之失态。虽然这个时候也不是失态不失态的问题了。

浮竹有些歉意的向水水点头,随后跟去。

水水有些复杂,她知道剧情,也知道都现在是怎么回事。当初她拿到的技能中的【净化】的时候,她就隐隐明白她可以做到的一件事情。

只是,这样真的好吗?这样真的有意义吗?

没有一条路能让所有的人都幸福。这句话,从前世起陌水水就记得。兼顾到所有人,连神明恐怕都无能为力,她又去圣母个什么劲?

夜晚的风,依旧是宁静而又如月光般的清冷。陌水水躺在六番队的房顶,对着天空发呆。

不远处的四番队似乎有一阵的骚动。

开始了。

只要自己在这里待上一个小时,那么一切,就会结束了。水水对自己说。

却紧了紧手中的遥梦。

10分钟。。。。20分钟。。。。。。。。

陌水水霍的站了了起来,冲向了后山林。

那个人是海燕。不是别的可有可无的人。

是海燕啊!

陌水水赶到的时候,正是海燕一剑刺向被附身了的都的时候。根本来不及感叹巧合和狗血问题,水水的遥梦出鞘,一下子隔开了海燕的剑,也在同时被‘都’逮到了空隙,刺伤了她的腹部。

忍住痛,水水咬牙对着满脸阴霾的志波海燕吼道,“控制住她,我有办法把那虚赶出来!”

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考虑后果的问题,考虑麻烦的问题。

海燕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忽然整个的亮了,就好像在黑暗中行走了很久已经放弃的人,看到了光明的希望般。

“缚道之六十一 六杖光牢!”

“缚道之六十二 百步阑干!”

两个声音一前一后的响起,竟然是浮竹。听到了水水的话,立刻就出手了。

陌水水抿了抿嘴。将净化力量覆盖在了遥梦上,刀身散发出了银蓝色的光芒。陌水水将已经不会造成任何伤害的遥梦狠狠插进了被两个缚道固定了的都的胸口。

“卍解,净化。”前一句是虚的,后一句是实的。

即使在最后,她依旧没有忘记给自己留下后路。救人将自己赔进去的事情,她自认还没有会伟大到这种程度。

俯身着的虚发出了凄厉的尖锐叫声,一团黑气猛然离开了都的身体。

“可恶啊!!!!!”

脱离了都的虚愤恨的大喊着,冲向了重创他的水水。

水水早就防着这一手了,抽出遥梦,正准备往上砍,一阵沉重感如排山倒海般的压了过来。

陌水水错愕的睁大了眼睛,眼见着虚越来越近,她却动弹不得。

连声音都发不出。

之后,一片黑暗。

刚刚开始的时候,水水确实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然后想起来了,百多年不见的地方——初始神的世界。

“……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答案呼之欲出。

【我对于你擅自更改命运没有什么意见。只要你自己掌握分寸。】初始神的声音很安静,也很清冷。【但是可惜。这一次,你还是要付一点代价。】

“可以告诉我理由么。”水水有些奇怪,但不可否认的,听到初始神说的时候,她确实松了口气。

【你将会离开那个世界二十年。】初始神缓慢而又坚定地声音在这个空间环绕。他没有回答水水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说下去,【那边我会安排一个类似傀儡的东西代替你,你可以安心去下一个世界继续你的任务。我希望这一次,除去我的特殊命令,你不要再擅自作主张。】

真是再清楚不过的意思。我可以改变命运,你改变就会出问题。

陌水水冷冷的说,“下次有什么问题,你大可以早说。”

如果是她不能承受的代价,那么,她什么也不会做。

这句话是实话。早就说了,陌水水救人,永远都是不赔上自己的前提下。

只是,这次的两条人命20年的不相见,她赚大了。

抬眼,她看到了下一个世界的标题:【火影忍者】。

后记:

“喝——”眼看着水水就要命丧于虚口之下,志波海燕的斩魄刀毫不留情的划出一道刀光,逼退了虚,与此同时,浮竹冲了过来,抱起倒下的水水闪到了一边。

“海燕,水水和都交给我和露琪亚,你把这只虚解决掉。”浮竹正色。属于队长的气势散发了出来,不可违抗。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这也许是志波海燕生平第一次那么仇视的面对着他的敌人。连声音,都如同浸在了冰窖中,“让水天逆卷吧!捩花!”

他从来,从来没有那么想要斩杀掉一只虚。

恨不得,挫骨扬灰。

四番队——

“卯之花烈队长!虎彻勇音副队长!”两个四番队的正副队长在众人漫长而又不安的等待中,终于出现了,脸上的疲惫之色非常明显。

扫了一眼浮竹,海燕,露琪亚和之后匆匆赶来的朽木白哉,卯之花烈决定把话挑明了讲。“都小姐的话,体内的虚所遗留的力量已经彻底清楚,接下来只要静养,假以时日,应该就能回到工作岗位上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浮竹,海燕和露琪亚都大松了口气。

“水水。”朽木白哉言简意赅。却掩饰不了他的担心。

“……”卯之花烈沉默了下,垂下了眼眸,“情况恐怕不太好。”

海燕:“什么!?”

露琪亚:“咦!?”

浮竹:“怎么会!!?”

他们这么吃惊不是没有道理。对于水水,在来的路上就知道水水就是腹部被刺伤,推测恐怕是卍解后灵力跟不上才昏倒的,所以没有太大的担心。根本不会想到担心的人没事,没担心的人出乎意料的有问题。

“怎么会这样呢?”浮竹皱着眉头,不解的问。“她确实没有受到重创,我们可以肯定。”

“是没有受到什么要害,可是。从检查结果看,她的灵力一下子被抽空了。”卯之花烈定定的看着他们。“水水在打斗过程中,用了什么招数?”

“她用了卍解。。。。。。”海燕有些呆呆地说。

白哉的眼刀扫过海燕,声音一下子零下,“水水连始解也做不到。”

这下子在场的都惊讶了。浮竹十四郎秀眉轻蹙,“水水不是副队长吗?”按理,副队长始解是不成问题的。

“水水的优势在于瞬步,白打和四枫院家族的剑术。”海燕低声说。声音透着一种无力和悲哀的绝望。

连始解都不会的死神,一下子用了卍解,结果可想而知。

身体承受不住一下子爆发的灵压,散作灵子的概率也是很大的。

“……水水短时间内恐怕不会醒来。”卯之花烈看了看颓废的志波海燕,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我暂时让她脱离了生命危险。志波副队长也不要太过于自责。能够救到你和都小姐,想必是她的愿望吧,您这样,可是违背了她的初衷。水水一定不希望看到你沮丧的样子吧。”

“恩。”志波海燕魂不守舍的应了一声。眼睛里是深深地懊悔和恨。

为什么,自己不变的更强一些呢?

10年。

陌水水依旧静静的沉睡在四番队的医务室中。

10年来,六番队的副队长位子也就这么空出来。

如果陌水水知道了,也许会轻笑一声。本来的命运,可是十三番队副队长的位子空出来啊!

只是那个时候,陌水水在其他世界中活的潇洒却不自由。

每个礼拜,只要没有任务的话,白哉,海燕,都和浮竹都会来看看水水。有时候京乐也会来看看这个孩子。

那个他防备着,疑惑着,最后为了朋友愿意拼上了性命的孩子。

每个月一次的朽木宅的聚会变成了几个月一次。聚会上,已经没有了那个轻柔笑着的身影。

“白哉,水水真是傻。”海燕喝着酒,失神的看着外面的月光,含糊不清的说,“其实那个时候我准备好和都一起走的,她为什么那天晚上会赶过来。”

“……”白哉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他喝着清酒,静静的听着好友絮絮叨叨的念着水水的一切。

“都也很难过,每次去看水水的时候,看到她就那样静静的躺在那里,没有生命力,也不会对我们笑,每次回去她都会流泪。”

“明明最开始的时候,就决定一定会保护她的。可是却没有一次帮到她。”

“她去六番队的那会儿,你保护她;杀灭却师的时候,你救了她;夜一离开的那阵子,我也没有发言权,是你,京乐队长和浮竹队长替她为山本求的夜一的情。……可是她最后却救了我和都。。。。。”

“白哉,水水会不会就这么睡下去,醒不过来?”

“如果那样的话,怎么办。”

“那么,我不介意十三番队也没有副队长。”白哉放下酒,拂袖而去。留下海燕独自笑的泪流满面。

水水,水水。

快点醒来吧。

下一次,让我来保护你。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