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3: —02—水中兽


—02—

清晨的山还在带着尚未散去的寒气,或许是因为曾经死过人,这本来就背阴的地方就更显得阴森吓人。

深山里的草颜色深的吓人,带着黑色的深绿,像是要把人吞噬殆尽的口,来自地狱的,某种恶魔一般的悠长呼吸,这些杂草波动的深处就是那不为人知的生物的心跳。

这里确实藏着一个恶魔。

简释之独自一人穿过崎岖的山路,到了这里的某处山腰,打量了一下周围,才渐渐放松了自己紧绷着的肩膀。

仿佛到了这个没人的地方,他才更加放松。

这是一处新的塌方,十几天前的一场大风,预示着夏天的结束,也刮断了这里山上的一个大杉树,树根连根拔起,混合着接连几天的暴雨,这个地方塌方,露出一个半人高的黑黝黝洞口。

现在这个洞口被人用树枝之类的挡住了,甚是隐蔽。

简释之再次确认了周围没人,将那些树枝拨开,小心的钻了进去,消失在了黑黝黝的甬道里,再无任何痕迹。

这是一条极窄的甬道,而且伴随着暴雨或许有再次塌方的危险,但简释之丝毫不担心的样子。

他的这条命已经是捡来的了,要或者不要,他都没有太大的欲望。

或许从奉亲王府的三十多口人一月暴毙的那时候开始,他的心里已经不再会有任何恐惧可言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面前豁然开朗,却是一个崎岖的溶洞,里面滴滴答答都是水,异常潮湿。

简释之脱了自己鞋袜,点燃一盏小油灯,卷起裤脚,向溶洞的深处涉水而去。

广阔而壮丽的溶洞中,小道崎岖,地下河顺着这个溶洞流淌,不知道通向哪里,溶洞的深处有一片巨大的空阔之地。

简释之一进入这个区域,就听见了那边一声紧绷的铁链声响。

“是我,我来迟了。”简释之开口。

那边的铁链声微微小了些。

蓝色冷光的矿灯映出简释之清瘦的容颜,他提灯去看。

溶洞的中心,成年男子手臂粗细的铁链缠绕,铁链的中心,赫然锁着一个青年。

那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青年,看起来没比简释之大多少,听见声音,青年猛地抬头,一双墨绿色的瞳仁里顿时透出恨意和可怖的光来。像是一只全身都竖起了毛的兽类,等待着攻击。

“是我。”简释之将矿灯提高了一些,照亮了自己的脸。“是我,你别紧张。”

青年眼睛里的敌意微微弱了些,但依旧全身都紧绷着,锁住他的锁链哗哗作响。

简释之慢慢的涉水过去。

几天前,简释之进山采药,无意之中发现这里有个塌方露出来的洞,他顺着洞一路探寻进来,居然发现这里锁着一个人。

初次发现这个人的时候,要不是锁链束缚,他几乎要扑上来把自己杀死。像是一只暴躁的虎,被人囚禁,被人砍去了爪牙,囚禁在这样一个屈辱的地方。半个身子泡在水里,饱受蚊虫和水蛭的骚扰,坑脏异常。

简释之试图问出他的名字,但这徒劳无功,对方仿佛不会说话一般,只是用那一双墨绿色的瞳仁发狠一般盯着自己。像极了一头狼。

“今天我带了药来。”简释之拍了拍药箱。

溶洞中间有个中岛,容得下放一些东西,那里有个脏兮兮的碗,比喂狗的碗还脏上几分,上面爬满了螺类。

“这个药驱虫,绑在你腿上的话,就不会有水蛭来咬你了。”简释之从药箱里找出两个药包。

青年警惕的看着他,眼睛里时时刻刻都是怀疑。

简释之把那油灯靠水面近了一些,他把那药包浸入水中,水里那些细小的虫子就像是见鬼一般游远了。

简释之的动作很慢,他尽量不惊动青年,动作之间没有任何多余的花样。卷起袖子,表示自己没有携带任何武器。他慢慢的靠近了青年。

青年没有反抗,只是死死的盯住简释之。

即便是他被铁链锁住,简释之这么细瘦的人,也足够被他在一瞬之间置于死地。

但简释之从来都没有怕过死。

两个小小的药包被浸入水中,简释之把药包绑在了青年的腿上。之前如同蛆虫一般吸附在青年腿上的水蛭立刻离开了。

简释之松了口气,“我还带了吃的,虽然不多,好歹凑合。”简释之慢慢离开,从药柜里拿出一个饭团。

青年的眼神瞬间警惕起来,死死的盯着他。

简释之愣了一瞬,明白了。

他当着那少年的面,将饭团放入口中,咬了一口,细嚼慢咽的吃了。“山鸡的馅儿,难得有肉,我自己都舍不得吃。”

青年依旧死死的盯着他。

简释之慢慢的靠了过去,将那饭团举到了他嘴边。

鸡肉的香味和大白米饭的味道,虽然是冷的,但这也足够诱人了。

青年犹豫了片刻,如同饿了好几个世纪,一口将那饭团咬去大半。

简释之愣了愣,伸着手把那饭团子举着,一直等他吃完。

他的指尖还沾了几粒饭粒,青年狼吞虎咽的吃完,看了那几粒饭许久,竟然生生克制住了去舔舐的冲动,只是舔了舔自己的唇,有些意犹未尽。

简释之讷讷收了手。“今天只有一个,明天我会多带一些。”

他拍了拍手,把饭粒都拍了,又绕着溶洞走了一圈。“明天想吃什么?我给你带?还是饭团吗?”

他也不指望这个人回答,毕竟着过去的几天,他似乎从来都没有真正信任过他。

简释之不是会多管别人闲事的人,可是或许只是身为一个医者的本能,他看不下去一个人这样一半身子都烂了,被蚊虫糟蹋的惨样,也看不下去一个眼睛里尚有强烈求生欲望的人就这样烂死。

他想活,他就救他,他想死,简释之也不会拦着。

这就是简释之的医道。

他听见一阵奇怪的声音,像是挣扎着说出来的嘶哑。

“我……”青年居然开口了,声音有些生涩。“我想……洗澡。”

不是要求吃的,也不是要求药材或者其他,这个人,开口求人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要洗澡?

“你洁癖?”简释之歪了歪头。

“脏……”青年回答。

简释之想了半晌,“也行……”

“我先要想办法把洞里的水清出去,要不然给你洗多干净都没用,你……听得懂么?”

对方没说话,但眼神已经很明白了。

简释之看了看这洞里的污水,要是不把这些清理出去,别说是洗澡,估计再有个几月,这人的双腿就要被泡烂了。

但这么大的工程,他一个人做不来。

但他知道有一个人做得来。

“我要去找一个人,但他身份崇高,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见我。”简释之若有所思。

“枭阳太子晟决?”青年忽然开口。

“是,你怎么知道他?”简释之微微一愣。

简释之看不到,这个人满是污浊的脸上闪过一丝钝痛的苦笑。

“你不必去找他了,排水水利方面的问题,你去找一本书,叫做《水龙吟》。”

简释之愣了愣,看这个人的眼神都变了。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