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22: —21—未尽时


—21—

宫外的大雨瓢泼,简释之跪在地上,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和简征一起,和这冰冷的黑曜石地板一起冻住了。

简征已经永远的睡着了,而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简释之听见了,但他没动。

琨周带着一队人马在门口,面色不善。姜宁有些震惊,随即上前一步拦住他。

“你要做什么!”

“滚。”琨周说。

简释之抬起头,他看见了全身都湿透了的琨周,头发贴在脸颊上,像一只水鬼。

姜宁没动。

“别逼我杀了你。”琨周淡淡的说。

“你父皇……”

“说了你给我滚开!”琨周猛地怒吼出声,声音嘶哑。

姜宁和简释之都愣了一下,回头看他。

琨周大口喘息着,他像是虚脱了一般,宛如一个缺氧的老人,颤颤巍巍退了几步,扶在门框上。

他将目光投向地上的简征,跌跌撞撞的跑进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父皇……”他的灵魂好像已经不在躯壳之内,他跪着,将那双已经冰凉的手握在自己手里,“儿臣……儿臣来了,你睁开眼看看儿臣……”

简释之低着头没出声,他的眼睛有些湿,眼泪吧嗒一声滴下来。

“父皇!”琨周大哭出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琨周……”简释之想安慰他,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你!是不是你!”琨周哭出来,“父皇今天早上还好好的!为什么现在会这个样子!”

“琨周。”简释之眼睛红红的,他抬起头,想辩解什么。

“就是你!是你是不是!你杀了父皇!”

简释之的眼睛猛然睁大,他呆呆的看着琨周。

就在这时,一声仿佛花瓣开合的声音,简释之和琨周同时将目光投向简征的尸体,只见一只极其细小的蓝色蛊虫如同破茧一般,从简征的眉心钻了出来。

众人都吃了一惊。

“蛊虫……这时蛊虫?”琨周震惊着摇着头,他看向了简释之,突然嘶吼出声“来人!给我把他绑起来!”

“不!我没有!我不是!”简释之惊呆了。

“蛊虫!你对父皇下蛊虫!是了!你母亲就是阿修罗的毒妇!”琨周大喊着,“就是你!”

身穿黑色铠甲的武士上前,轻易就将瘦弱的简释之制住了,简释之挣扎起来,细瘦的胳膊却毫无反抗能力。

“琨周,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七窍流血!这是下毒!”琨周声音嘶哑,他双眼发红,“父皇就想见你一面!你不喜欢父皇,你为什么要下毒!”

“我没有!琨周我们单独谈谈……”

“不!我不听!我什么都不听!”琨周大声嚎哭出来,他跪在地上,跪在简征的尸体面前,像个孩子一样哭泣出来。“不,我什么都不要听……”

简释之愣住了,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明白了眼前这个已经分别了多年的弟弟。

刚刚他和简征的对话,他听到了没有,他听到了多少。

简释之不知道。

他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许久,琨周慢慢的将脸抬了起来,简释之在这张脸上看见了死人一样的惨白。

“简释之。”琨周就像是一只孤魂野鬼,他轻轻的说,“对不起。”

他挥了挥手,武士将简释之狠狠压着跪在了地上,姜宁叫出声来,他一步跨进殿内,却被两个武士拖了出去。

“琨周!你不能这样!他是你哥哥!”姜宁大叫到。

琨周置若罔闻。

“琨周!你想要皇位可以!你不要动阿赦!我求求你!他是你父皇的孩子!”姜宁的声音被脱离大殿,紧接着,就传来了骨头碎裂的声音和姜宁的惨叫。

桌案上放着一封遗诏,是简征最后的笔记。

琨周打开看了一下,没有任何表情波动,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机械的死人。

“烧了,都是假的。”琨周拿起遗诏,在桌案上的蜡烛上点燃了。火苗蹿升着,迅速而贪婪的将遗诏吞噬殆尽,琨周就静静的看着。“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他轻轻的念。

随着灰烬的落地,简释之眼睁睁的看着遗诏被烧得渣都不剩,看见琨周的眼神,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殿外隐隐传来姜宁的惨叫声和嘶吼:“琨周!你不要伤他!你这是篡位!”

“父皇的江山,你不配,只有我配,我会好好的守住,但是你不行。”琨周的声音如同死水,“简释之,你不是太子,我才是太子,我才是父皇的孩子。”

简释之想说什么,但是他的嘴突然被巨力掐着颌骨生生扼开了。

琨周缓慢的走下来,将简征眉心的蛊虫拿起来,慢慢的走向简释之。

巨大的恐惧充满了简释之的眼眸,他的泪涌了出来,想要挣扎想要摇头,但武士没有让他有一丝机会。

蓝色的蛊虫触及了简释之的口,像是找到了居所,哧溜一下顺着简释之的喉咙滑了下去。

瞬间一种难以言喻的剧痛贯穿了简释之的身体,他猛地惨叫出来,胸腔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冷如同冰锥一般刺穿了他的身体。

他武士放开了他,他整个人蜷缩在地上,蛊虫几乎让他痛的晕死过去。

“皇表兄。”

简释之听见了遥远而陌生的声音,却来源于那个他熟悉至极的琨周。

“姜宁说不杀你,我就不杀你,但是父皇的痛,我要你一寸一寸的感受到。”琨周说。

他登上王座,背对着简释之,简释之已经看不清他了。

“从今以后,简释之,废去皇族简姓,自此除名。把他丢到南疆……”琨周最后的几个字很轻。“自生自灭吧。”

简释之已经被痛的什么都不知道了,他只感觉自己被一只粗鲁而强壮的手拎起来,拖着出了大殿。

他隐隐看见殿外姜宁已经躺在了地上,身下全是血。

可他没有时间来可怜姜宁。

他痛到失去知觉。

简释之做了很长很长的一个梦,他梦见自己久违的母亲,看不清面容。但和记忆里那沉静和冷漠不同,这个阿修罗人的眼睛里有着简释之看不懂的疯狂和妖媚。

“母妃……”简释之轻轻的叫出来。

“合该着你们折磨至死。”那个女人恶毒的说,可是却是笑着的,笑得那么美。“阿修罗人从来不放过你们,这辈子也是,下辈子也是,祖祖辈辈,你们都该死。”

简释之觉得自己被刺痛了,他猛地惊醒过来,却发现眼前的世界全是灰蒙蒙的一片。简释之一瞬间吓醒了,他站起来,头却猛地撞到一个低矮的钢梁上。

幽暗,像是毒水一样腐蚀了他的心智。

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他的手剧烈的颤抖起来,他低头,却看不清自己的手指。

“来人……”简释之整个人都在发抖,他跌跌撞撞的摸索着,只摸索到坚硬的泥土和钢梁,像是个监狱。“救我……救救我,谁救救我……”

可是没有人回答。

简释之绝望了,他蹲下来,将自己蜷曲在墙角,低声哭出来。

他以为自己是不畏惧死亡的。

可是他现在害怕的要命。

他看不见了,什么都看不见了,这甚至比死亡更让他恐惧。他甚至再也没法看书了。

他低低的哭了很久,只觉得全身发冷,嘴唇都冻的青紫。

“喂,小孩。”简释之突然听见一个苍老嘶哑的声音。他吓了一跳。

“我,我在哪?你是谁?”他声音颤抖。

那个声音叹息了一声,“我们在幽州,南疆的监狱里。”

“那你是谁?”

“一个死囚。”对方说,“不过是新皇上任,就从死刑变成发配了。看你年纪轻轻,是什么罪进来的?”

我没有罪,简释之很想说,可他说不出来。简征的确是他害死的,他没有权利说这个人的死和自己没有关系。

可是现在的他,有罪和无罪又有什么区别呢。

老人不再说话了。

简释之明白了,或许他将来的每一天都将在这个寒冷的地牢渡过,暗无天日,也或许有一天会被蛊虫啃食殆尽,和简征一样。

每一天都在等死的日子,这将会是最大的折磨。

简释之将自己放平在地上,忽然,耳上的什么硬物磕到了他。他微微一愣,摸索着取了下来。

是一只铁鸟。

他微微一愣,将铁鸟重新戴上,将铁鸟的单翼拉开。

极其稚嫩的声音传出来。

“故国之根本,在于民也,民之根本,在于生计也……”

简释之微微一愣,明白了这是什么。他急忙把铁鸟拿下来,听着里面录好的一字一句,仿佛这就是他的救赎。听了很久,他默默的将铁鸟拿下,放在自己最贴近心脏的地方,他终于感受到了些许温度。

简释之最喜欢读书,琨周废去了他的双眼,让他再也不能读书了,在这漫长的牢狱生活里,这只铁鸟里的诵读声将会是他多年唯一慰藉。

未来会如何,简释之不知道,但他总觉得他或许在这时候世界上的某个自己已经死去了,活下来的是另一个魔鬼一样的简释之。或许在多年以后,他再次回想起这段日子他会恨,但此时的他已经连恨的力气都没有了。

大雪飘落,远在千里之外的枭阳国都,沉重的大门开了。

使者带着这不寻常的风雪,脸色肃然。

晟耀的眼眸动了动。使者将手上的鲜血擦干净,面向了王座上的少年。

“他,回来了。”

天下终将起风波,在时代的大潮下涌动的汹涌中,简释之没有看见那个年轻太子将会掀起怎样的血雨腥风。

但总有一天他们将重新相遇。

简歌行·前尘篇完

作者有话说:

磨磨蹭蹭更了很久,终于写完了前传了,写小说的节奏有点手生了,等写完七杀凤再回来继续更新,谢谢一直追更的小伙伴了!七杀凤也请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