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18: —17—情两生


—17—

天色渐渐黑了,简释之总算将提炼蓝石碱的装置简单设定完毕,他从来不会肚子饿,却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肚子咕咕叫了一声出来。

晟决笑,“吃点东西吧,忙累了。”

简释之反复检查了一下没事,便将手中的活放下,将带过来的东西分成了两半,再分成两半。最后取了一块,先喂到晟决嘴里,再放了一块在自己嘴里,缓慢咀嚼着。

“我们的存粮只有这么多了,要是三天内无法提炼成功,我们大概就要饿死。”简释之说。

“不会的,我们会活着出去,你也是,我也是。”晟决说。

“现在只是蓝石碱的提取,要是无相锁没法破开,也一样没办法,可变因素太多,你不要盲目自信。”简释之很严肃。

“你就是枭阳国人,我对你有这个信心。”晟决说。

简释之想了很久,深深叹了口气。

吃完了那仅仅够一口的食粮,他在中岛上蜷着腿坐下来,有些呆然的看着平静燃烧着的火焰。

简释之从来不是话很多的人,晟决也是,两个人一沉默,洞里顿时安静只有水滴的声音。

简释之忽然有些胡思乱想起来,如果蓝石碱提取失败了,或者是无相锁没法破解,再说,就算是无相锁破开了,两人合力也无法把洞口打开,他会怎么样呢?他会死吗?会和身边这个人一起死吗?

简释之发现事到如今他一点都不了解身边这个人,他们认识还不到一个月,但是莫名其妙的他们的命运就要连在一起了。他想到这里,突然低低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晟决问他。

“我笑命运无常。”简释之说。“或许人死之前,总会想到一些有的没的的东西。”

“你想到了什么?”

简释之抬头想了一下,说,“我想起,我小时候其实特别喜欢下棋,我素来听闻父亲的棋艺惊人,便想和他一起下,但他从来都不陪我。”简释之顿了顿,“后来我发现哭闹无用,便不再打扰他,只是我母亲偶尔会和我下几盘,还有……”

“嗯?”

简释之沉默了很久,说,“还有我皇叔。”

简释之口中的皇叔,指的就是简征。

“有一次,我生病了,但父亲出去了,我母亲也没注意到,只当我贪睡,后来皇叔来了,发现我生病,就背着我走了很远的山路,回皇宫给我治疗,治疗完了,我好了,他病了。”

简释之顿了顿,“他身体从来都不好。”

是的,真是有意思,简释之从生下来开始父母就都没把他看做个什么东西。或许是的,他母亲是作为政治工具嫁给简澈的,而简澈也只是因为完成任务才娶的娑亚。而他小时候最亲的,居然是简征,这个杀了他全家的人。

“那个人小时候对我很好,好过了我父亲。”他说,“我很喜欢他。”

“现在也在喜欢么?”

简释之想了想,摇了摇头。“现在我不想和他有任何牵扯。”

“为什么?”晟决静静的听着。

“我小时候,有一次,看见我父亲在和我皇叔……”他顿了顿,没有再说下去,他闭上了眼。

晟决等着他说。

沉默了很久,简释之说,“在干那种事情。”

晟决的瞳仁一缩。

“以前我父亲和皇叔关系最好,直到我父亲娶了我母亲。”简释之说,“我后来想过,我父亲喜欢的或许根本就不是女人,而是他表弟。”

晟决心中震惊,但他没有表露。

“我是他和一个没有感情的女人生下来的孩子,自然也不必付出感情。”简释之说,“但是他最后却被他喜欢的那个人杀死了,很可笑。”

晟决的心底似乎被什么东西触碰了一下,他说,“你难过吗?”

“他们对我没有感情,我也对他们没有感情,有什么难过的。”简释之想了想,说,“但是他们毕竟是我的父母,他们死了,我觉得……”

简释之的眼睛沉静如水晶,他看着黑暗里跃动的那一团火焰,轻轻说,“很孤独……”

山洞里再次沉寂下去了。

简释之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这些,甚至是方圆。

或许是因为父亲强暴了简征,所以简征杀了简释之的一家,可却独独留了简释之一个人。或许原因也不止这么简单,但是他从没对简释之解释过。

“你曾经很喜欢简征。”晟决说。

“他比我父亲更像父亲。”简释之说,“他会带我出宫去玩儿,带我骑马和射箭,告诉我说,这就是我们大幽的国土,我们世世代代在这里休养生息,繁衍后代。”

“你父亲呢?”

“他……”简释之顿了顿,“我忘了,他不太和我说话,只会问我功课的事,还有就是监督我喝药。”

“什么药?”晟决一愣。

“我生下来就体寒,和我皇叔一样。”简释之说,“要是不常常喝药,手脚都会冻麻木无法动弹。”

晟决的眼神微微一暗晟决低下头,他想了一下,说,“你靠过来。”

“怎么了?”简释之说。

“靠着我。”晟决说。

简释之想了想,听话的靠了过去。

他也很累了,他坐在中岛上,轻轻的靠着晟决的肩头,不知道为什么,这让他感到很安全。

简释之的体温的确低得惊人。

“你现在冷吗?”晟决问。

“有些。”简释之说。“从小就这样。”

晟决将自己的铁链晃出铁扣,腾出一双勉强可以动弹的手,将简释之拥在怀中,不由得抱他紧了一些。

简释之的肩被青年健壮的双臂拥在怀里,一时间有些愣神,他抬头看晟决,只觉得自己的脉似乎又莫名其妙快了几分。

他低下头,将脸颊埋在晟决的胸膛上。

“你为什么抱我?”他闷闷的说。

“抱着你,你还冷么?”

简释之摇了摇头,他自己暗暗掐脉,只觉得快的惊人。

“你恨简征吗?”晟决问。

简释之摇头,“我对我父母谈不上爱,所以对简征也谈不上恨。”简释之说,“我只是觉得在他杀死我全家的那一刻开始,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那个皇叔也同时死亡了。”

晟决明白了,嗯了一声。

“我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偏偏要留我。”简释之说。

“或许他是爱你的。”

简释之听见这句话,很是震惊了一下。他默默的想了很久,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山洞外面应该是已经完全黑了,简释之虽然吃得少,但是已经开始饿了,为了节省体力,他不再胡思乱想,索性闭上眼企图睡觉。

晟决的体温比较高,简释之抱着他只觉得异常温暖。山洞里温度很低,他的指尖已经开始有些麻木了。只能本能的像小兽一般朝着晟决怀里蹭。

晟决抱着他,将他的手握在自己手心,铁链包裹着两个人,像是将简释之也锁在了他怀中。

“你好暖……”简释之昏昏沉沉的说。

“你睡吧,没事,蓝石我看着。”

“我皇叔以前也被我父亲这么抱过吗?”简释之闭着眼睛,“那他为什么最后又要杀了他。”

晟决没有回答。

“我常常做一个梦,梦见我从江东回来的事。”简释之说,“整个府上都很臭,我回到家,看见很多口棺材,里面的人都烂成黑蓝色的了,皮里面包着的不是肉,是水,好像只要剪一个口子,里面的东西就会流出来,只剩皮包着骨头。”

简释之慢慢的说,“我去看我父亲,一打开棺材盖,里面的苍蝇嗡一声就炸了,全都飞了出来,我都看不出他来了,只看得到一滩翻涌的蛆虫。”

晟决将简释之搂的更紧了一些,“别想了。”

“方圆问我为什么不去找皇叔,因为每次我看见他,我就总是想起我家那三十几口棺材,我会吐。”

“或许不是你皇叔呢?”晟决说。

“那他为什么偏偏要那个时候让我去江东?”

晟决语塞。

“他杀了我全家,又何必留下我的命。”简释之闭上了眼。

不一会,怀中的少年就已经陷入了沉睡,晟决没有一丝睡意,只是低下头,将简释之头发轻轻理了理。

真奇怪。

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的抱着他,或是不由自主的来安慰他,这不是晟决的做派。

总之简释之整个人对晟决来说都充满着莫名其妙。

突然那么一天他就出现在了晟决的世界里,突然为了他而去招惹一个他从来不想招惹的人,做事毫无理由毫无根据。这种人当是他用完就丢的那种角色才是。

包括现在,他也只是在演戏。

今天的苦肉计,让简释之弄开他的无相锁,现在听他说话,也只是为了让他放下戒心来救自己的。但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少年,就突然闯进晟决的世界里来了。

晟决低头看着简释之,少年的皮肤比较苍白,身体很瘦弱,或许是因为发育不良,个子也比较矮小,整个人都很纤细,睡着了抬起脸来的时候,晟决忽然想起那天简释之为他吸吮蛇毒那清冷而刺激的面容。

他的手指渐渐移到了简释之的唇上。

触感比想象的要柔软得多。

简释之长得很秀气,脸颊两边没什么肉,皮肤白皙,他一点都不像阿修罗人,他或许更像是他的父亲多一点。

晟决扣着简释之的下巴,安静的打量着怀中的少年。他总是想起那张吸吮自己脚踝的清冷面容。

简释之多大了,和女孩子交好过么,应当是没有的,他什么是爱都不懂。

但晟决又好到哪里去呢?他十三岁来到大幽,每天每时每刻处处如临大敌,他提防着大幽的人,也要提防着枭阳的人。无数人盼着他死,因为他是枭阳的太子。说起亲近,别说肌肤相亲,侍女不小心碰一下他的袖子都要被他的眼神吓死。

可人人都传那档子事隐秘而快活,晟决却从没有明白过。

他挑了挑眉,低头看向简释之。

长得不坏,性格也讨喜。晟决鬼使神差的想。

“良烈?”他忽然低声问。

周围很久没声音,良烈应该是去勘察敌情了。

晟决沉默了一会,忽然低头在简释之的唇上迅速印上了自己的唇。

双唇相接,撤离很迅速,浅尝辄止。晟决看着怀中睡熟的少年,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初次尝试了接吻的感觉,似乎并不坏。

也就不过这样。晟决对自己说。所谓男女之事,似乎也并非想象那么欲仙欲死。

但是在这没有其他任何人的地方,他和简释之做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事情,又多了一种像是独享秘密的刺激快感。

他这么想着,将怀中的少年抱得更紧了一些。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