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16: —15—乍动星殒之初


—15—

大幽安平京城秋天的夜晚并不寒冷,除了北边的那一所荒无人烟的要塞。

北山天牢。

这座坚固的监牢始建于大幽创国之处,先前作为京城的防御要塞而使用,但由于安平之北很快被吞并,要塞就相反变成了统一和平的障碍。大幽的皇帝铲平了要塞的上半部分,但很少有人知道,要塞的地下部分并没有被炸毁。

这座设计严谨的要塞被改建成了专门关押皇家重要囚犯或者国家级死囚的重地。在这里的囚犯,只要随便放出一位,或许就可以改写整个大陆的历史。

已经是深夜,连续三个时辰的岗哨已经让这里的守卫疲惫不堪,但严整的纪律依然让他挺直了身姿。现在已经是换班的时候了,但是他的下一个接替者却没有到来。

北山天牢纪律森严,迟到哪怕是一分钟也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而今天,换班的守卫却罕见的迟到了。

他有些焦躁,不禁往城防的边缘看了看。就在他伸头去看的时候,正好从那边小跑着一个人过来,正是他的同伴。

“慢死了。”他小声抱怨。

“今天拉肚子。”同伴笑了笑,接过了他手中的城防旗。

守卫不太高兴,抱怨了几声随即下去了。要是他再仔细一点,就会发现,他的同伴袖口上沾着几滴不显眼的血迹,已经有些发黑。

风有些大了,刚刚那个换了班的守卫忽然笑了起来,他抬手摸了摸右耳,一支银色的铁鸟羽翼展开来。

“门开了。”他笑着说,“放猫。”

随着一声轻微的铁链声响,厚重的天牢大门开了一个一尺高的缝,从里面闪进几个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那动作太过轻柔却诡异,甚至不像人类的身姿。紧接着就是几个守住大门的守卫喉咙被割开的声音。

只有血溅在地上的轻微声响,凶手已经将守卫的喉管和声带瞬间割破,没有一丝声音,几具尸体被无声的放在地上。从入侵到解决掉守住这里的八个守卫,不过只是瞬息之间,一开始进来的那个人过来巡视了一圈,将脸上的人皮面具一扒,丢在了一边。

他打了个手势,一队幽灵般的黑衣人便向监牢内部潜入而去,全程宛如鬼魅。

*  *  *  *  *

姜宁面色铁青,猛地推开了军机处的大门,后面的老臣跌跌撞撞跑出来,试图拽住他的袖子。

“滚开!”姜宁大怒,甩开那人就像皇城中心大步走去。

“姜先生!使不得!这事使不得啊!北山天牢被劫,这传出去是千古的耻辱!就算这事儿要查,也不能在这种时候劳烦皇上呀!”那人身体圆滚滚,跑起来像是一团移动的肉球,看得姜宁一阵恶心。

“北山天牢守卫被暗杀二十余人,军机处的人是都聋了还是瞎了?!”姜宁极少生气,此时动怒,让人不由得心生惊畏,那人看见他如此强硬,被逼的后退了几步。

“让军机处好好看看,那张人皮面具,是枭阳的天璇营用的东西,人都潜入到帝都心脏了,居然两个时辰后才发现?”

“又没损失什么,死了几个守卫,囚犯一个人都没丢……”官员小声喃喃。

“混账!”姜宁一声怒喝,“枭阳的天璇营都出动了,两个时辰,两个时辰都够枭阳的天璇营从鹤台走个来回了,你当他们闲的是吃屎的么?!”

官员被训斥的没了声,眼看着拦不住,只得勾着脖子看着姜宁向鹤台去。

待他走远了,官员转身,深深叹了口气,“这个人,又不是有什么官职,等陛下没了,看你还如何嚣张。”忽然他想起什么,猛地扇了自己两个嘴巴,“大逆不道,大逆不道……”

简征近几年身体不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虽然朝堂上看着还好,但私下几次宫女传出说有看见陛下数次吐血。

简征年仅三十九,四十岁不到的年纪,本不该如此。但没有人能够逃过生老病死,再伟大的皇帝也是如此。

简征将手里的手帕无声的丢到了垃圾桶里,手帕已经快被血浸透。

他放下了手中的案牍,有些无神的看着高高的天花板。照理来说,自己早就知道死期,本不应该再有什么好悲伤的。可是他明白自己还有一事未了。

门被轻轻敲响,很快姜宁走进来,行礼。

“北山天牢被劫。”姜宁单刀直入。

简征沉默了一下,随即说,“应该的。”

“守卫一共二十一人被杀,死法皆为割喉,一刀致命,相当干净。”姜宁说,“囚犯都还在,没有一人失踪。”

“他们要找的人不在北山天牢。”简征说。

“陛下棋高一着。”姜宁道,“但他们应该也知道自己被摆了一道,接下来他们万一找到琅嬛山……”

简征笑了笑,“那晟决不是正好想回去么。”

姜宁犹豫了很久,嗫嚅着嘴唇,“臣,至今依旧不知就这么放晟决回去到底是对是错。”

“是对是错,非我们一介凡人所能断言。”

姜宁一愣。

眼前的这个人是大幽的王,是鹤台的最高掌权者,他手下是强盛而广袤的大幽,他上位十五年,却是大幽百姓最为爱戴的帝王。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高贵伟大的人,却只是安静的说自己是一个凡人。

是的……生老病死之前,任何人都是凡人。

姜宁的心猛的痛起来,他一跪到底,将额头触及帝皇的脚。他呼吸粗重。“陛下不是凡人……”

察觉到他声音中几乎颤抖的痛,帝王俯身将他拉起来,却只牵到一只冰凉颤抖的手,姜宁跪在地上,并不抬头。

“陛下,是臣的神,若神去了,臣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帝王沉默了很久,他抬手轻轻摸了摸这个年轻才臣的头发,就像待一个孩子。

姜宁是三朝老臣姜晖的幼子,姜家向来多人杰,其间最耀眼的就是姜宁。十二岁被文书圣破格录取,兼任太子伴读,至今陪伴在简征身边,已经二十多个年头。

他本可以进入鹤台,成为像他父亲那样的肱股之臣,或是出使边疆,成为他兄长那样守家卫国的将才。但他辞去了一切高职和光辉,甘愿在简征身边做一个没有任何官衔的总管。

何必呢……

帝王轻轻叹了一口气。

“很快就是九月十五,带世子来见我吧。”简征说,“至于晟决那边,最近搞出点动作来,让天璇营的人知道他的位置。”

“是。”

“若是晟决能活着,就放他回国。若是不能活着,务必将那一队人绞杀干净,以免把晟决的死嫁祸到我们头上。”

“若是他们有争端,我们帮谁?”姜宁问。

“坐山观虎,不要插手。”简征道。

姜宁最后行礼,大步迈出了鹤台,与此同时,北边的天上有流星划过,像生命一纵即逝。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