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15: —14—王侯将相


—14—

九洲有洁癖,简释之已经充分体会到了这一点。但是就是这个当时在饿肚子和洗澡之间他宁愿选择后者的人,今天在简释之帮他擦身体的时候却有些说不出来的别扭。

简释之再一次在帮晟决擦大腿内侧的时候拽直了对方的腿,以极其异样的眼神看向晟决。“你什么毛病?”

“……”晟决没法说。

正在血气方刚的年纪,简释之只要一碰他的身体他就总是想到含在他脚踝的那一双柔软的唇。只要一想到,双腿之间就莫名发胀。

“不清理干净,伤口会感染。”简释之正色道。

晟决的脸上莫名的烧,过了一会,他听天由命了。“那行吧……”

简释之总算得以好好清理,然而越是往上擦,他抬头就碰到一个硬硬的小帐篷。

他愣了愣,看向晟决。

晟决绝望的仰头望天。“说了让你……”

简释之盯着他裆部看了一眼,反而比晟决镇定,“你在想什么?”

晟决含糊说,“随便想想。”

简释之颇为鄙夷,“肯定是在想乱七八糟的东西,要不然不会这样。”

晟决无话可说,他的确是在想乱七八糟的东西。

简释之笑出来,“人之常情,倒也无可厚非,只是我以为晟决殿下品性高洁,身边的人也应当会是清心静欲之人。”

“你又没见过他。”晟决的尴尬微微消除了些,试图岔开话题。

“没见过他,但是读过他的书,从文字里,大概能看出这是怎样一个人。”简释之低头洗了毛巾,继续给晟决擦身子,“反正不像你,一点都不坦荡。”

“或许他就是不坦荡的人呢?”晟决笑。“他也是正常人,也有七情六欲,也会开心难过,想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会起反应。”

简释之想了想,觉得颇为不能接受。

晟决?那样能写出“一草一木一江河的人”,他想象不到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仰慕晟决的光芒万丈,仰慕晟决的才学谋略,这样的人,会想什么事?大约是天下苍生,百姓黎明,即便是儿女情长,也应当是纯洁的开始,两情相悦而相合。

“反正,我觉得他应当不像你这么没自制力。”简释之嫌弃。

晟决笑开。

这一会转移注意力,那里倒是已经很快消了下去了,只是简释之没注意到。但是晟决姑且算他在夸自己。

“若你见到晟决,你会和他做什么?”晟决说。

“……”简释之想了大半天,一时半刻还真想不起来。憋了大半天,道:“想和他变成真的朋友。”

晟决一愣,随即大笑起来。

“和那样的人成为朋友,已经是人生一大幸事,能高谈阔论,能相对而酌,能有此高洁友,哪里还求其他?”简释之说的很认真。

“那要是有一天晟决出去了,我也出去了,我定然向你引荐他。”晟决笑。

“一定一定!”简释之急忙点头,“那你也是我朋友。”

晟决哭笑不得。

“我现在想着怎么和皇帝进言,放你和晟决殿下出去。”简释之说,“现在晟耀在枭阳扶持傀儡,一家独大,皇帝肯定不想这样,要是放晟决回去,晟决定然和晟耀相互掣肘,这对皇帝有利,成功的希望还是挺大的。”

“你想的倒是好。晟决现在回去太早,手里也没什么兵权,拿什么和晟耀比?”晟决道。

这是他实实在在担心的问题,晟耀让位于晟贤,自己则掌控了天征军和北征军,手握帝国最强两大兵团。而晟决羽翼未丰,身边能用的只有一个良烈。

能够回国,自然是好事,但是现下时机不对,太早了。

“晟决殿下现在回国,确实不是最佳时机。”简释之道,“不过,换个想法,万一时间拖长了有变,晚回国还不如早回国。先回国,再想其他的办法。”

“回国后就被晟耀满天下追杀?。”

“他要追杀也要有由头呀。要是晟决殿下一回去就和他俯首称臣,并表示留在南疆戍边,放弃兵权,道理上,他也不好动殿下。”

“放弃兵权?!”晟决一惊。

晟决手中现在唯一一支能调动的兵力就是良烈的天征军第四师,要是归还兵权,良烈就是等着被晟耀下掉,然后他将手无缚鸡之力任人宰割。

这样的想法实在太过荒唐。

“我听说晟决殿下身边有一个人叫良烈,那个人对太子如何?”简释之问。

“可信,十分衷心。”

“我说的并非让太子殿下放弃良烈,而是带着良烈,让良烈放弃兵权。”简释之解释道,“千兵易得,一将难求。与其等着良烈将军被削,不如让良烈将军主动请辞跟随太子殿下,然后在西北地区驻守崇城。崇城易守难攻,在这里发展几年,定然能成为太子殿下稳定的根基,十年八年,太子殿下还年轻,到时候自然能够拿回王位。”

晟决一愣。

自己未尝没想过这样的做法,但是这实在是太过冒险。

而且……让良烈主动请辞,良烈本为重情重义之人,官衔是小,但舍弃以前的同伴,又是另外一码事了。

看得出晟决脸上为难,简释之说,“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毕竟其中凶险,只有太子殿下清楚。”他顿了顿,“当然……要是对他有一点帮助也是好的。”

晟决想了想,“知道了,我会转告他。”

简释之擦完了晟决的身体,将手帕搭在木桶上。

对于政治局势,简释之有种天生的敏锐感,尽管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或许是史书读的多的缘故,他总能把事情的本质看得很清楚。

晟决第一次和他谈论政事,觉得有种莫名的危机感。

他从小被父亲作为眼线安插在大幽,多年来独自奋战至今,城府深的人,不是自己伙伴就是自己的敌人,而简释之两者都不是,这让他有些烦躁。

“话说,你没想过,如果晟耀就这样把王位做下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晟决忽然问。

“若是晟决殿下觉得王位就让晟耀去做也无所谓的话,那这样也未尝不可。”简释之说,“但是晟耀此人,为王者,却不为帝。”

晟决一愣。

“在乱世,晟耀可为王为将,但在现在的情形之下,只有晟决殿下有这个能力做帝位。”简释之认真说,“所以,若是非要选一人做枭阳的皇帝,我觉得晟决殿下更为适合。”

晟决的心跳似乎加快了一瞬,但是本能一般,他心里有种相当负面的东西忽的生出来。他看向简释之,“你说这些话,是想怂恿晟决殿下称帝么?”

“如何说?”简释之有点懵。

“现在枭阳情势不明,晟耀已然即位,若是晟决再加争抢,必然是血战,我并非说皇位不重要,但是晟决也不会做无畏的牺牲。”晟决眼神冰冷下来,“你说这一番话好听,但是谁知道你是不是谁派来怂恿的?若是在崇城等着他的就是千军万马,只等碎尸万段呢?”

简释之愣了愣。

晟决一口气说出这些话,只是安静的观察着他的反应。若是他惊慌失措或者愤然离去,他几乎就要肯定简释之是别人派来动摇他的,那样他会毫不犹豫让良烈杀了他。

但是少年只是挠了挠头,有些不解。

“你这个人疑心真重。”简释之说,“我就是随便一说。我觉得太子本人一定比你,也比我明白。”

他抬头看着晟决,“本质上我们是无法说服一个人的,除非那个人心里本来就有这个想法,你又恰好说出来了而已。”

晟决一时无言。

这个十五岁的少年说的没错,只有自己心里也有同样的想法的时候,他才会被说服。

“怎么决定,都是太子的事情,我只是个小人物。”他最后抬起手,擦了擦晟决下巴上的一点水渍,明净的眼神清澈透明,和那双幽绿色的眸子对上。晟决一时间有些愣神。

少年轻轻摸了摸晟决的额头,“你的眉头皱的很厉害,不要想太多了,会很累的。”

晟决沉默了,过了很久,他闭上眼睛,用皮肤感受着少年的温度。

“是有那么一点……”他轻声说。

简释之这个人,透明的像是一块水晶,但是太过透明,晟决反而不知道他到底要寻求什么。

人做事都是有目的的,只要明白他做事的目的,晟决总能明白对方想要什么,从而控制他。但是简释之不一样,他做事就像是某种鼻息灵敏的小动物,哪里有他喜欢的味道跟着就去了。可是或许突然有一瞬间他不喜欢了,轻易就能不带任何牵挂的离开。

正所谓无欲则刚,晟决怕的相反是这种人,因为他看不清楚。

事情不在自己掌控范围内,这样的感觉比什么都糟糕。

“简释之……”他轻声说。

简释之抬头看他。

“你到底想做什么?”晟决的脸隐藏在黑暗里。

“你是说未来?”简释之想了想,“未来的话……我想做一个闲人。”

晟决愣了足足几秒,“哈?”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