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章节 1: —序子—


—序子—

暴风吹乱了秋天的碎叶,摧枯拉朽般扫荡了半个安平京城。高墙之中人心惶惶,在大幽的鹤台上,所有权臣都注目着一个方向。惴惴不安着,叹息着,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恶讯。

京城之北一阵铁蹄践踏石板的暴躁声音,一骑彪悍的黑马从北方飞驰进城,宛如一道撕破苍白薄雾的利刃。铁骑飞驰之处,落叶碎尽成灰烬,在黑色的街道上四散飞扬,惶命奔逃而溃不成军。残余的渣滓随着马蹄带起的风,凄凉的涌向皇城的方向。

“西北边关急报!”信使还没等马蹄落稳就奔向鹤台,他的脸上有一道凶狠的带着干涸血迹的刀疤,异常狠戾。

皇帝从王座上腾然站起。群臣哗然,他们的脸上皆肌肉绷紧,死死看着信使手中的急报。

“念。”

“枭阳国国君昨日病逝,次子晟耀即位,天征军大将默阳被杀,文易孺被囚,全军已经移交白凤颜接管。”使者顿了顿,“古河协议,被晟耀当日撕毁。”

使者面色肃然,念完这一段急报。

安静了一瞬间后,朝堂顿时如同被一枚炸弹炸开,议论激起千层的浪。

“晟耀疯了!!!”

“他就不管他大哥了吗?!”

“他还巴不得他大哥死呢,怎么会管!”

“奇耻大辱!枭阳的奇耻大辱啊!撕毁和平协议,这简直千古未有!”

“后生可畏……也是白凤颜给他撑腰……”

帝王的脸色微微一冷,轻轻咳嗽了一声,朝堂上顿时安静下来,却止不住的唏嘘。

“陛下,现在古河协议已经无效,那晟决……”一名老臣缓缓开口,整个朝堂便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于他。姜晖三代老臣,却已经是很久没有在朝堂上发言过了。而这次事态严重,恐怕已经不是一人之力能够解决。

皇帝的目光阴晴不定。“晟决现在在何处?”

姜晖道:“在京城西郊别馆。”

“他知道风声了么?”

“他……恐怕还不知道。我们的探子很快。”

皇帝沉吟,一时间朝堂如同死一般寂静。

“臣,斗胆进谏,晟决,当杀之!”一名臣子站了出来。

“臣同谏!那晟耀背信弃义在先,就别管我们大幽不义了。”

“臣同谏!杀了晟决,血祭国界!以示我朝威名!”

转眼间,一片的杀了晟决便纷纷冒出来,众臣群情激奋,恨不得将此人除之而后快。

皇帝只是看向姜晖,然而这历经三朝的老人依旧没有任何表示,老态龙钟,却静如狂暴大海中的坚定灯塔般伫立不倒。

“国老如何看?”皇帝道。

众人转瞬平静下来,所有目光都集中在这个老人身上。

“臣以为,不杀。”姜晖浑浊的眼看向皇帝。

朝臣都唏嘘起来。

“枭阳国已然毁弃信用在先,撕毁协议,我们还留着他们的太子不杀,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我大幽好欺?”

“况且晟决本来就是枭阳送来的质子,协议毁弃,他本来就该拿来祭旗。”

“晟决不杀,难以正我国威啊陛下!”

皇帝微微思考,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他摆摆手,重新在王座上坐下来。众臣安静下来,等着帝王的裁决。

“晟决,不杀,押送往北山天牢,严加看管!”帝王最终下了决定。“如此,退朝。”

朝堂上瞬间炸了锅,议论纷纷

皇帝只是像是嫌吵一般,微微皱了皱眉,便疲惫的下了鹤台。

跟随多年的侍从替皇帝披上了一件大氅,异常恭敬。“陛下,天凉了。”

皇帝接过了大氅,看着远方的西贡山脉,神色复杂,却是忽的一声笑出来。

“杀?他晟决身为质子,岂是一个软脚虾?若是现在杀了晟决,那晟耀反过来咬你一口说为报哥哥的仇,借此开战,又当如何应对?”帝王冷笑一声,“真当白凤颜的八十万大军是泥捏的?”

侍从低头,异常恭敬,“那这晟决,现在岂不是杀也不是,留也不是?”

皇帝摇头,“杀,是不得杀,留……就不知道留多久了。”

侍从不解。

皇帝向西边偏殿走去,侍从很快跟上。“若是放虎归山,看他们兄弟两个咬起来,倒也不失为一桩乐事。”

他挑了挑眉,脚步更快了些。“姜,还是老的辣。”

大幽丰顺19年,枭阳国君定远帝驾崩,次子晟耀被大将白凤颜推上王位,撕毁和邻国大幽签订的古河和平协议。两国和平摇摇欲坠,战争一触即发。

7月,在大幽身为质子的枭阳太子晟决被关入天牢,枷锁数重,不见天日。

在这极其不平静的秋天,唯有西贡高原上,高耸入云的雪山白头能避开这世间的风波。

可是,这又能平静多久?

没有人知道,就像是古河大地的暴风一般,猝不及防,却摧枯拉朽。

作者有话说: